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艺人黄雅莉:找到自我最重要

这是黄雅莉第一次赶赴英伦(摄影:肖媛)
Image caption 这是黄雅莉第一次赶赴英伦(摄影:肖媛)

中国艺人黄雅莉是选秀节目《超级女声》2005届全国第六名得主,多年来涉足音乐、影视、主持、设计等多个领域,已推出5张个人专辑,并于前不久举办了“Twinkle闪闪的黄雅莉”首次个人巡回演唱会。

第一次来英国的黄雅莉做客BBC总部大楼。她在接受本网专访时表示,这次来除了时差上的不便,唱歌没有压力,比较有压力的是在剑桥大学的演讲。

黄雅莉告诉记者:“很多人认识我是因为《超级女声》,记忆也许就停留在2005年的夏天,观众可能有一种回来看自己青春的感觉,有一种情怀”。

“我就把自己的做的事情和生活状态告诉大家,作为所谓公众人物想要给大家带来快乐能量的同时,分享自己的创作、设计、经历,一个多面的黄雅莉。”

第一次在海外过年,和中国学生、学者一道欢度春节令她倍感亲切,特别开心,在与海外学子们的交流中也了解到留学生活的酸甜苦辣。

憧憬来英国游学的黄雅莉,最担心语言上的问题。留英中国学生吐嘈天气、生活等等令她感到,“虽然苦,但是他们愿意,肯定是有收获,与付出是成正比的”。

“我想来这边学习,与当地人交流、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想来开开脑洞。”

潜心设计的黄雅莉喜欢玩不一样的东西,专辑封面、服装、舞台都有涉足。伦敦在这个领域的丰富资源令她非常向往,已经有几家高校被列入游学的候选,希望今年能够成行。

除了风雨交加的天气,黄雅莉对这里各方面印象都很好。接下来在伦敦参观游览几天,去大英博物馆等景点,看一场足球赛,还特别想去逛一些古董市集。

一直很向往来英国的她,还要去甲壳虫乐队(Beatles,或译披头士)曾经录音的艾比路录音室(Abbey Road)朝圣,“当观光客也要去走一下”。

风格多变的黄雅莉非常欣赏加拿大女歌手艾薇儿(Avril Lavigne),但后来自己做唱片,发现不太能够成为另一个艾薇儿,因为毕竟生活经历、教育背景都不同。而在人格、品质上她受孙燕资的影响比较多。

出道十年的黄雅莉认为,自己至今最大的突破就是音乐创作:“我的创作和设计的创意都是来源于第一次写歌的快乐”。

与李宇春等其他选手不尽相同的是,当年参加《超级女声》的时候,她是一名16岁的高中生,是“先成名再学习,而且是在别人的监督之下”。

记者多年来在伦敦看过一些华人歌手、乐团的演唱会,发现观众绝大多数还是华人,却有相当多的本地乃至欧洲大陆歌迷来看韩国组合的演出。那么,华人艺人如何才能更好地打入西方主流市场?

黄雅莉表示,这些年学了很多东西,也曾经试着去模仿—这也是一种学习,而经过这样的过程之后会有困惑,即“我到底是要成为他ta,还是成为谁,还是我是谁”。

“我认为,华人艺人需要找到自己;我不觉得一定要去靠近所谓‘国际化’,因为如果你出来了,也许你就是那个“国际化”,就有别人来靠你。”

她觉得“国际化”不会永远在等人,学习和模仿的过程一定要有,但是不能一直停在那儿;学到东西之后,会想要融合自己的元素和特色,也许可能成为别人想要来学习的“国际化”。因此,找到自己最重要。”

黄雅莉认为,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是否开心—如果努力之后没有成为“国际化”,会沮丧,那肯定会不开心。“而你做的事情,不管别人是否喜欢,至少满足了自己,那就是成功的。”

“我们应该有目标,但它不应该设定在别人身上;你不能要求别人去改变,甚至为了你去改变,你只能改变自己,而且你只知道自己心里要的是什么;如果一直在想‘你要的是什么、ta要的是什么’,那么永远在变。”

黄雅莉坦言,自己这几年做得最多的就是发现自己、寻找自己,而不再局限于歌手的身份中。“人最了解的是自己,但有时候最不了解的也是自己。”

“摸索过后,我发现没有人会帮你寻找自己,只有靠自己;如果你不去寻找,那这辈子也许很多的快乐和不快乐都不知道为什么。”

当她为此而努力的时候,发现还找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不管有没有人别人注意,自己心里是满满的开心,因为看到自己做到了什么。

如今距离黄雅莉参加《超级女声》已经超过十年,她发现“选秀节目的地位已经被真人秀取代了,而真人秀也可能很快被别的东西取代”。

在这个自媒体当道、信息爆炸的时代,她觉得中国最不缺的就是“明星”,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是明星。而她的理想状态是:

“我不需要自己是一个明星,而是希望可以让家人、朋友得到心灵上的富足和快乐;如果你喜欢我,也许你会模仿我,让你的家人、朋友多一些快乐,我会觉得这个‘明星’当得比较有意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