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首位打入英国舞曲榜的中国音乐人

Tolein即将开始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攻读音效硕士
Image caption Tolein即将开始在威斯敏斯特大学攻读音效硕士

作为当代音乐的重要类别之一,电子舞曲(electronic dance music,EDM)尽管深受西方乐迷喜爱,在中国的认知度和普及度却相对较低。

令人惊喜的是,90后音乐人、留英学生Tolein的两首电子舞曲《We Are The Network》和《The Promise》在今年先后打入英国舞曲榜(club chart)前十名,成为第一位拥有如此成就的中国人。

1993年出生的Tolein本名薛伯特,曾在西安交通大学与英国利物浦大学联合创办的西交利物浦大学(位于苏州)学习,两年前赴英,刚刚在利物浦大学完成本科阶段的学习。

Tolein在接受BBC英伦网电话专访时介绍,在父母的支持下,他从小就接触到这个领域,开始学电子键盘,但那时并不知道这就是电子音乐。

“我上高中时在网上看到一位美国键盘手弹很炫的电子音乐的视频,觉得特别酷,激发了创作信心,同时网络也使学习门槛降低了,就开始自己钻研,慢慢开始做原创”,他说。

Tolein坦言,那时候对未来没有太多想法,虽然特别喜欢音乐,但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真正从事这个行业。他在大学虽然学的是会计专业,却发现自己无法停止对音乐的热爱。

于是,在继续摸索创作的同时,他还和朋友一道组乐队、出去巡演,积累经验的同时还结识了一些优秀的音乐人。

签约过程

来英国之后,Tolein发现这里的音乐环境特别友好,例如,排练室非常好找、性价比也非常高,令人很有归属感,非常容易融入这里的音乐氛围。

“这里人们去俱乐部、夜店很多也是为了听音乐、跳舞,而不是只是喝酒,而且音乐节非常多,类型丰富多彩,普通大众乐此不疲。”

到英国最著名的甲壳虫(Beatles,或译披头士)乐队故乡利物浦学习后,Tolein不断参与学生社团活动和演出,没想到的是,促使他正式进入英国音乐圈的机会很快在不知不觉中降临。

Image caption 能够打入排行榜Tolein感到意外

“去年年底有一位朋友邀请我来伦敦大学学院(UCL)的摇滚音乐节上表演,担任键盘手;当时的曲目非常小清新,结果临近演出的时候鼓手因故无法出席,吉他手就建议我演奏自己的原创曲子,调动气氛。”

Tolein没料到原创曲目演出时气氛特别好,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经纪人Phil Holliday当时也在观众中。

“演出结束后,Phil主动找到我,谈到中国电子音乐的现状和他的一些想法,我们一拍即合,很快就签了合约。”

成功上榜

签约之后Tolein主要专注于创作,第一张正式推出的单曲是加入包括二胡、古筝、京韵大鼓等等很多中国元素的电子舞曲《We Are the Network》。

他表示:“做之前还有一些顾虑—很多人会觉得这两类音乐元素不是很搭,但试过之后发现效果很棒;因为是第一首正式出版的单曲,就想告诉大家,我就是一个来自中国的男孩,邀请这边乐迷听来自中国的电子音乐。”

这首歌在今年3月底成为英国舞曲榜第9名时有些出乎意料,“因为没想到英国DJ们对这首歌的反响如此大,他们可能觉得这么多中国元素比较新奇,也愿意把这种与众不同的曲子放给听众”,Tolein解释。

尽管如此,电子音乐毕竟源自西方,影响他最深的外国音乐人/DJ包括英国的Calvin Harris、美国的Skrillex,荷兰的Vicetone、瑞典的Avicii等等。

那之后,Tolein开始尝试和伦敦本地歌手合作—Eliza M是来自伦敦南部的16岁女歌手,声音甜美,非常适合情歌《The Promise》。他透露,这首歌的创作用了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感触很深:“爱情、背叛,这些最能和听众产生共鸣”。

《The Promise》推出后成绩斐然,8月中旬在英国舞曲排行榜上一举成为第4名,刷新了自己上一首单曲的成绩。

发展趋势

在英国采访过诸多华人歌手、乐团的BBC英伦网记者子川发现,这些艺人演唱会的观众中华人仍然占绝大多数,而韩国、日本艺人却可以吸引大量本地乃至欧洲大陆的歌迷的疯狂追逐。

就此,Tolein认为:“韩国音乐其实非常商业,和西方的东西相似;很多人认为,中国音乐不能打入国际市场是因为语言障碍,那为什么韩国K-pop却可以?”

他觉得,所以这不单是语言的问题,而是在创意上,中国可能还是不够,外国乐迷不想听重复的东西,而是想要独一无二的创作。

Tolein坦言,电子音乐在中国被大众接受程度较低的原因之一是,这种类型的音乐需要的原创性特别高,像汽车引擎、电视噪音等等不能出现在流行音乐中的元素,都可以在电子音乐中大量运用,可以加入日常生活中的任何声音。

“中国流行音乐似乎多少有相对固定的模板,一首歌出来之后打榜,艺人上电视节目、推新闻,感觉歌本身没有艺人重要,而这边是通过歌曲来了解演唱它的艺人,不是因为看电视发现有一个很帅很漂亮的艺人,才去听他/她的歌。”

“同时,很多人去夜总会主要是为了喝酒、蹦迪、玩游戏、社交等等原因,很少有人会专门为了某个DJ才去;而我想去慢慢改变这种状况,让人们喜欢上电子音乐。”

尽管如此,Tolein发现,近年来中国逐渐兴起了音乐节文化,电子音乐也慢慢开始被加入到流行音乐节中,甚至出现了单纯的电子音乐节,表明这种类型的音乐越来越被中国人所接受。

“欧美包含电子元素的名曲传播愈加广泛的同时,一些华人流行歌手也开始做电子音乐方面的尝试,非常令人欣慰。”

未来计划

最近搬到伦敦的Tolein将很快开始在威斯敏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攻读音效制作硕士(MA Audio Production)。

据了解,在威敏攻读这个专业的历届学生都不多,中国学生更是寥寥。“这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跨文理专业,需要创造性的同时对技术系统知识的要求也很高”,Tolein解释。

Tolein在申请之前也有过忐忑,毕竟本科是学会计的,只是试着申请。“导师听了我的作品之后,直接就被无条件录取了,当时很高兴。”

在英国电子音乐领域崭露头角的Tolein回顾自己几年来的音乐之路,感悟很深:“当初的目标和想法在一点一点实现,觉得只要心里想着它,就像墨菲定律那样,真的会慢慢成为现实”。

他介绍,自己签约以来除了在欧洲一些地方演出,也曾回中国参与过电视节目歌曲的制作,还曾与著名歌手胡彦斌合作现场表演,受到关注。

作为Tolein的特色之一,“中国风”仍然在他的创作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他在前不久将著名音乐家聂耳1930年代根据民间乐曲《倒八板》做的民族管弦乐曲改编为电子音乐版,完全换成电子音乐的节奏。

谈到未来计划时,Tolein告诉记者:“从威敏毕业之后我想先在这边多见识一些东西,毕竟西方是电子音乐的发源地;我想去欧洲、美国演出,结识当地音乐人,丰富自己;从长远的角度,我想要回到中国,改变人们对电子音乐的印象”。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