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中英混血青年长笛演奏家邵丹尼

邵丹尼
Image caption 邵丹尼是少有的英国华人长笛演奏家

近年来,一批青年华人古典音乐家在全球范围内愈发受到关注,郎朗、李云迪等明星级人物拥有世界级声誉和无数粉丝。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知名华人音乐家擅长的多为钢琴、小提琴,涉足其它乐器的人比较少,中英混血青年长笛演奏家邵丹尼(Daniel Shao)就是其中之一。

邵丹尼现年20岁,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英国人。他的父母都是古典音乐爱好者,父亲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从莫扎特等当时被禁的西方音乐家的作品中汲取营养。

过去几年内,他先后获得布莱顿音乐比赛第一名、美国卡内基音乐厅比赛第一名、意大利米兰国际比赛“卡尔·雷内克”(少年组)第一名等奖项的肯定,曾入围BBC青年音乐家大赛总决赛、在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巴比肯音乐厅等著名场地演奏。

丹尼在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时介绍,自己从7岁时开始学钢琴,9岁上小学的时候看到长笛老师在所有学生面前演奏,“令我觉得这是一种富有魅力的乐器,就想自己也试试”。

他刚开始学长笛的时候感到难,但“所有乐器都不容易,长笛比较容易演奏简单旋律,越深入越难,需要一位好老师”。

“我13岁的时候开始在皇家音乐学院(Royal College of Music)少年班学习,得到老师凯瑟琳·比克尼尔(Katherine Bickernell)很好的指点;而且在参加面试之前,我跟着该校教授、著名长笛演奏家苏珊·米兰上了一节课;很幸运,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有很多需要学的,那一次收获非常大”,他回忆。

丹尼16岁的时候到到普赛尔音乐学校(Purcell School of Music)读书,专门学习长笛。“在那里的两年非常好,可以看很多高水准的演出,有很多机会演出,也结交了很多好朋友。”

“这所学校学生比较少,每届仅约有30人,几乎所有人的理想都是当职业音乐家;虽然课业繁忙,但也是令人享受的经验,因为大家志趣相投。”

丹尼目前在牛津大学圣凯瑟琳学院学习音乐。考上这所世界级名校的过程不简单。“面试的过程有点可怕”,他笑言。

谈到进入牛津大学的过程,他说:“我13岁的时候曾经去牛津大学看望在那里读数学硕士的表哥,一下子就爱上了这座大学城;当时我想申请皇家音乐学院,也想申请牛津大学,所以二者都申请了,过程都挺难”。

据介绍,皇家音乐学院的考核包括笔试和演奏面试,牛津大学的考核除了古典音乐知识,还要求演奏很难的键盘,同时还要有3门A Level科目拿到A。

丹尼在音乐、美术和英国文学这3门A Level科目拿到了A。尽管获得皇家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且有奖学金支持,他还是选择了牛津大学。

他在牛津大学的课程大部分内容是理论性的,包括音乐史等等,也有一小部分实践性的演奏课程。

丹尼从小是在英国孩子中长大的,周围很少有华人。他现在的同学中绝大部分是英国中产阶级子弟,更是少有华人。

他认为这一点对少数族裔学生来说有点难:“我和几位华人同学会聚在一起讨论,如何才能让学业不受自身少数族裔身份的影响”。

尽管牛津大学的老师和员工并未区别对待华人学生,但教授名单上基本都是西方人的名字,极少有亚洲人。“我没有机会上亚洲老师的课,没有人是亚洲音乐专家,更没有亚洲作者写的音乐专著可以读”,丹尼遗憾地表示。

“这些对我来说还是有一定影响—营造的环境和动态对非西方学生来说非常不同;如果我想学中国音乐,只有一门选修课可以考虑。”

郎朗、李云迪等古典音乐明星的出现让更多西方人了解华人的实力。丹尼认为有更多华人音乐家代表是好事,但是“亚洲音乐小天才”的现象也有不好的一面。

他解释:“比如,青年女钢琴家王羽佳是非常好的音乐家,但是一些媒体的报道却把焦点放在她的身材或打扮上,而不是音乐本身—我觉得一部分原因是她是一位亚洲女性,这不是好现象”。

丹尼表示,前不久,伦敦新成立了一家专门招募非洲裔和亚洲裔音乐家的交响乐团,这是展示少数族裔古典音乐家很好的一步。“这些让我们知道,在英国有自己可以走的道路和发展空间,且音乐界有少数族裔的代表。”

“我觉得人们往往认为,族裔背景不会对音乐产生影响,‘你从哪儿来没关系,音乐是每个人的音乐’这类说法非常流行,而我不这么认为。”

“我们需要确保亚裔师生能够更好地意识到族裔背景可能对自身生活产生的影响,努力减少“华人比欧洲人强是因为他们被训练得像机器一样演奏”等偏见;我写博客记录学音乐的点滴心得,也试着提高亚裔音乐人在这方面的意识。”

除了在牛津读书,丹尼目前还师从皇家音乐学院长笛教授凯特·希尔(Kate Hill)。法国著名长笛大家苏菲·雪赫(Sophie Cherrier)也是他非常钦佩的音乐人。

大学毕业后丹尼想到交响乐团工作,同时也有自己独奏演出的机会。去年圣诞他曾去中国演出,觉得是非常好的经验。

近些年,来英国学习音乐的华人学生越来越多。那么,丹尼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他告诉记者:“英国是学习古典音乐非常好的地方,但大家也需要知道,这里的学习与中国的方式非常不一样,会更鼓励每个人的个性和风格;同时,华人音乐人通常有很棒的演奏技巧,这一点受到英国这边的肯定,所以还是有发展机会的”。

“勇敢追求你渴望的,不要让任何事拖你的后腿”,丹尼坚定地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