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凤小岳:华语片海外观众会越来越多

凤小岳到访BBC总部
Image caption 凤小岳是近年来活跃在华语影视圈的青年演员

日前在伦敦拍摄新片的中英混血演员凤小岳到访BBC总部大楼,接受BBC英伦网记者子川专访,谈重返伦敦的感受、对中国电影市场以及华语片在海外推广的看法。

生于1980年代末的凤小岳是中英混血,母亲是台湾著名默剧艺术家孙丽翠。童年基本上在台湾长大的他大学时期回到英国,在埃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Essex)旗下的East 15戏剧学院学习,毕业后去台湾继续自己的演艺事业。

此次重回英伦拍电影,凤小岳有很多感受:“在一个地方生活了一阵子,离开之后再度回来,会有陌生但又熟悉的感觉—我觉得这个东西很难解释,会觉得所有事情都很平凡,好像很久没有这个样子,但这个平凡还是很新鲜的”。

学无止境

从影以来小岳出演过《九降风》这样的“小清新”风格电影、黑帮片《艋舺》,在《小时代》中演绎过“霸道总裁”,也在即将上映的《鬼吹灯之九层妖塔》中扮演科考队成员。 而这次在伦敦拍摄的中文版《我最好朋友的婚礼》是一部喜剧。

他坦言自己之前接触这个类型的戏不多,所以是一个很好的练习。这次“是跟冯绍峰哥、舒淇姐一起演戏,他们都很愿意跟我分享自己的经验,在现场我们聊的非常愉快,所以我来这边有很多身份,一是回家乡,一是工作,同时又好像在跟他们学习,是学生的角色,非常丰富”。

凤小岳在2012年台北电影节期间就自己参演的开幕片《女朋友。男朋友》接受BBC记者子川专访时曾透露,那是他大学毕业后的第一部戏,因此非常期待。

三年过去了,如今的他感慨: “学不完,要学习的东西真的太多,学得越多觉得自己知道得越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样运行的,现在还是每天都在重新开始的阶段”。

“演每个角色的时候状态都不太一样,自己那个时候在生活的状态是什么、可以参与到什么样的作品、在那个样子的状态把自己丢到各个角色里面,我觉得都是很难用文字形容的,所以现在尽量把眼睛张开、多观察。”

中国电影市场与制度

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日益火爆,2014年总票房逼近300亿元人民币,今年暑期更是因为《捉妖记》、《大圣归来》、《煎饼侠》等破纪录国产片而异常火爆,成为人们广为谈论的现象。

人在电影热潮中的从业者凤小岳觉得:“我是个年轻演员,机会和运气非常好,大家都很喜欢我,这真的是我一个大福气;所以我现在是在跟这道浪一起冲,看它会冲到哪里去;我觉得只要我能够勇敢地尽量在生活中的每一刻都好好地去面对自己,不急躁、不气馁、不害怕失败的话,就足够了”。

“当然在创作上我觉得我慢慢慢慢地或许会有自己的一些方向跟作品出来—我觉得我现在还是在成为一个成熟演员的路途之上,只是我的这个路途会被很多人看到,也需要大家帮忙。”

尽管中国电影市场火爆,其严格的审查制度仍然被很多人所诟病。谢飞、贾樟柯等中国导演曾经对子川表示,审查制度必须改革,香港导演陈可辛则呼吁,不要将这个制度视为敌人,而是尽量把值得拍或者有意义的东西拍出来,并且与观众沟通。

就此,凤小岳认为,审查制度并非一无是处,因为它毕竟是一种保护。“看戏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大家一起去看,以前戏班子到村里唱戏的时候,还不是台上打打杀杀,现在只不过是进戏院看,所以我觉得它自己会找到自己的一个出路。”

“观众在看越来越多的戏,也会越来越了解戏到底在做什么,而且现在看戏的平台不光只有电影院,还有网络;除了电影之外,比方戏剧、小说,这些就没有特别的控制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所以我觉得其实现在是一个转变的过程,当观众越来越成熟,他们自己会找到一个对的方式去做事情”,他解释。

Image caption 凤小岳接受BBC英伦网记者子川专访

未来期待

英国丰厚的戏剧底蕴是小岳当初选择回来学习的原因。他大学的专业是表演与戏剧武打本科(BA Acting and Stage Combat),科目有莎士比亚戏剧,还包括骑马、射箭、攀岩等等,被训练为会用肢体思考角色的创作方式,所以非常崇尚戏剧大师贾克·乐寇(Jacques Lecoq)等基本不用语言去表演的欧洲艺术家。

他欣赏的英国演员中有老一代实力派加里·奥德曼(Gary Oldman),也有中生代中知名的“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汤姆·哈迪(Tom Hardy),喜爱的导演有执导过《赎罪》(Atonement)的乔·赖特(Joe Wright)。

小岳告诉记者,自己参演的电影多数是与新导演合作,所以很期待将来能够多与李安、张艺谋、姜文、娄烨等导演合作,“尝试他们看世界的方式”。“我觉得跟新导演合作很棒,因为总是很新鲜,总是自己要下很多决定,好像站在悬崖上的感觉,一直在冲;我相信跟一些经验老道的导演合作会有一些我无法想象的收获,总之非常期待”。

在选角色方面,小岳则希望自己在年轻的时候多拍一些动作戏。“不过从角色职业的角度,其实我都很期待,因为我觉得职业不是定义角色全部方式,只是那个角色会去做的一些事情,我称之为一个谋生工具”,他说。

“所以我每次换角色换工作的时候,那个角色在生活中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就会去研究这个工作,这可能就是做演员比较快的学习方式。”

华语片海外推广

最近几年,在英国和欧洲举行了一些华语电影节或放映活动,一些华人电影人也亲临现场,与当地公众见面、交流。尽管如此,记者发现,此类活动吸引的绝大多数还是华人,在主流社会的影响并不大。

与此同时,记者也曾在数千剧目云集的爱丁堡边缘艺术节看到,华语戏很多属于肢体戏剧范畴—由于语言上的障碍,华语话剧能够吸引的本地观众寥寥。

在谈到对此现象的看法时,凤小岳表示:“因为我母亲是演默剧的,所以小时候最早接触戏剧时是没有语言的,到现在喜欢的很多欧洲电影都是台词很少,因为他们必须去迎合一个所谓的国际市场,话不能讲太多—大家听不懂他们在干嘛,所以这些电影中的角色像在画画一样,像卡通片一样”。

“所以我不会觉得语言对电影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虽然语言在英国,在话剧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华语片中,像李小龙的经典功夫片,语言真的都不是重点,都是角色跟角色对立,武打动作,营造紧张气氛,是以这样的方式呈现出来的。”

尽管如此,他认为,华语是全世界最多人讲的语言,有越来越多人学,“这代表大家会看越来越多的华语电影,观众会越来越多,所以我觉得这都是慢慢开始会发生的事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