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音乐盛宴的联想

逍遥音乐会剧场

今年夏季逍遥音乐会的第二场是台重头戏,创造了在音乐会舞台上演歌剧的空前纪录。德国作曲家瓦格纳的三幕歌剧《纽伦堡的名歌手》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隆重推出,盛况空前。愿以行业中人之笔纪录感受,与各界朋友分享。

七月十七日是星期六,幸运的歌剧发烧友们花费了十几个小时享用这席音乐盛宴。夏季的伦敦天空晴朗、气温宜人,可今天的经历却把内心的温度推向沸点,犹如盛夏高温,却有汽水刨冰解渴,真是过瘾一大把!

音乐盛宴

暑假初始,周末却不能贪睡,上午十一点就在音乐厅对面的母校聚齐。南肯辛顿驸马大道上维多利亚式的皇家音乐学院古色古香,平素此时相对静谧的场地,今天却人头攒动,专门配合演出的歌剧普及活动竟然座无虚席。由专家介绍剧情,宣讲瓦格纳的讲座,以及和即将登台的歌剧演员一起清唱这出歌剧选段的非正式音乐会紧锣密鼓地进行。台上引人入胜、妙趣横生,台下反馈火爆、发烧互动;英国的古典音乐观众,层次的确不同寻常。

下午四点开始,在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舞台上,亨利·伍德爵士的半身雕像见证了这出歌剧舞台的盛会拉开帷幕。瓦格纳的马拉松式的沉重歌剧历时六个小时,满场的观众却兴致未尽 !正是歌手演得尽职、天衣无缝,观众听得用心、大饱耳福。散场后走出热气腾腾的观众席,驻足伦敦街头、眺望星斗满天,真是感慨不已。

瓦格纳的三幕歌剧《纽伦堡的名歌手》完成于1867年,是作曲家继著名的《唐豪瑟》之后的另一力作。他亲自创作剧本,从十六世纪德国纽伦堡的一个民间故事取材。它在瓦格纳的歌剧创作中地位特殊,是歌剧史上的名篇。君不知断断续续,作品创作时间长达二十三年之久!作品塑造的音乐形象恢弘宽广,为后人留下了脍炙人口的曲调。

Image caption 布林·特佛尔雄踞男中音头把交椅。

剧情是讲述青年武士瓦尔特与金饰匠的女儿爱娃相爱,因金饰匠宣布女儿只能嫁给音乐节歌咏比赛的获胜者,小伙子于是在鞋匠汉斯·萨科斯的帮助下,战胜情敌、最终赢得新娘。这部作品在当时属于非常前卫的现实主义杰作,体现了对真诚纯朴艺术的追求和热爱。希腊式的喜剧时而滑稽,常常令人忍俊不禁。

歌剧红星

歌剧走出正统常规的大剧院,在音乐厅上演、面对普罗大众,包括近距离一千多站立的观众,不啻为新的尝试。如此经典的名作,在如此巨大的厅堂上演,实为空前挑战。罗萨·科尼克斯执棒指挥阵容强大的威尔士国立歌剧院,果然不负众望。

这场演出的主角之一是威尔士男中音歌唱家布林·特佛尔,是现代英国歌剧界红星。他体魄伟岸、年富力强,时下雄踞男中音头把交椅。去年他自称要急流勇退、在声音辉煌时退休,看来是卖关子作秀。我特别喜欢他的声音,也关注着他的事业发展,这里边有两个特殊的原因:

1986年我在英格兰格里姆斯比国际歌唱家比赛第三届获一等奖后,被伦敦三所音乐学院授予研究生奖学金,当年同时得奖的已故女高音特里西·查德维尔带我去见格里姆斯比大赛首届的二等奖得主、皇家音乐学院声乐系主任马克·维尔德曼教授,他们同时推荐我去位于伦敦城的市政厅音乐学院求师鲁道夫·皮尔内,而这位德国声乐教授正是后来布林·特佛尔的导师。但最终我却师从维也纳音乐学院出身的英国声乐教授诺尔曼·贝利博士,也是擅长瓦格纳歌剧的专家,这是后话。而特佛尔挚爱瓦格纳的剧目,却也是受了真传,此为其一。

再者,特佛尔初露头角的1989年卡迪夫世界歌手大赛,我有幸身临其境。当年,他不仅得了德国艺术歌曲演唱奖,还荣获大赛银奖。那次决赛太过瘾了,可以说在声乐赛事历史上绝无仅有:来自前苏联和威尔士的两个男中音竟然擂台比武、一决雌雄。特佛尔分庭抗礼、屈居第二,却和当时前苏联的选手德米特里·伏罗斯托夫斯基一同发迹,分别成为西方歌剧舞台上的超级明星。

Image caption 作者1986年在英国格里姆斯比国际歌唱家比赛获奖情景。

威尔士国立歌剧院在英国的主要歌剧院中名列前茅,多年来我看过的每部作品几乎都处理的别具一格,这次在逍遥音乐会的表演也不例外。不仅个个角儿表现精彩,有声有色有戏,庞大的交响乐团和合唱队亦配合默契,音响灿烂辉煌。尤其是合唱团全部背谱、训练有素,吾等年过半百、记忆渐减,更加叹为观止、自愧弗如。却恨不得时光倒流,也蹦到台上去过把瘾!

迎着仲夏之夜的习习微风,随着身边兴高采烈的观众人群,漫步到海德公园角,算是近期每日必做的锻炼了。夜伦敦灯火栅栏,仰首望星光灿烂,不禁感慨万分:每年一度,有幸在BBC夏季逍遥音乐会期间欣赏世界上最灿烂明星的古典音乐,是多大的福分和造化!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