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FTA红毯追星记

红地毯
Image caption 我来得早,BAFTA会场外面已经准备就绪。

2月21日,一年一度的BAFTA(英国影视艺术学院奖,又称英国奥斯卡)如期在伦敦举行颁奖典礼。下午,我穿过Chinatown和Charing Cross Road,来到Covent Garden附近的Royal Opera House(英国皇家歌剧院),却被告知,这里为了安全,早已封路。

失望之余,正要离去,又得知可以去领序号排队,站在红地毯两侧的public area,充当一枚忠实的粉丝。

此时不排,更待何时!追星行动在我的唐突决定中,正式开始。

无心插柳

由于是“新手上路”,对路况、路标都十分没有经验。不知道在哪里站着看的最清楚,拍的最舒服。

可正是这样,我随波逐流,晕头晕脑,竟被汹涌、狂热的人潮,挤到了媒体VIP区!

Image caption 我竟然挤到了BAFTA红地毯的第一排!

一旦占领了地理位置的优势,我随意怠惰的路人心态一下子虔诚了起来。感觉仿佛如果我拍不到几张好照片,找不到合适的角度,就辜负了已移动不了的,双脚下的巴掌之地似的。

虽然头顶各式专业摄像机已经闪成一片……

影后留念

等我头脑真正清醒的时候,手里紧攥着的笔记本上已经落下了好几位大明星的笔迹。其中包括,在几个小时之后,获得2010年BAFTA最佳女主角的——参演获奖电影《成长教育》(An Education)的影后凯芮·穆里根(Carey Mulligan)!!

我还记得,当时我正晕头转向,她如仙女一般从红地毯中央飘来,黑白夹色的长裙熠熠生辉,整个人光芒四射,明艳动人。

Image caption 凯芮·穆里根如仙女一般从红地毯中央飘来。

在她拿起我不断颤抖的手中的签字笔写下她的名字的时候,我不禁脱口而出:

“Carey,你好美!祝你今晚好运!”

她甜美地笑道:“谢谢哦!我也很冷!”

不一会儿,仙女又飘走了。

红毯一瞥

红毯上,《无耻混蛋》(Inglorious Basterds)的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阿凡达》(Avatar)的导演—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法兰西小精灵—奥黛丽·塔图(Audrey Tautou)一一走过。

威廉王子的驾到更是为红地毯增添了不少惊喜。他今晚代表女王,在颁奖典礼的最终一环节把The BAFTA Fellowship(BAFTA荣誉会员)这一光荣称号,颁发给为世界电影做出毕生贡献的英国电影艺术家瓦妮莎·雷德格瑞夫(Vanessa Redgrave)。

当然,呼声最高,尖叫最响的,还是近年来大热的《暮光之城》(Twilight)和《新月》(New Moon)的一席主创和主演了。罗伯特·帕丁森(Robert Pattinson)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Kristen Stewart)每每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出现,都是一股狂潮。

我旁边的一位举话筒的沉默女记者大概见惯了这阵仗,小声嘀咕道:每次都是这样啊!再喊,连苏格兰都要听到了!

世纪惊艳

Image caption BAFTA最佳女主角凯芮·穆里根在红地毯上给我签名。

全场佳丽如云,令人目不暇接,然而最让全场惊艳的,最让我感到温暖的,还是凯特·温丝莱特(Kate Winslet)。

12年前,已静置了1000个日夜的80页《阿凡达》剧本草稿早已写好,可能用到的无数个特效技术也已列出,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还在詹姆斯·卡梅隆的另一部跨世纪巨作上,全世界的喜怒哀乐,都凝聚在有她在的,那艘乘风破浪的巨轮中(The Titanic)。

12年后,她的人生巨变,事业巨变。可在我们眼中,她丝毫未变。

一样的笑靥,一样的妆容,一样的优雅,一样的英伦。

难忘总结

盛况落幕后,激动之余,打给好友。在英国另一个城市念书的她声音里充满艳羡:你呀,今天是把这辈子想见没见着的明星,差不多全见了吧!

是啊,差不多差不多!我满足地感谢她,道出了我的心声。其实今天触动我最深的,是英国人对于电影艺术的热忱,对于表演事业的理解,和对于电影人的尊重。

遗憾不能说没有,米基·洛克(Mickey Rourke)大叔一直没给我们正脸,克里斯汀只是回眸给了我们一个幽怨又凄美的笑容,更悲愤的是:罗伯特·帕丁森正要给我签名,却被别人拽走了,他转过来,还说了声:“I am sorry!”真是断肠之痛!

最后,如果把今天的难忘经历总结成一句感慨,那就是——追星是个建筑在脑力之上的体力活;不养精蓄锐,不深思熟虑,不持之以恒,是很难达到最终目标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