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 抓Pokemon抓出的麻烦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在广岛市和平公园,包括核弹爆炸纪念碑附近,有约30处“小精灵补给站”(PokeStop),被搜寻小精灵的孩子们视为“小精灵圣地”。

愚人节,谷歌决定开一个玩笑,逗人们去抓Pokemon。生理和心理还没有长大的两代人的魂被钩去了。玩笑开大发了。

日本广岛的和平公园。在本周末迎来原子弹爆炸受难者71周年纪念日前夕,公园内外忽然涌来一波又一波的青少年。

是日本的千禧年一代忽然对二战的历史兴趣倍增?似乎不是,因为这些孩子对纪念碑文和展览馆的图片实物没有兴趣,而是人人举着智能手机,两眼盯着屏幕,亦步亦趋。

九泉有知

这些孩子是来抓小精灵Pokemon的。原来,在广岛市和平公园,包括核弹爆炸纪念碑附近,有约30处“小精灵补给站”(PokeStop),被搜寻小精灵的孩子们视为“小精灵圣地”。此外,包括核弹爆炸废墟遗址圆顶屋在内的3处被设定为游戏中精灵对战的“道馆”(Gym)。

广岛市在26日以“妨碍前来祈愿和平的参拜和观光者,失去了哀悼亡灵的圣地应有的肃穆氛围”为由,要求游戏开发公司任天堂将和平公园从游戏地标中去除。

无独有偶。美国华盛顿的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也被抓小精灵的人们困扰,被迫发表声明说,“在纪念纳粹屠杀受害者的地方玩Pokemon Go 是不妥当的”。

原子弹爆炸的冤鬼,纳粹屠刀下的孤魂,九泉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普通社区、寻常百姓家,如果成了小精灵藏身之处,也会被“捕侩”们搅个鸡犬不宁。

Pokemon Go 在澳大利亚上线后,玩家们日昼夜聚集在悉尼市西区一社区内抓“精灵”,使当地居民出行及作息受到严重影响。日前,有居民将相关视频发布到网上“揭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谷歌旗下的任天堂公司,Niantic Inc将这个愚人节玩笑开发成Pokemon Go 游戏,一炮走红,即刻成为最热门的游戏。众多玩家给网络带来的压力,迫使任天堂不得不分地域逐步让游戏上线。

愚人节玩笑

Pokemon Go,中文有多种叫法,“宠物小精灵”、“口袋妖怪”,“精灵宝可梦”,说的都是同一个游戏。一言以蔽之,它是利用谷歌地图、GPS卫星定位系统和智能手机,将虚拟现实与设身处地的实景环境相混合,在实景中玩虚拟游戏。

您先别笑我班门弄斧。我连手机都不用,“斧”之不存,何以“弄”之?本文不是要切磋“捉精灵”的技巧,“养精灵”的诀窍,“斗精灵”的道法。可能让部分读者失望了,抱歉。

Pokemon Go 是在两年前的愚人节“怀的胎”。每年的4月1日,Google 谷歌都要开一个愚人节玩笑,而且玩笑开的一年比一年大。

2014年的4月1日,谷歌决定把90年代流行的视频游戏和电视卡通Pokemon 中的小精灵都藏在谷歌地图里,挑战人们把小精灵“都抓到”。为了让这个玩笑显得真实,谷歌发布了一个视频,声称如果你举着智能手机,小精灵形象会投射在你周围。

谷歌旗下的任天堂公司,Niantic Inc将这个愚人节玩笑开发成Pokemon Go 游戏,一炮走红,即刻成为最热门的游戏。众多玩家给网络带来的压力,迫使任天堂不得不分地域逐步让游戏上线。

Pokemon Go 所向披靡,除了伴随智能手机长大的一代被“一网打尽”外,更重要的,是Pokemon Go 中的“小精灵”,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走红的任天堂游戏Game Boy 中的卡通形象。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Pokemon Go,中文有多种叫法,“宠物小精灵”、“口袋妖怪”,“精灵宝可梦”,说的都是同一个游戏。一言以蔽之,它是利用谷歌地图、GPS卫星定位系统和智能手机,将虚拟现实与设身处地的实景环境相混合,在实景中玩虚拟游戏。

20年前在小学操场上交换Pokemon 卡通图片的孩子们,今天拿着智能手机,再见“小精灵”,怀旧之情油然而生。

生理上还未长大的一代和心理上仍未长大的一代,魂都被勾去了。

勾魂销魂

魂被勾去了,不是比喻,真的是给勾去了。不信?我举几个例子你自己判断。

在萨塞克斯著名的古战场Hastings的海滩外,三个衣着整齐的姑娘一步步的走进了海里,时间是晚上九点半,风大浪高,海滩上插着醒目的红色警告旗。

当地居民报警,海上救生艇紧急出动。三个姑娘被救上船,手里紧紧攥着手机。她们是在抓小精灵。 萨塞克斯郡的救生艇刚回港,埃塞克斯郡的救生艇又出动了。在South End,几个男孩子被海潮切断了退路。涨潮了,没注意到么?忙着抓小精灵呢,没注意到。

英国铁路公司Network Rail 向任天堂公司发出了“安全担忧”的警告。铁路公司担忧什么?因为在伯明翰外的铁路线上,看到有人走在通高压电的铁轨间。你没猜错,也是“顺藤摸瓜”抓小精灵的。

Pokemon Go 7月份才在英国上线,抓小精灵引起的险情几乎天天上新闻。

也不只是英国孩子缺乏安全意识。美国大孩子悬崖坠落,日本小青年开车追尾…都是抓小精灵闹得。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生理上还未长大的一代和心理上仍未长大的一代,魂都被勾去了。

当然,凡事讲究个一分为二。有消极的一面,就会有积极的一面。

凡是Pokemon Go 已经上线的地方,无数家长都有一个惊喜地发现:平日躲在家里打游戏、看电视,不锻炼、懒得动的大小“懒虫”,忽然精神抖擞,出门狂走,甚至“数过家门而不入”。

办公室一位同事说,他儿子抓小精灵一周里走了80公里。我早上出门遛狗,我15岁的女儿忽然要求一起去。平日里威逼利诱,女儿岿然不动。今天不但早上遛狗,中午还要遛狗,傍晚又遛一次。

吃完晚饭,女儿建议再遛遛狗。我那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的狗直吐舌头喘粗气。我说不能把狗累着了。女儿说,再走500米就行了。

我和狗都表示拒绝再多走一步。女儿不得不坦白交待。原来,她得了一个稀罕的Pokemon蛋,正孵蛋呢。孵化Pokemon蛋不是母鸡坐窝,而是拿着手机走路。因为这个蛋“稀有”,要走10公里才能孵化。

蛋孵化了,一个甲克虫模样的怪物龇牙咧嘴举着大钳抓子破壳而出。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