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装周“再造成为全球第一”

伦敦时装周

刚结束的伦敦时装周以“全球第一”的身份在六天内上演66场秀,海外买家、Lily Allen、首相夫人当义工、华人设计师是本届时装周的关键词。

“热闹多了!”是第三次参展伦敦时装周的中国设计师杜旸最直接的印象。在为期六天的时间里,包括Burberry、马修·威廉姆森(Matthew Williamson)、奥兹华波藤(Ozwald Boateng)等等在内的主流一线品牌展示了66场秀。

英国时装协会主席提尔曼(Harold Tillman)在启动仪式上称,过去两年中,英国时装周已“再造成为全球第一”!

史上最大

英国时装协会同时证实,今年的伦敦时装周无论在海外买家,或报道媒体的数量上都是“史上最大”。

和很多在泰晤士河畔的白棚子里参展的年轻设计师一样,大连出生、已经在欧洲时装界小有名气的杜旸显然有备而来,她说:“要见更多的买家,为自己的东西扩展销路”。更多买家扫货,让已经拿到包括意大利、香港的预定订单、并在和伦敦著名百货Selfridges商讨圣诞销售的杜旸感觉“前途光明”。

英国歌坛颇有名气的个性艺人Lily Allen转投开自己品牌的时装店,和自己的姐姐莎拉(Sarah Allen)时装周伊始,在伦敦城中心的小店正式开张。

姐妹俩的品牌Lucy In Disguise(乔装的鲁西)为时下时装周的掀起的“复古风潮”再添一波。尽管街面上现在充斥着源于50年代的服饰,本届时装周预测,明年的主题将完全属于70年代。

中国元素

时装表演中多了几个中国设计师的名字,这些表象不能说明伦敦时装周给华人设计师所提供的机遇和舞台。杜旸对伦敦时装周的理解更多是“做自己”、和“对设计师作品的尊重”。她表示质地和做工的精细,让她的设计不仅是“设计品”,也是“艺术品”。

Image caption 中国设计师杜旸在本届时装周颇有收获

“中国元素是表面符号,”杜旸认为,“能作为展现中国文化底蕴的中国人”是“深层次的问题”。她回忆到中国讲座时,年轻同行更关心她如何得到欧洲时装界承认的“结果”,而不是“制作中最宝贵的过程”。她直白地说,对自己如何被业界承认,“可能根本没有答案”。

与此同时,被光鲜亮丽衬托下的伦敦时装周也隐藏着“落俗”的危险。很多参展的年轻设计师都表达了相同的看法:伦敦时装周的活力在于没有限定,可以包容任何设计师的个性作品。

本届伦敦时装周期间,包括皮路托(Peter Pilotto)、凯因(Christopher Kane)和史沃波(Marios Schwab)等等在内的一批伦敦本地设计师提醒,伦敦时装周有可能陷入“纽约式”大服装公司、无聊无味秀的危险。

名模摩丝(Kate Moss)更指出,时装周应该始终关注“时装”,不要让太多的爬梯(party)气氛搅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