探秘地球上最致命的自然环境

自然灾害 Image copyright deco/alamy
Image caption 我们的世界充满了危险

多数人都曾受过天气的蹂躏,有的在风暴中被雨水淋湿,有的被炽热的阳光烤得浑身通红。但在某些地方,大自然母亲的确会夺走我们的生命。从致命风暴到火山喷发,危险几乎无处不在。

地球上的这些危险区域,究竟哪一个最为致命?

让我们从四个方面来寻找地球上最致命的地方。

Image copyright cephas picture library/alamy
Image caption 挪威萨尔特流的潮汐旋涡

水对人类显然会构成威胁,因为我们很不适应水生环境。尽管人类很擅长造船,但国际海事组织的报告显示,2012年有1,051人葬身大海。不过,其中只有很小一部分直接死于海浪。

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加强了海浪的威力,使得某些水域比其他水域更加危险。挪威索厄特特劳门海峡的萨尔特流号称是世界最强水旋涡。科学家已经对这里展开了深入研究,因此在经验丰富的船长带领下,游客可以乘坐充气艇穿越其中。

即使身处干燥的陆地,也仍然难逃水的威胁。对于生活在海边的人来说,海平面上升引发的灾害尤其危险。马尔代夫是分布在印度洋上的一群地势低洼的岛屿和环礁,这里也被称作"朝生暮死群岛",因为它们很容易被上涨的海平面淹没。随着气候持续变化,这种风险每年都在增加。

在海啸或风暴潮期间,海平面会突然上涨,对人类构成极大的威胁。

Image copyright Mark pearson/alamy
Image caption 2004年的印度洋海啸造成了巨大破坏

海啸是由一个或一系列巨大的波浪引发的水面突然升高,可能造成毁灭性后果。根据美国国家气象局的统计,多数海啸都发生在太平洋,比例高达71%。然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委员会海啸部门负责人索吉尔德•阿鲁普(Thorkild Aarup)表示,地震引发的海啸却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俯冲带上。

目前已经有一套全球化海啸预警系统,用于保护人们免受这些自然灾害的威胁。但在某些地方,预警时间却只有短短20分钟,所以海啸仍会夺走很多人的生命。

2004年,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近海域发生的地震引发近期历史上最致命的海啸,造成15个国家的28万人死亡。死亡人数如此之多,令人难以理解。然而,洪水泛滥还曾造成过更大的死亡事件。

据估计,1931年夏季发生在中国长江流域的洪灾造成数百万人死亡,但官方记录却对死亡人数轻描淡写。那年冬天曾经下过暴雪,之后的冰雪融化加上异常强降雨天气引发了这场堪称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自然灾害。

如今,仍有数十亿人生活在中国最大河流的洪灾区范围内,而随着气候不断变化,洪灾引发的担忧越发严重。

Image copyright jbdodane/alamy
Image caption 喀麦隆的尼奥斯湖二氧化碳浓度超出人类承受范围

空气

非洲曾经发现过很多"杀人湖",但真正的危险并非湖水。

喀麦隆的尼奥斯湖以及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卢旺达交界处的基伍湖都隐藏着看不见的危险。这些湖都位于火山活动地区,因此会有二氧化碳从地下渗漏。

在"湖泊喷发"期间,二氧化碳会从湖底喷出,形成云。由于这种气体比空气重,所以便会下沉,驱散氧气,令周围的所有生命都窒息而死。在20世纪80年代的两次喷发夺走了喀麦隆1,700人和3,500头牲畜的生命后,专家设计了许多安全的方法,定期用管道和虹吸管给尼奥斯湖"泄气"。

类似的危险已经在基伍湖抬头,那里也会从地下泄露沼气。当地已经建立了一个项目,利用抽取出来的气体为当地的数百万人提供电力。

但致命的不只是气体,当狂风大作时,空气本身也会夺走人的性命。

Image copyright Space by nasa/alamy
Image caption 海地极易遭受风灾

从全年平均值来看,南极洲的丹尼森角(Cape Denison)是世界上风力最强的地方。意料之中的是,那里并没有人类居住。然而,季风却会给很多人口稠密的地方造成破坏。

最强的风暴形成于赤道以北和以南的温暖海域。在那里,信风因为气压变化而被增强,然后在科里奥利效应的作用下旋转起来,从而形成旋转的天气系统,也就是飓风、旋风和台风。

从这个角度来看,海地是加勒比海最容易遭受风灾的岛屿。它不仅地处飓风通道,而且因为贫穷导致该国抗灾能力不足。当地的住宅都建造于洪泛平原上,森林等天然屏障都已退化,而经济发展也不稳定,无法建设防洪或预警系统。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最严重的风暴所造成的伤亡人数未必最多。

