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赛马会市场总监:有三个中国马主参赛

六月十六日,我在皇家赛马会(Royal Ascot)现场采访了其商业总监(Commercial Director)朱丽叶·斯洛特(Juliet Slot)。

皇家赛马会于1711年由安妮女王(Queen Anne)发起。创建三百年来,一直保留着其传统的三大要素:皇家出席、赛马及盛装社交,其中佩戴礼帽之习俗又是盛装中的重中之重。随着英国政权转入人民手中,皇家赛马会虽仍保留皇家名号,名义上属于女王,但实际经营由 Crown Estate 管理, 其利润上缴国库(Treasure)。所以该赛马会是一个冠以王室名义,但从属于政府的赢利机构。

这天是周四,是传统的 Ladies Day(女士日), 整个赛马节里最重大的项目 Golden Cup (金杯)亦在这天举行。女士们的帽子争奇斗妍,处处皆风景。赛马会把英国人最爱的生活习惯融在了一起:盛装的人们一边赌马,一边饮酒聊天,尽情喧嚣,气氛有如一盛大派对。

原定采访地点在皇家包间(Royal Enclosure)四楼朱丽叶的工作间,因访问完后她需要和客人商谈事务,故临时改在三楼的客人包间。这是一带有厨房的十人包厢,约二十平米大小。窗外便是赛马跑道,另设有观看赛事的阳台。与户外的热闹相比,这里显得非常安静。五位年轻客人均是亚洲面容,经朱丽亚介绍,得知他们均来自香港。

设‘头等舱’、‘商务舱’及‘经济舱’的马会

朱丽叶介绍说:“除了皇家包间名字不变外,今年我们把其他两个场地更名为安妮女王看台(Queen Anne Enclosure,入场费£75起)及温莎看台 (Windsor Enclosure,入场费 £34起) 。今天整个马会共有约六万八千人,明天会有七万一千人。一周总共约三十万人。”皇家包间与安妮女王看台相接,面积并不大。不过我身处之地,看不到温莎看台,估计那里人数最多。

皇家看台是全场的中心,女王与其家人好友均驻于此。其他客人须是会员或是会员的朋友。

由两位有五年皇家包间会员资格以上的会员推荐,可以申请成为会员。该看台设有逾200个看台包厢,规格大小从10人座至80人座不等,收费极为昂贵。

“这里很象飞机里的头等舱?”我问。

朱丽叶坚决反对道:“不,我必须反对这种说法。人们来自于四面八方,我们为所有人而开,并非只为上流社会或是上层阶级。这正是女王陛下想要的。”

她说得没错。任何人都有资格购买温莎看台及安妮女王看台,且票价皆在一百磅以下。温莎看台着衣标准相对简单,可以带一瓶酒、一个折叠椅,还可以自助野餐;而皇家包间则收费相当昂贵且实行会员制。这三种看台位置的区别,用三种不同机舱舱位来形容可能更为恰当。

朱丽叶同意我的比喻:“是的。不同的看台我们提供不同的价位与服务。”

有可能把三个区位合在一起吗?朱丽叶是这么回答的:“我们曾想混在一起,可受到反对。我们亦曾想鼓励客人去其他区域,他们不愿。客人们习惯了自已的区位,不想改变。”

保持三百年传统的原因

自二战后,英国社会平民化速度加速,许多与王室相关的项目都被迫取消,为何皇家赛马会一直广受欢迎,且能保持传统三百年?

朱丽叶回答说:“除了赛马与盛装,人们还期待美食加好酒的氛围。每天下午两点,女王都会来参加王室巡游,这个传统自从她就任女王后就从未改变过。人们期待着见到她。这多少很像是一个人民与王室之间和谐的盛会。”

“保持这种传统难吗?”

“不难。因为人们喜欢并要求盛装,甚至希望着衣标准更严格些。比如说裙子的长度、帽子及头饰的标准等,这些都是重要的细节。”

“可我听说你想改变赛马会的形象?”

“不会有太大改变。主要是继续保持并提高赛马的标准。如果说有任何的改变,那是指提高服务水平与质量,送更多的职员去培训。”

中国马主

朱丽叶说:“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参加赛马会,不单来赌马,而且以马主身份参加赛马。此次共有三个中国(或有中国背景的)马主(或机构)参赛:胡润英国马主会,杰士马主俱乐部(China Horse Club)以及潘苏通(香港商人)。”

我随即与胡润联系,他确认自己与其他八位胡润马主会成员一起,三天前以20万英磅购买了一匹赛马,并将在次日参加皇家赛马会的比赛。

朱丽叶还介绍说:“我们为中国客人特设了专门服务,如中国餐牌,不过看起来他们对英式餐牌和食物更感兴趣。”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