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也说英国司机的“绅士风度”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报驻北京记者麦克利尔德说,田鹏飞给自己定下的目标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英国人开车上路各个“绅士”?!听说过“路怒”一词吗?那可是英文的舶来品。

上周五我被指定作当天的《英国报章摘要》。泰晤士报上的一篇文章很精彩,不能不“摘”,但“摘”完后总觉得心里惴惴不安,怕误导读者。

先容我概括一下该文的内容。

绅士

青岛人田鹏飞(音译)向英国《泰晤士报》驻北京记者麦克利尔德回忆他当年作为留学生第一次在英国的街道上开车的经历。田鹏飞说他第一次在英国驾车上路很紧张,怕丢中国人的脸。但上路几分钟,他很快就放松了。

他发现“每个司机都像绅士。他们说,您先请。不,不,您先请”。田鹏飞说,大家互相争着给对方让路。让完了路还要再客气一下挥挥手表示感谢。

“每个人都像绅士一样开车”。这是田鹏飞对英国司机的评价。

田鹏飞学成回国后,立志要把英国的绅士风度“进口”到中国的道路上。他辞了职,在他的家乡城市青岛创办了“青岛好司机”志愿组织,并希望把运动逐渐扩展到其它城市,立志要改变中国人的驾车陋习。

不过,泰晤士报驻北京记者麦克利尔德说,田鹏飞给自己定下的目标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泰晤士报记者的体验是,中国的司机上路喇叭声声,变线频频,而且说变就变,很少打指示灯。高速公路上错过了出口,愣敢就地掉头。救护车、救火车甚至警车警笛声声,大家置若罔闻,很少有人让路。云云。

既然是“报摘”,就只能“摘”,不能评。但我总觉得,就这么一“摘”了事,有违BBC 报道“真实、全面”的编辑原则。泰晤士报的报道没有说明田鹏飞在英国生活了多久,在哪个城市开过车。但可以肯定,如果读了这篇报摘,以为英国人一旦手握方向盘就都成了“马路天使”,那一定不符合英国的现实。

其实,泰晤士报记者描述的中国司机的种种不守规矩甚至危险的行为,在英国的道路上都可以看到,而且不是凤毛麟角。本着“客观公正”的原则,我这里高度概括一下英国人驾车不文明的行为,给读者一点补充,免得来到英国大跌眼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开“斗汽车”、因斗气而“路怒”,每天都发生在英国的道路上。“路怒”的程度轻则甩一句脏话竖一根中指,重则大打出手,伤人害命。

“路怒”

眼下的流行词“路怒”是从英文road rage 直译过来的,生动传神。

英国人做事给人的感觉总的来说是不慌不忙、四平八稳的,中国人说就是“肉”。“肉唧唧”的(某些)英国人上了路,一下子就显得风风火火、分秒必争。

限速30迈度路段非要开40迈,限速40迈的路段敢开60迈。你要是规规矩矩按限速要求开,就等着屁股后面的车鸣笛、闪灯、紧贴吧。路面稍微有点逢、甚至在路口和弯道超车危险的路段,后面的车“呼”的一下擦身而过。

超了车不是“还要再客气一下挥挥手表示感谢”,而更可能是还要伸出一根中指。

开“斗汽车”、因斗气而“路怒”,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每天都发生在英国的道路上。“路怒”的程度轻则甩一句脏话竖一根中指,重则大打出手,伤人害命。

举一个最近的例子。曼彻斯特市中心一繁忙路口,一辆菲亚特指责一辆沃尔沃抢道,两车内的人话不投机当街扭作一团,最后拔刀相向,三个人被扎伤,急救医生不得不动用直升机紧急送往医院。

“路怒”还不仅限于行使在路上。因泊车引发口角也是司空见惯。再举个例子。

79岁的退休老人吉尔伯特在一家超市的停车场因争车位同26岁的少妇福布斯发生口角。福布斯觉得吉尔伯特出言不逊,打手机向丈夫诉说委屈。她的丈夫马克一听,火冒三丈,让老婆记下吉尔伯特的车号。随后,马克通过一个当警察的‘哥们儿’查到了吉尔伯特的家庭住址。马克叫上他弟弟,天擦黑摸到吉尔伯特房外,一块砖头从窗户砸了进去。有严重心脏疾病的吉尔伯特惊吓之下心脏病突 发,送往医院的途中停止了呼吸。

“路霸”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每天上学、放学时分,“棒棒糖大妈”们就准时出现在马路边。孩子们过马路时,大妈们把“棒棒糖”标志牌一横,示意路上的汽车停下来,让孩子们安全、从容的过马路。

英国人出门走路总的来说很客气,甚至被人碰了还要说声“对不起”,谁让自己没眼色挡了别人的道呢。

走路客客气气的(某些)英国人,一旦手握方向盘就变得霸气十足。过马路的行人碍事、骑自行车的讨厌,好像这路只是给4个轮子的。

再举个例子,一斑而窥全豹。英国上下数以万计的小学校大门外的马路边,每天上下学的时候,总会看到一位大妈(偶尔也有大爷),手里拿着一 个标志牌。标志牌是圆形的,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STOP”,“停”字。标志牌固定在一人高的杆子上,活像一个放大了无数倍的棒棒糖。所以,手持标志牌的 人也被人们亲切的称为“棒棒糖大妈”(lollipop lady)。

每天上学、放学时分,“棒棒糖大妈”们就准时出现在马路边。孩子们过马路时,大妈们把“棒棒糖”标志牌一横,示意路上的汽车停下来,让孩子们安全、从容的过马路。

多数司机看到“棒棒糖大妈”出示标志牌,都会停车,让孩子们过马路。但是,也有个别司机,看到标志牌极不耐烦、甚至恼羞成怒。他们按喇叭、空踩油门吓唬、催促孩子,摇下车窗辱骂“棒棒糖大妈”,甚至一打方向盘硬闯过去。

“棒棒糖”标志有与红灯一样的法律地位。闯红灯可以被处以1,000英镑的罚款和驾照上三点罚分。不敢闯红灯的司机闯起“棒棒糖”来却肆无忌惮。每年 “棒棒糖大妈”遭辱骂甚至受到人身伤害的事件数以千计。

为了保护过马路的孩子和“棒棒糖大妈”的人身安全,部分地方政府不得不为“棒棒糖大妈”们装备了新式的“棒棒糖”标示牌。在标示牌上装上暗藏的闭路摄像头,录下过往车辆的牌照,留下证据。

“棒棒糖大妈”们风雨无阻的坚守岗位,每小时只领取区区几英镑的辛苦费。对大妈们来说,这点报酬完全是象征性的,她们大多是退休老人,想为社区尽一份义务,发挥点“余热”。

再没有不得不为“棒棒糖”安装暗藏摄像头更令人感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了。

多寡

罗罗嗦嗦列举了英国“绅士司机”的种种不文明,突然意识到,还有一种看似与他人无关,实际上却可能害人害己、危险超过“酒驾”的行为,那就是边开车边打手机、收发短信、甚至打游戏看视频。这个只能再找机会“揭丑”了。

这通议论,是田鹏飞夸赞英国司机个个都是绅士引发的。除了少部分以开车谋生的职业司机,大多数英国人坐在方向盘后是司机,出了车门就可能是教授、经理,屠夫、瓦匠,也可能是恶棍流氓毒贩子。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英国人不可能人人都是绅士淑女,也别指望司机。

话又要说回来。既然是要“全面客观”,那就还要问一句:英国人开车,是循规蹈矩客气礼貌的多,还是粗鲁无礼横行霸道的多?那么,答案是前者多,绝对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