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英国:告别Logo时代

Image caption 大品牌拼命想去掉logo,把自己包装成精致、独特、有内涵的象征。

走在伦敦新邦德街的各大奢侈品牌店之间,能够说服买家投身其中的不再是大Logo的路易威登、古驰、或是平铺直叙的普拉达,取而代之的是宝缇嘉、和英国的西德玛芝等等。

大品牌拼命想去掉logo,把自己包装成精致、独特,有内涵的象征。

秀细节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奢侈品牌的logo泛用,就是为了满足人们炫富的心态。

然而当今趋势正在淡化logo,甚至品牌的名称,来宣扬朴素的设计精神,这不得不让高大上的奢侈品牌重新思量自己的定位和形象。

告别大logo,意味着奢侈品牌的商品定义发生了改变。人们不止停留在对品牌的炫耀,而是需要通过自己选择的品牌来展现自己的独特审美,这自然对品牌的细节有了更多要求。

伦敦时装学院的老师雷恩(Shane Ryan)表示:“logo看上去有些廉价,不明显的标识更有质感。”

低调、毫无标识的设计十分打动当今富有买家的心,和上世纪八十年代相比,炫富不再是秀logo,而是秀独特和唯一。于是大肆渲染自己logo的路易威登、古驰和普拉达大势已去。

这样看来,个性审美是目前衡量酷与美的重要标准。无论是logo让政客无法拿出自己四位数字的钱包,还是人们有愧疚拿出和自己收入不相符的满是logo的商品,都为高级时尚转型低调朴素找到了很好的理由。

一直有攀升势头的华伦天奴前负责人黑尼斯(June Haynes)说:“当今,完全是朴素奢华的天下。” 正如一如既往朴素的宝缇嘉,当今也备受瞩目。

Image caption 社交网络时代彻底颠覆奢侈品牌的传统意义

社交当道

简单的街拍曾经是人们学习“品味”的方式之一,然而当今的社交媒体给爱美追星族搭建了更直接的平台,让路人可以无遮挡全方位模仿自己的“男神女神”。

有数据显示,有80%收入超过25万美金的人使用社交媒体,其中有50%的人在社交媒体上关注品牌新动向。

于是奢侈品牌全部上线,从范思哲到爱马仕再到香奈尔等等,无一例外。除了上脸书,还要随时更新部落格,上传走秀现场。Vera Wang还正在设计一个app,实现网上婚礼设计。时装周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同时几十个走秀线上直播,就为了在线上讨好买家们。

另一方面,明星的追随者永远大于品牌的追随者。传统时尚编辑罗素(Anna Dello Russo)自从上线之后在Instagram上有43万粉丝,然而百货公司Neiman Marcus的粉丝数量才只不过33万。更有甚者,《时尚芭莎》的粉丝数量还不及迪瓦伊(Cara Delevingne)粉丝人数的十分之一。

某种程度上讲,与其在自己品牌的社交媒体上下功夫,还不如把经历放在穿自己品牌的明星们身上。

一个明星在自己Instagram的穿着就能把某个品牌的装饰品轰得热火朝天。高大上的品牌们更应该制造自己与明星们的连接,创造故事或者将设计倒向他们,突出这些社交媒体红人们的个性。

比起单纯在logo上的战争,建立在个性和社交媒体基础上的设计,才更加任重道远。

(责编:林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