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英国:永生的探戈

tango
Image caption 伦敦闹市中心的孔雀剧场里上演了“永生的探戈”

今年春天,伦敦闹市中心的孔雀剧场里上演了“永生的探戈”(Immortal Tango)。

出入欧洲的探戈

演出开场第一支,是好莱坞电影《红磨坊》里的著名歌舞《罗珊 午后探戈》(El Tango De Roxanne)。英国乐队The Police的名歌《罗珊》,与阿根廷作曲家Marianito Mores的The Tangura缠绵交叠,为双人舞打下复杂的底色。

故事中,一位风尘女子身披红裙,在霓虹灯光下揽客,令深爱她的诗人痛苦痴狂。大提琴中提琴的低音压迫下,独奏小提琴如泣如诉,像女主角一样,在与底层人的命运搏斗中无助又孤绝。错杂凌乱的钢琴,则敲演出男主角的心碎。两人的纠缠交融,时而若即若离,时而融为一体,用热烈的裙摆,和匕首般精湛的步子,在多舛的命途上起舞。

开幕故事中的女主角,给探戈作了恰到好处的简介。探戈的裙摆最初流连在南美的红灯街区,鞋尖敲击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的石板上。几经辗转,才诱惑了欧洲的上流社会,妆容精致地登上巴黎的舞台。时至今日,在伦敦的剧场里,观众仍然可以依稀感受到她出生地的夜风和氤氲灯光,为她带来的独特气质。

Image caption 探戈的裙摆最初流连在南美的红灯街区,几经辗转,才妆容精致地登上巴黎、伦敦的舞台

英国的文化土壤

也许是入乡随俗,也许是英国丰富的文化土壤自然而然地滋养着各地而来的艺术形式,这次的探戈演出中带有诸多英国元素。

Adele的007影片主题曲《Skyfall》,与新编的探戈舞步融合无间。随着歌声走向高潮,一种向死而生的激情,情感波涛在视觉和听觉上流溢,令最后一排的观众也膝盖酥软。

此外,通过席琳迪翁的《我心依旧》、小提琴曲《辛德勒名单》,诙谐的英国音乐剧《妈妈咪呀》等等观众耳熟能详的声乐载体,探戈也展现出风格迥异的多面,令人耳目一新。

Image caption 大师German Cornejo希望通过兼顾传统与创新,令探戈获得新生

演出班底

参加此次演出的是14位世界领先的探戈舞者,包括5名世界冠军。

身兼导演、编舞,领舞者三职的German Cornejo,支撑了演出的台前幕后。这位阿根廷天才,15岁即被称为“探戈大师”,16岁在自己的探戈公司担任导演,自少年时就与探戈之间展开了一场风花雪月,并称要用一辈子将这门阿根廷国粹带向世界,为这个传统艺术添上新的角度和色彩。他希望让探戈旧颜焕新容,一直以来,在传统与创新之间,踮着脚尖起舞,让独属探戈的自由与激情迸放而出,离那个“永生”的目的地,渐舞渐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