Image copyright Glasshouse images/alamy
Image caption 1906年旧金山地震后的景象

乔恩•伯克曼(Jörn Birkmann)是德国斯图加特大学的自然灾害风险专家。他表示,旋风之所以危险,是因为难以预测。

"需要强调的是,旋风路线会改变空间形态。"他说,"也就是说,在一些从没见过旋风或很少见过旋风的地方,也会出现旋风。这些地区风险很高,因为那里的人们和社区对如何预防旋风知之甚少。"

伯克曼所在的团队负责为联合国大学编撰《世界风险报告》。这份报告全面考虑了自然灾害发生的概率和抗灾能力,然后列举了最易受到自然灾害破坏的国家,目的是希望世界各地共同抗灾。

2016年,瓦努阿图位居榜首。这个岛国每年都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2015年,该国短短几周内就先后发生地震、火山喷发和严重旋风,官方报告的死亡人数为11人。

相对较低的死亡人数证明,世界范围内的抗灾措施的确发挥了作用:一方面,用更加先进的基础设施降低灾害造成的破坏;另一方面,通过更好的救助措施减轻灾后影响。作为对比,历史上由风灾造成的最大伤亡事故发生在1970年11月,孟加拉国当时遭到台风波拉的袭击,造成50万人死亡。

Image copyright Nik wheeler/alamy
Image caption 加利福尼亚圣安德烈亚斯断层的一部分

地表

如果说有一件事情把世界上最致命的地方连为一体,那就是构造活动。

地球由可以移动的板块构成,板块之间会相互碰撞,从而释放能量。当能量释放时,地表会破裂,释放地震波,引发地震。

有记录的死亡人数最多的地震发生在1556年的中国陕西,当时的死亡人数估计超过80万。由于地震还会触发海啸,所以公平地讲,它与洪水展开了激烈的争夺,二者都有可能成为最致命的自然灾害。

贯穿加州的圣安德烈亚斯断层地处太平洋板块与北美板块的交界处,成为最著名的板块边界之一。由于距离好莱坞很近,也就难怪美国的电影公司专门拍摄了一部与之同名的动作大片。这里一旦发生大地震,就将造成重大破坏。

但是正如上文所述,受到地震破坏最严重的还是那些不太富裕的地区。洛杉矶和东京等地震多发地区采用了最先进的建筑结构,使之具备抗震能力,从而保护当地居民。但并非所有处于"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上的国家——全世界有81%的大规模地震都发生在这里——都具备这种能力。

根据风险分析公司Verisk Maplecroft汇总的《2015年自然灾害风险地图》(2015 Natural Hazards Risk Atlas),全世界最易遭受自然灾害的10座城市有8座位于菲律宾——该国不仅位于"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而且处在台风带上。

Image copyright Agf srl/alamy
Image caption 达纳吉尔凹地的严酷环境

构造运动的副作用就是火山活动。板块相互分离时,炽热的岩浆会从地表喷出,填满缺口。

埃塞俄比亚的达纳吉尔凹地(Danakil Depression)地处三大板块交界处,这里经常被称作"地球上环境最严酷的地方",这里的火山活动之频繁或许堪称世界之最。

这里的年均气温约为34.4摄氏度,成为地球上最炎热的地区之一。由于干旱少雨,而且四处布满火山裂口、热液活动区和盐田,所以如果你认为没有人可以在这里生存,也就不足为奇。但阿法人(Afar)却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事实上,人类向来喜欢定居在不适宜居住的地方,包括探索火海喷涌的山峦。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庞贝,这座意大利古城最终被维苏威火山喷发出来的熔岩埋葬。但还有很多现代城市也可以看到活火山。例如,那不勒斯与维苏威火山的距离就不到6英里,而墨西哥城外43公里就是波波卡特佩特火山。

根据环球火山模型网络(Global Volcano Model)2015年发布的研究,过去400年,20万人死于火山造成的直接破坏。这个国际专家团还列举了火山爆发风险最大的地方。印度尼西亚位居首位。

Image copyright Reuters/alamy
Image caption 印度尼西亚默拉皮火山在2010年猛烈喷发

松巴哇岛上的坦博拉火山在1815年直接夺走了7万人的生命,令整个北半球遭遇了"没有夏天的一年"。那次喷发短暂地改变了气候,因此最终通过饥荒和疾病夺走了更多的生命。

2010年爆发的墨皮拉火山也造成了严重破坏,由此产生的爆炸和令人窒息的火山灰云导致350多人死亡。不过,及时的疏散还是挽救了数以万计的生命。

不过,熔岩今后对人类的威胁或许还赶不上高温天气。2003年,整个欧洲有7万人死于热浪。城市地区风险尤其显著,因为随着城市的发展,热浪给人类带来的破坏可能会超过以往。

减灾专家会尽其所能地保护我们的安全。但真正给我们带来最大麻烦的,或许恰恰是我们在人口繁殖和经济发展方面取得的成功。

请访问BBC Earth阅读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