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假定你同意捐献器官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BBC 宣传器官捐献的剧照。每一天,英国平均有3位病人在翘首期盼新器官的煎熬中逝去。

从12月1日起,英国威尔士居民,凡没有特别注册声明死后不愿捐献器官者,都被假定同意捐献器官。

一封信静静的躺在鲍勃·维金斯的书桌上三个星期了,他仍踌躇是否打开它。鲍勃害怕他不能承受感激之情的负担。

寄信人是69岁的泰瑞·克拉克。他成功的接受了肾移植手术,不但自己从死亡的边缘回到人间,而且全家人都跟着有了新生活。

给你一颗肾

挽救了泰瑞生命的这颗肾,不是从生前注册志愿捐献器官的死者身上摘取的, 而是鲍勃捐献的。

鲍勃与泰瑞素昧平生。鲍勃捐肾的理由很简单:“我有两颗肾,我的身体只需要一颗,捐献一颗给需要的人合乎情理。我不想知道谁接受了我的肾,只要是排在等候肾移植名单上最靠前的人就行了。”

但是,泰瑞接受手术后6个月后,鲍勃终于同意见面。怎一个“谢”字了得?泰瑞说,鲍勃献出的不仅是一颗肾,而是一个人可以给予的最无价的东西:不求回报的善良。

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之间捐肾救亲偶有耳闻,从自身摘取一颗肾送给一个陌生人,我第一次听到。

在等待中逝去

泰瑞是幸运的。英国等待肾移植的病人每年有近6千人。肾器官移植占到了英国器官移植总数的90%左右,而每年做的肾移植手术还不到3000例。

9月份排在等候器官移植名单上的病人共有6800人。其中,334人在等待新肺,267人在等待心脏,610人在等待肝脏,等待肾脏移植的病人有5500人。

每一天,平均有3位病人在翘首期盼新器官的煎熬中逝去。

病人等待移植的器官,除极个别亲人之间或像鲍勃这样从活体摘取器官外,都是从注册同意死后捐献器官的志愿者的遗体摘取的。

英国从1971年引入器官捐献全国志愿者注册。最开始是肾器官捐献,随后逐渐扩大到心脏、肝脏、肺、角膜等器官捐献。

当发生死亡后,医生首先核查死者的名字是否在器官捐献者注册名单上。如果是注册的志愿捐献者,在征得家属的同意后,就可以摘取器官。获得的器官移植给等待接受者名单上排名最前、最匹配的病人。

英国人是一个好善乐施的民族,包括捐献器官。调查显示,90%的人都表示愿意死后捐献器官。但实际上动手去登记注册的还不到30%。 原因种种,但可以理解。

假定同意捐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移植器官运输专用箱。人总有一死。与其死后埋入地下或烧成灰,何不将有用的器官捐献出来,救人一命?延续生命,他人的,也是自己的。

从12月1日起,英国威尔士地区的一项立法生效,可能根本性的改变英国的器官捐献局面。

从12月1日零点起,威尔士开始执行“假定同意捐献器官”(presumed consent)。凡在威尔士居住一年以上的英国居民,如果没有特别注册不同意死后捐献器官,都被视为假定同意捐献。

简单的说,就是把器官捐献从注册成为捐献者,变为注册成为不愿捐献者,from opt-in to opt-out。

虽然假定同意 opt-out,已经在新加坡、以色列等许多国家实行至少10多年了,但在英国,威尔士的做法开了先河。

从12月1日开始,威尔士居民仍可以注册成为器官捐献者。但是,威尔士地方政府卫生部长特拉科夫德说,“如果选择不作任何表示,你就等于选择了同意捐献。”

迄今,只有大约15000名威尔士人注册表示不愿捐献器官。业内人士相信,此举能明显提升器官捐献的数量。英格兰、苏格兰和北爱尔兰正在密切注视威尔士的新做法。

生命的延续

为今天这一步,威尔士政府把新法的实行推迟了两年,进行了两年多的“攻心”宣传战,试图改变人们的传统观念。

威尔士政府花了340万英镑的专款,确保宣传品送到每一户人家。电视上做广告、 超市里打海报,甚至在火车站搞即兴群舞,把器官捐献的新做法家喻户晓。

“假定同意捐献”虽然只适用于威尔士居民,但获得的捐献器官则供全英国根据排名统一调配。

人总有一死。与其死后埋入地下或烧成灰,何不将有用的器官捐献出来,救人一命?延续生命,他人的,也是自己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