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是谁发明了橄榄球运动?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韦伯·埃里斯的名字不但载入史册,而且铭刻在冠军杯上。今天的言之凿凿的“历史记载”,起源于一段传奇故事。

一个英国少年踢足球时脑子一热抱起球就跑,橄榄球运动从此诞生。历史事实还是传奇故事?

今天(9月18日),2015年橄榄球世界杯在伦敦的Twickenham体育场隆重开幕。经过6周鏖战,本届世界杯的胜者将在10月31日在Twickenham举起冠军杯——韦伯·埃里斯杯(Webb Ellis Cup)。

橄榄球世界杯的冠军杯也称作韦伯·埃里斯杯。如果你Google一下,找到的答案大同小异,因为橄榄球运动是一位叫 William Webb Ellis 的男孩无意中发明的,冠军奖杯以他的名字命名以示纪念。

传奇

的确,韦伯·埃里斯的名字不但载入史册,而且铭刻在冠军杯上。今天的言之凿凿的“历史记载”,起源于一段传奇故事。不同版本的传奇大同小异:

1823年,英国私立名校拉格比中学(Rugby School) 的一个16岁男孩,韦伯·埃里斯,在足球比赛中忽然脑子一热抱起球冲向对方大门。

根据传奇,学校的老师们对韦伯·埃里斯的犯规行为不但不予以斥责,反而大加赞赏推崇,一项新的体育运动从此诞生。

在今天的Rugby私校有一块石匾,上面刻着:“在1823年,威廉·韦伯·埃里斯把橄榄球给了他的学校Rugby。Rugby学校把橄榄球给了世界”。

你可能注意到了,Rugby正是橄榄球的英文名字,因此这段本来简单的碑文翻译出来成了绕口令。

一件事确凿无疑,英文有一个表达,set in stone(刻在石头上),橄榄球运动是Rugby 私校的一个小男孩发明的,真的是 set in stone。

神话

果真如此吗?

那为什么韦伯·埃里斯在世的时候,没有任何有关他发明了橄榄球的记载?韦伯·埃里斯离开Rugby后到了牛津大学读书,毕业后成为一名牧师。在牛津大学他加入的是板球队。

1872年,韦伯·埃里斯去世,享年65岁。他死后葬在法国的Menton。他的墓碑上刻着:“生前是St Clement 教堂的牧师”。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韦伯·埃里斯有点像英国历史上的亚瑟王。他很重要,但你一旦开始考证,就会发现,传奇故事的背后没有什么证据。”

对英国的历史文化稍有了解的读者都知道,英国人对历史的记载的翔实具体,到了令人叹服、或者说偏执的程度。

1823年,对英国的史记来说,就像昨天。为什么当时的历史资料中没有韦伯·埃里斯发明橄榄球的任何记载?

伦敦Twickenham的世界橄榄球博物馆馆长洛维说:“韦伯·埃里斯有点像英国历史上的亚瑟王。他很重要,但你一旦开始考证,就会发现,传奇故事的背后没有什么证据。”

考证

那我们就来考证一下。

你会惊讶的发现,韦伯·埃里斯第一次被称作是橄榄球运动的发明者,是在韦伯·埃里斯去世后4年,而距离那场创造了橄榄球的传奇足球赛已经有50年!

第一个声称是韦伯·埃里斯发明了橄榄球玩法的是一个叫Matthew Bloxam的人。他是拉格比学校的前校友。他在给拉格比学校的校刊写的一封信中第一次提到,他“听人说”(没有指明是听谁说的),是一个叫韦伯·埃里斯的学生第一次抱起球的,他把那场比赛的时间写成1824年,而那一年韦伯·埃里斯已经离开了拉格比学校。

4年后,Bloxam再一次写信给拉格比学校的校刊,这一次对韦伯·埃里斯“发明”橄榄球运动的描述详细多了:“韦伯·埃里斯在1823年的一次足球比赛中抱起了足球…他违反规则,抱着球冲向对方的大门”。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经过6周鏖战,本届世界杯的胜者将在10月31日在Twickenham举起冠军杯—韦伯·埃里斯杯(Webb Ellis Cup)。

结论

有意思的是,拉格比学校校友会曾就Bloxam的故事对1820年代韦伯·埃里斯在校时的同学进行调查,大家都说不记得有韦伯·埃里斯“抱球”的事,但都肯定当时比赛的规则抱球仍是犯规行为。

实际上,橄榄球运动、像其它许多现代流行体育运动项目一样,其发展演变过程往往是漫长复杂的。比如,有人称现代足球的“老祖宗”可以追溯到中国宋朝人玩的"蹴鞠"。也有人考证,橄榄球最早可以追溯到古罗马人玩的一种叫Harpastum游戏。

世界橄榄球博物馆馆长洛维说:“事实是,橄榄球的演变过程如此复杂,人们更愿意听一个简单动人的故事”。

到底是不是韦伯·埃里斯误打误撞创造了橄榄球,恐怕永远不会有定论,只能当作传奇。但是,洛维强调,Rugby学校与Rugby运动有直接的联系确凿无疑:“因为在1845年,拉格比学校的一帮男孩子坐下来,写下并通过了一种游戏的玩法规则,这个游戏就是今天我们认识的橄榄球”。

但是,如果拉格比学校的那块石匾上只刻下“Rugby学校把Rugby给了世界”,而没有男孩韦伯·埃里斯的事儿,似乎就多了一份自大骄狂,少了一份温馨神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