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作品亮相伦敦设计双年展演绎“乌托邦”

首届伦敦设计双年展现场萨默塞特宫(摄影:陈彦安)
Image caption 首届伦敦设计双年展现场萨默塞特宫(摄影:陈彦安)

首届伦敦设计双年展9月7日-27日在伦敦历史悠久的萨默塞特宫举行,主题为“设计乌托邦”,包括中国深圳和台湾在内的37个国家/地区的作品与公众见面。

著名女建筑师安娜贝尔·卡萨尔(Annabel Karim Kassar)为黎巴嫩馆设计的贝鲁特街头市场装置作品赢得本届双年展的大奖。

伦敦设计双年展总监克里斯托弗·特纳博士(Dr Christopher Turner)在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时介绍:“今年是托马斯·摩尔发表《乌托邦》五百周年纪念,这本书长期以来为无数建筑师和设计师们带来灵感”。

“现代派设计师试图创造宏伟的社会蓝图,世界会因设计的力量而得到改善;尽管这些社会蓝图早已不再入时,我们认为也许可以从乌托邦理想中抢救出一些东西—乐观精神、探讨宏大主题的意愿,而不仅是设计沙发和椅子”,他说。

双年展主办方邀请各个国家/地区的官方机构的参与,由这些机构选择设计团队递交申请,再从这些当中选出参展作品。

Image caption 伦敦设计双年展总监特纳博士与获奖的黎巴嫩作品(摄影:子川)

来自中国的“深圳新高度:可见的乌托邦”(DenCity – A Reachable Utopia in Shenzhen)装置作品和台湾的“修龙-台湾文化进化论”空间与短片展示,即Eatopia食物展演设计与空间互动装置作品吸引多方关注。

“深圳新高度:可见的乌托邦”由著名建筑师刘晓都策展。他设计了一个可以容纳5万人居住、生活、休闲的超级巨构建筑体,希望通过高度集约的方式,解决人口密集的超级大型城市面临的能源、环境、时间、空间成本。

在这个装置中,工作与生活趋于高度共享,能源装备高度节约并循环,建筑之外有大片绿地,是这个“可见的乌托邦”的重要特点。

刘晓都介绍,在这种新型密集社区里,交通与能源成本被大幅降低,人与人之间会有更为紧密的关系,更有社区协作精神,社会各个阶层的人都居有所、息有出,并且能形成良好的社会流动性,形成开放的生机系统。

Image caption “深圳新高度:可见的乌托邦”大型装置作品(摄影:子川)

“修龙-台湾文化进化论”中的“修龙”是闽南语“相撞”的谐音。台湾馆的主视觉由小子(Godkidlla)打造,将喷漆线条穿梭于爆炸火花与树木枝桠,组成了一个动感、不稳定又充满可能的世界,比拟台湾目前的状态。

食物设计展演Eatopia紧扣“设计乌托邦” 的主题,策展团队与国际餐饮研发主厨蔡中和设计出5道食物装置:Crossing the Strait/ 跨海爱、Order on the Island/ 新秩序、Liberation/ 破立、Mutualism/ 共生、The Melting Pot/ 和而不同。

这一参演式互动展示试图将族群文化的食材符码与色彩形貌代入食物装置中,譬如利用台湾特产矿石“蛇纹岩”作为底盘装饰与特质菜单。

同时,借鉴来自剧场的灵感,邀请来宾在主持人的故事剧本朗读中体验每一道食物装置,令人从富有情节的互动体验中易于同理台湾当代所面临的文化议题,由此领进策展团队对于「修龙」的核心诉求,即每一次文化的相撞都刺激了新的融合。

策展人之一曾熙凯在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时表示,当一个人在自己的文化环境中时间很久,感受不到自身文化的独特性,所以必须从一个抽离的角度从远处去看。“我来到英国之后才有这样的机会,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历史,发现它有趣的地方和新的可能性。”

Image caption 台湾Eatopia团队成员(左起)专案经理/共同策展人张雅筑、策展人吴雅筑、执行主厨方柏俨、策展人曾熙凯、主办方都市设计学会 cxcity代表苏民。(摄影:陈彦安)

曾熙凯告诉记者,这5道菜讲述的就是台湾的近代史—台湾可以追溯的历史大约也就400年。“我们想展示台湾的历史和文化,但是单纯的展示是不够的,应该很诚实地把自己的问题暴露出来。”

他认为,台湾的族群融合并不是那么的完美,也是因为不完美,才要去谈论。“族群与族群之间,也许在生活层面上已经有同化的感觉,但是向国外的人谈到深层的文化的时候,心里会出现挣扎;到底要如何去定义台湾文化,很多人纠结,也有非常多的相关争论,这其中有政治、文化、历史因素。”

曾熙凯觉得,问题是,大家总是把关注点放在过去—‘我从什么地方来的,必须要保持住那个部分’。“但如果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未来—‘我们可以一起来做什么样的事情’的时候,在未来族群与族群之间有没有可能产生融合,事情就变得非常有趣,就好像中华文化与原住民文化融合起来会产生什么样的新的文化?”

混合文化的下一代再与别的文化融合,也许50年后台湾可以有一些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但其实还是从最根本的几个族群众延伸出来的。策展方希望能够通过展览来鼓励这件事情。

Image caption “修龙”短片聚焦5个台湾族群,图为原住民。

“修龙-台湾文化进化论”的相关短片由新锐导演谢宇恩执导,聚焦包括原住民、闽南、客家等5个族群,利用各种族群间文化符号的对比、形貌的对比、情感的对比、行为的对比建构“修龙”的张力。

谢宇恩对BBC英伦网表示:“想到伦敦,人们可能会想到007,而大家对台湾的想象好像停留在食物和风景上,我希望大家对台湾多一些不同的想象,我们有不同的种族”。

那么,评论界如何看双年展?英国艺术设计双语杂志ART.ZIP主编刘竞晨认为,从理论上讲,提到乌托邦,一般很难想到设计,因为设计讲究的是功能,而乌托邦明显不是一个功能性的主题。

“我们看到的展览摒弃了一些政治因素和人文因素,把大家的想象带到现实中来,展示各个国家/地区不同的设计理念;比如,以色列、北欧国家,都是根据自己的民族背景或当地的事件来创作自己的理想世界。”

Image caption 著名女建筑师安娜贝尔·卡萨尔为黎巴嫩馆设计的贝鲁特街头市场装置作品赢得本届双年展的大奖(摄影:子川)

刘竞晨觉得,以乌托邦为主题的设计展览,非常有英国特色。“而且看到来自台湾和中国深圳的作品,深圳的展品根植于中国的现状,通过设计阐释中国人对乌托邦的幻想,台湾的作品以食物讲述历史文化,两岸作品是为同一个概念做一些反馈,非常难得。”

伦敦设计双年展总监特纳博士在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时说,有各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非常重要,“中国和台湾的作品在这里与其它世界一流的作品竞争,但我认为他们确实可以与之抗衡”。

“我知道台海关系复杂,我也在文化地理方面上了一课,但我希望我们找到一个的可行的方式—乌托邦的主题非常乐观,非常有集体性,我认为,在此类活动中尝试跨越政治分歧是很重要的”,他强调。

特纳博士希望通过双年展告诉观众,设计能够解决宏大问题,能够参与到重要的讨论中,而不仅是最后加上的漂亮装饰,而是能够真切融入到创意的过程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