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写:英国雕塑家科尔斯

Image caption 英国动物雕塑家Mark Coreth(马克·科尔斯)在工作室创作

在今年六月结束的英国皇家赛马会(Royal Ascot)上,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为著名赛马弗兰克尔(Frankel)的铜制雕像揭幕。弗兰克尔素有“常胜赛马”之美誉,是皇家赛马会上最著名的宝马,价值百万英磅。该铜像出自英国动物雕塑家马克·科尔斯(Mark Coreth)之手。

九月中,在伦敦梅菲尔区的斯莱德莫尔画廊(Sladmore Gallery),我专访了这位以雕塑“运动中的动物”(Animals in motion)闻名的艺术家。

动物雕塑家一般专攻某种动物,如马或老虎,且多以动物园或其他圈养动物为素材;而马克却不拘泥于单个物种,他自信可以捕捉到所有动物的灵魂,其创作源泉来自于天地间所有野生的生命,如大象、雪豹、老虎、野牛、秃鹰、信天翁、企鹅、海狮、长颈鹿、野马等等。

其足迹遍布世界各地的原野、丛林、崇山峻岭、沙漠甚至极地。在专访当中,他无数地次用“兴奋”表达他在创作时的喜悦和亢奋。他如痴如醉地一件又一件地向我介绍他的作品,从他的语气与表情,我能感受到他对动物(尤其是野生动物)雕塑创作的强烈激情。

他所从事的职业,类似野外摄影家,但更为不易。他们都需要在环境艰苦的野外呆上几周甚至几月,等待目标动物;不过,野外摄影家只需迅速按动快门,甚至可以远距离操作;而马克需要与野生动物保持在视线范围内,且必须迅速开始制作动物模型。

长年的野外训练,马克说自己的眼睛和大脑就如同一摄相机,几秒钟内就迅速将动物形象及灵魂刻入脑内,经年不忘。

马克生于1957年,他对动物形态的敏锐捕捉能力,以及其如相机般强大的大脑记忆能力,并非天生,亦非科班练就。他从小跟从家人在肯尼亚长大。描述起童年的生活环境,马克的神情充满怀念。他说那里地域空旷,所有的物体都巨大无比,无论是天空、云彩还是山脉。

野生动物漫山遍野,最让小马克兴奋的是动物们无时不在的动感以及勃勃生机。他后来无师自通,成长为一名动物雕塑家,这段在非洲原野的童年生活功不可没。

在喜马拉雅山苦候三周,终遇雪豹

于马克而言,越是隐藏得神秘的野生动物,就越是充满了向往与创作激情。雕塑雪豹就是马克最大的人生梦想之一。雪豹生活在喜马拉雅山高海拔岩石地带,除了当地的放牧人,鲜有人能觅其芳踪。用马克的话说,要见雪豹,如同“looking for a needle in a haystack”(在草垛中找针,意同大海捞针)一般难。

在当地导游的帮助下,马克学会了在寒冷的喜马拉雅山的基本生活技巧,如何寻找雪豹,如何和它说话,如何尊重它,及如何与之互动。他每天背着雕塑包,穿梭在高山上,寻找雪豹。

到了第三周,奇迹出现了。马克似乎仍然沉浸在那种懈逅雪豹的幸福中,他说:“你能想象到那种不能自已的激动吗?我的眼睛马上象相机一样迅速工作,开始雕塑雪豹模型。在那寻觅雪豹的一个月里,我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雪豹,它们的动态全在我脑海里。”

为皇家赛马会的常胜宝马塑像,受女王称赞

弗兰克尔是匹宝马,是皇家赛马会上的常胜将军。他是英国本地血统,今年7岁,价值百万英磅。征战多年后,他进入退休期,开始育种。皇家赛马会要给它立铜像以志纪念,于是向多位动物雕塑家征集作品。

Image caption 皇家赛马会的常胜宝马塑像,受女王称赞

除了马克,参与竞标的都是有多年雕塑马匹经验的动物雕塑家。可是,英国皇家赛马会偏偏看中了马克的作品。他很欣喜,压力亦大。因为这和雕塑野外动物不同,后者重的是神韵,而前者必须神形兼备。即,任何熟悉弗兰克尔的人,只要一看此像,就能对号入座。弗兰克尔住在Newmarket,于是马克连续去了七趟,每次半小时。这样他可以长时间地感受弗兰克尔,摸摸它,量量尺寸,同时亦使用照相机做为辅助。

这样一匹重量级的宝马,今年的皇家赛马会请到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为其揭幕。女王一生热爱马匹,相当熟悉弗兰克尔,揭幕之前,她对马克说:“你一定雕刻过许多马,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你的作品吧。”马克当时心里压力山大,因为自己是头回制作与真马一样大小的铜马雕塑。女王揭幕后,微笑着说:“splendid”(极好的),马克像是卸下千斤重担。马克说女王随后与自己交谈了二十分钟,好奇地询问整个雕刻过程。

现在,弗兰克尔的雕像立在皇家赛马场的重要位置,正对赛马场的亮马圈。

北极熊骨架在家中被盗

作为一位热爱野生动物的雕塑家,马克对生态环境的恶化非常敏感。“冰雕北极熊”(IceBear)是马克最为自豪的项目,这是2009年马克为唤醒世人对气候变迁与全球暖化的一行动装置艺术系列展,首展设于哥本哈根,当时联合国全球气候变化会议正在那举行。

为了雕塑出神似的北极熊,马克远赴北极,在天寒地冻的北极驻营扎寨,以冰为材料制作出小型北极熊模型。

回到欧洲,他又以铜制作出北极熊骨架。在哥本哈根,以小北极熊模型为参照,他把重达11吨的冰雕成北极熊。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北极熊也跟着渐渐融化,几天以后,地上唯余一堆水印,及那光秃秃的铜制北极熊骨架,以此反应气候变暖对北极熊生态栖息地的危害。

Image caption 在北极雕塑北极熊模型

此后冰雕北极熊在世界各地巡展,行迹至伦敦、曼城、加拿大多伦多及渥太华。没想到,巡展未过半,意外发生了,这个价值一万五千镑(约15万人民币)的北极熊铜骨架在马克乡下居所被盗。当时马克外出溜狗,该骨架置放在前院,并用金属架子锁着。马克随即报警,不过至今仍未寻回。马克对我摊开手,无奈地说:“冰雕北极熊项目就这样结束了。”

梦想去亚马逊雕刻捷豹

现在,马克的作品被许多名人及世界级博物馆收藏,包括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等。他亦被卢森堡王子邀请制作巨龙铜雕像。

雕塑野生动物是他一生的热爱,其足迹已遍及北肯尼亚、喜马拉雅、印度丛林、阿根廷福兰克群岛等地,马克的下一梦想是去南美亚马逊雕塑捷豹。此外,蒙古高原及戈壁滩亦让他心心向往。这一个半小时的专访,我随马克在世界各地翱翔,很是过瘾。

(责编:友义)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