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侯孝贤:《刺客聂隐娘》无意影射两岸

侯孝贤导演在伦敦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摄影:子川)
Image caption 侯孝贤导演在伦敦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摄影:子川)

台湾知名导演侯孝贤本周赶赴伦敦,出席英国电影协会(BFI)为其举办的电影回顾展讲座/问答活动,并接受BBC英伦网专访。

侯孝贤导演凭《刺客聂隐娘》赢得今年戛纳电影节(或译坎城影展)最佳导演奖。这部由舒淇、张震、周韵主演的武侠片改编自唐代作家裴铏短篇小说集《传奇》中的《聂隐娘》一文。

这是侯导首次涉足武侠片,也是他的电影首次在中国大陆电影院上映。引人关注的同时,也有一部分观众反映看不懂。

侯孝贤在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时坦言,即将在英国上映的《刺客聂隐娘》可能也不被当地观众理解,并对如何保持台湾电影特色、大陆电影审查制度以及市场前景等问题发表看法。

子川:您之前的作品多为偏重写实风格,这次《刺客聂隐娘》是武侠片,而且与众不同—很多观众会认为有飞来飞去情节的才是华语武侠片。为什么?

侯孝贤:飞来飞去我没办法,因为要飞得好才行,飞得再好,还有超人等等飞得更好的。所以我的想法还是只有写实,地心引力,脱离不了这个。但地心引力和写实的时候,就需要打得非常扎实。

我年轻时看过很多日本的武侠片、武士道电影,他们一直保留,到现在还有道场。虽然用木剑,但他们的那种能量很足。我要做到这个能量太难了,因为我们已经没有这个了,这些东西基本都是表演性质的—拍电影、武术比赛等等。

子川:想通过这部电影传达什么讯息?

侯孝贤:要说的就是,人不能杀人,不能有任何理由杀人。

子川:您认为西方观众看得懂吗?

侯孝贤:隐藏着吧。《刺客聂隐娘》中一滴血都没有,有人觉得杀人的情节要加一些血,但我对那个没兴趣。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在于这个武打的部分能量足不足。这个我感觉太难—是两个姑娘,她们根本从来没打过。这也是很勉强,除非我能够找到更好的演员,更适合这个的演员,然后拍之前就叫他们练。

子川:片中有很多留白,您也删掉了一些已经拍摄好的部分,有华人观众反映看不懂,对外国观众来说会不会更难?

侯孝贤:会更难吧。但是电影就是电影,无所谓,就是自己感觉。你说得太白了有时候那个空间反而不够,那这个是两难。你不够白,一般观影的习惯根本它没办法发行了。你要太白了,我又感觉说得过于清楚了。就像田季安为什么要去见精精儿—其实是他的妻子,还有贬田兴到临清,然后之前那句“活埋丘绛的事情不可再发生”。

像类似这种其实都是在于政治平衡,你做的事我都知道—因为是夫妻,周韵演的精精儿是为了保有权力,很多东西其实都是暗示他。但为什么要用暗示呢,他是一个王,应该可以直接,但是你不暗示也没用,他知道他们有他们的势力。类似这种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

子川:有人把电影中朝廷跟藩镇之间的关系解读为映射两岸关系,您如何看?

侯孝贤:从来没这样想过,因为想这个事就想不完了,没什么好想的。原著就是这样的,藩镇割据是历史,安史之乱之后更严重。最早你要变成藩镇,就要执军力,为了应付西部匈奴等少数民族。有了军力以后政府就变了,这是一定的,这跟台湾状况不同。台湾跟大陆隔了一个海峡,我感觉没这个状况。

子川:您之前的《悲情城市》等名片讲的是历史、政治。您怎么看台湾当今的政治生态?这对电影业有什么影响?

侯孝贤:电影会很惨。道理很简单,今天这个政绩不是我的,而且我也没必要跟随你的,永远都是来这套。好像就是你给他一点好处,你就要降伏我,要听我的—选举的时候,任何时候。那你说怎么办,下次又换别人,这群人不是很扭曲吗,要转向去拍另外一边的马屁,所以我感觉这个东西,只要把电影看成一件不错的事,你就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像法国以及很多国家做得一样。

子川:《刺客聂隐娘》是您第一部在中国大陆电影院上映的片子,您也在大陆做了很多宣传,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侯孝贤:我感觉太晚了—老了还跑这些。照理讲早就应该去了,但问题是那么久没拍片,之前的片观众都看过了,不可能再上院线。主要是我在这中间空得太久了,做台北电影节和金马奖,一共快10年。

子川:电影在大陆上映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困难?

侯孝贤:没有,送审的过程很顺利。

子川:中国电影审查制度遭人诟病,我采访过的钮承泽、贾樟柯等导演都有作品无法上映。您如何看?

侯孝贤:时间还没到,台湾也是要弄很久,要分级,各种级数都可以,区分哪些人不能看哪些电影—有的观众年龄太小。但是目前可能吗,所有的这种决定,主政者还是要考量整个中国大陆。这个我能想象,因为那么大。

子川:中国即将出台《电影法》,但其中还是没有涉及分级制度的内容。

侯孝贤:我们每年都说,快了快了,到现在也还没有。分级制度是很应该的,至少保护未成年人,所以应该列在电影法中。

子川:愿意去公开呼吁吗?

侯孝贤:可以啊,华语导演应该会合作。两岸三地导演开研讨会,轮到内地主办的时候基本上大家都有呼吁这件事情,还研究如何措辞之类。

子川:中国电影市场这几年票房涨势迅猛,今年截至前不久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票房水平。在两岸三地电影圈无法分家的情况下,台湾电影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持自己的特色?

侯孝贤:我现在做的就是啊,只有我在做啊,要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做不就ok了吗。就是你还是要拍好的片子,你还是要在这个潮流之上,或者是可以带出一个方向。我感觉这个蛮重要的。

如果每个人都以票房第一,那我们就好好学一下好莱坞怎么做的—他们的制度和整个建构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常常讲,只有大陆可以做到。但是因为大陆现在还没有工会—好莱坞完全是工会在掌控,大陆的制度还没到位,时间还不到。

子川:英国电影协会(BFI)在十几年前就举办过您的电影回顾展映,您在台湾新电影时期的作品也曾在英国上映。《刺客聂隐娘》什么时候能在英国上映?

侯孝贤:预计明年上半年在英国上映。我知道这部片对英国观众来讲会比较难理解。其实在台湾,很多网友都说,这部片至少需要看三遍。

子川:这次BFI的回顾展正在放映您的全部作品,您最喜欢自己的哪些作品?

侯孝贤:我自己最喜欢《风柜来的人》和《南国再见,南国》。

子川:如何看英国电影?

侯孝贤:英国电影以前很厉害,我喜欢1950、1960年代一些老导演的社会写实作品。我觉得英国电影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因为不那么外放,比较内敛。

子川:华语电影如何才能更好地在海外推广?

侯孝贤:华语电影只要扎扎实实在大陆做好,外国片都打不进来的话,就是最厉害的。而且这个厉害会越来越坚持,有你的风格。就像印度片,一年快一千部,你看什么时候外国片子打进去过,少之又少,因为他们都唱歌跳舞,量又那么大。

我说中国市场那么大,其实跟印度是同样道理,内地只要愿意发展电影,做出来绝对不错,因为市场最大。要是学台湾一样,对美国开放,到时候还是会有状况。

因为美国的电影工业汇集了所有的精英,市场大,有奥斯卡金像奖,还有蛮重要的工会。但是我不担心中国大陆,因为市场太好了,只要片子做得更扎实,那不止是中国市场而已。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