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中国“香格里拉”带到英国

剧照
Image caption 中国影片《这儿是香格里拉》在伦敦展映。

最近在伦敦一家古香古色的电影院看了本届东方国际电影节展映的中国影片《这儿是香格里拉》,由台湾女导演丁乃筝执导。这部电影的展映也是“中国香格里拉走进英国”文化交流活动的一部分。

电影开始前,挤满了影院的观众还欣赏了来自云南香格里拉地区的民族歌舞表演。这部电影是“中国新电影·云南影响”项目的一部分。

看完电影之后,影片缥缈清新的风格令人印象深刻。因此也对“云南影响”这个电影项目感到好奇。我特别采访了这个项目的策划人和总制片人罗拉女士。她先谈到把《这儿是香格里拉》带到英国展映的初衷。

(罗拉访谈摘录)

罗拉:上个世纪30年代,有一位叫希尔顿( James Hilton)的英国作家写了一本小说《消失的地平线》(Lost Horizon),这本小说于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在西方相当轰动。实际上,他小说里所描述的精神家园香格里拉就是在中国的云南。我们的这部影片《这儿是香格里拉》跟这部小说有些暗合的地方。在目前的世界上也面临一些恐慌和危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否能找到自己内心的精神家园?我们希望让世界看到这样一个宁静安祥的香格里拉,从藏传佛教的角度来讲,也是给人们展示一个和谐的精神家园。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玉川:这部电影似乎给人们展示了一个传说中的“乌托邦”,影片跟现实有多大的差别呢?

罗拉:东西方对“乌托邦”有不同的界定,但是都有精神家园的概念。在我们这部影片中呈现的所有的景色都是实景,只不过在创作中使影片带上一种超现实的魔幻色彩。这是一个艺术创作问题。其他方面,包括藏区,藏民同汉人的关系等,都是非常真实的。

玉川:“中国新电影·云南影响”是个什么项目呢?我看到有报道说,这是配合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而出现的一个电影项目,是这样吗?

罗拉:这是别人给我们的一个评价。最早操作这个项目时,是看到中国电影产业非常蓬勃,是世界上电影产业增量巨大的一个空间。这个项目主要就是想让一批有才华的年轻女导演理性而科学地进入这个产业。其次是想打造一些类型片。这十位女导演身份不同,有诗人、音乐人、艺术家、戏剧演员等,她们导演的影片一定风格多样,呈现不同色彩。第三是云南是很多中国人和外国游客都很喜欢的很美的地方,我们也希望拍摄十部有关云南不同地区的影片,帮助云南带来一个整体的地区品牌形象。

玉川:那这么说,这是不是一个半官方的旅游文化项目呢?

罗拉:可以这样理解,但是我们的整体操作都是按电影产业来操作的,包括投融资、回收、参加电影节系统,以及发行,都是按电影产业来做的。当然云南省给我们很大的支持,包括协调不同地区,也给我们拍片提供很多方便。

Image caption 罗拉希望“云南影响”电影项目展示给人们云南的美景和纯朴民风。

玉川:我看到对你的介绍中说,“运用品牌化概念对电影进行整体包装和行销”,这是不是把电影艺术完全按照商品来运作?

罗拉:是这样。这是没有办法选择的选择。因为作为青年导演他们无法单打独斗,刚出道拍片想要自己投融资是难度非常大的事。把他们集中在一起做,就会产生集群效应,把他们作为一个整体品牌包装,在宣传成本上也会降低,在运作上也会增加世人对这个项目的关注度。这跟某个商品一样,都需要包装,需要商业运作。

玉川:既命题拍片,又像商业品牌一样运作,在艺术创作方面是否会因此而受到限制和影响呢?

罗拉:不会有限制。对云南来讲,我们是相互给与的关系,他们对我们拍片没有任何限制。而电影局方面,因为现在电影产业状况非常好,他们对拍片也很支持。从事实来看,我们的电影在世界上50多个国家和地区放映,还在不少电影节上获奖。世界观众从不同角度对我们的影片给予肯定,我想,这种肯定不是没有理由的。

玉川:把影片带到英国展映,你们有什么样的期盼呢?

罗拉:我们觉得电影这种介质可以最快的速度与人沟通。随着世界全球化的政治和经济趋势,文化也应该有一个全球化的思维。英国是一个文化产业非常有优势的国家,我们希望一方面把中国文化带到英国来,另方面也能吸取英伦文化精华,包括英国的经验、创意性、新媒体、新技术,也包括纯电影产业的非常条理化的系统。中国的电影产业正处于一个交接点,有巨大的空间和增量,但是有很多东西尚有待细化。这对我们来讲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能对整个世界来讲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比如说,如果英国有人或机构愿意到中国去合作拍片,前景应该是很不错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