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写:音乐不是考级与比赛

Image copyright

旅英青年钢琴家肖荻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2004年获伯明翰城市大学音乐学院全额奖学金赴英深造。她17岁赴马来西亚为皇室演奏黄河协奏曲,是第28届布兰特国际钢琴比赛冠军、交响乐杯冠军、及勒德洛爱乐协奏曲大赛冠军。 在十几所世界著名的音乐大厅举办过独奏音乐会,如维也纳金色大厅。其专辑‘Di Xiao Presents’ 及‘Journey’(旅程)多次在BBC电台 、西班牙及卢森堡等欧洲电台播放。肖荻现执教于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音乐学院钢琴系,亦是山西大学与广州星海音乐学院客座教授。世界钢琴大师勃兰德尔曾称赞肖荻:“清晰的头脑,非常棒的手指”!

作为肖荻的好友,我们无话不谈。她外形小巧娟秀,可是目标远大,内心坚如磐石,能量巨大如火山。她音乐造诣深厚,尽管有时不太通晓世间俗理。

2015年岁末,我与远在北京的肖荻通上电话,当时已是北京的深夜。她很兴奋,因为刚刚在全世界顶级指挥家捷杰耶夫(前伦敦交响乐团客座首席指挥)面前表演,并受到这位‘指挥沙皇’大师的称赞。能够有朝一日与捷杰耶夫同台合作表演,是肖荻梦寐以求之事。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世界钢琴大师勃兰德尔曾称赞肖荻:“清晰的头脑,非常棒的手指”!

在音乐里能看到影象,闻到气味

肖荻认为:优秀的音乐家,如同一级导游,能把自己看到的优美景色传达给听众。钢琴家直接与作曲家沟通,获得第一手信息,如何诠释作曲家的音乐,在于音乐家发现美的能力的大小。想象力越丰富,越能把听众带到美妙的景色中。钢琴家的表达工具包括技术、音色丰富性、演奏丰富的对比性等。在尊重作曲家的意图之上,越能有自己的理解,越能激发出听众共鸣,越能把丰富的影像融入音乐,能使听众感到温暖、热情、惊喜等各种不同情绪。

肖荻说:音乐演奏有时如同演戏。演技弱的演员,往往只能演自己; 而优秀的演员演什么象什么,这就是艺术家的张力所在。于内心张力强大的钢琴家而言,越深入挖掘作曲家,越能用自己独到的、而非人云亦云的方式诠释并再创造角色,让人感觉你就是贝多芬或是其他大师的化身,就是一个成功的表演。

我请肖荻举个实例。她说:演奏音乐如同叙述故事,比如法国印象派大师拉威尔的作品《海上孤舟》,中间有一段我画面感很强。我能想象到海上的女妖向船夫发出招唤和引诱。用音乐能非常形象地描绘船夫受骗,靠近被吞噬的血腥一幕,我甚至能够看见海水从兰色变成浑浊的血腥色。有时不单是视觉的,嗅觉亦能启动。比如弹肖邦,他的音乐与香水很象,无处不在,很微妙。演奏他的曲子,空气里如同弥漫着香气。所以说音乐最抽象,又最直接。不象某个词,可能把想象力拴死了。100个人听同一首曲子,有100种影象。音乐如同大宝藏,吸引我往里挖掘,越往里走,越觉其丰富性与无限性,每次的演出都具有创造性。

中国学生有技术,缺品位

肖荻在英国教学钢琴十年,接触了许多不同国籍的学生。她认为:总体而言,亚洲学生习琴有点类似奥林匹克模式,要更高更快更强。往往偏向硬技术,弹了许多练习曲,从小苦练手指速度、力度等童子功,这是优势。因为欧洲学生从小环境较松,家长按孩子意愿做事,可到了专业程度,技术就跟不上,需要补课。但欧洲学生对和声敏感度强,音乐知识与修养更丰富,这是亚洲学生无法媲美的。

肖获打了个有趣的比喻,她说:如果说钢琴硬技术如同钱,而音乐是品味,首先必须努力挣钱,虽然这个过程不太美好,枯燥重复而单调。但必须有钱,才能买东西。否则再有品味,口袋里没钱,品味亦无法体现;但又不能变成钢琴土豪,有钱而无品位。钢琴硬技术加上高尚的品味,这是最完美的结合。

Image copyright

音乐是灵魂慰籍,不是考级和比赛

肖荻常为国内钢琴系大学生们上大师班授课,她觉得许多学生与家长都很困惑。她常问他们:你们有什么问题?我可以怎么帮你?他们答不出来。她发现他们不是害羞,而是真的不知道。肖荻觉得自己想站出来,给他们答案。因为目前国内学琴大都是道听途说,羊群心理,社会上流行,大家就一拥而上,许多人不知道音乐的真正意义在哪里。她认为:音乐是精神最好的营养剂,能给灵魂带来最大慰籍。虽然音乐可以商业化,但它与考级,比赛没有关系。

所以肖荻萌生了一个想法,她希望开通空中教室,通过网络传播音乐。她说自己小时候求学,要坐长时间的火车,去拜师求艺。现在可以跨越时空、地区及语言,把世界上最好的、第一手的信息交给学生。她希望通过这个平台,传播更多正能量的音乐,让更多的人爱音乐,爱生活。

初心决定能走多远!

肖荻说:初心决定能走多远!她认为最后决定一个人高度的决定性因素,不是才能,不是出发点,不是坚持,而是一开始你想走多远。要设立一个很高的目标,就算最终达不到,也会在一个高位。如果认为考八级就是最高目标,就很难再往前。但于很多人而言,考了八级意味着才刚开始。

肖荻现在每天习琴六小时,她希望天道酬勤。她亦有未来做慈善的想法,希望推动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突破女性职业瓶颈。身为女性音乐家,她认为女人太不容易了,要顾家,要奋斗。尤其是从国外来英国打拼,就更为艰难。她有太多感受与女性同胞分享。

(责编:友义)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