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旅英吉他演奏家杨雪霏

杨雪霏
Image caption 百代唱片年末发行杨雪霏最新专辑《罗德里戈》。(摄影:Wai Tong Kwang)

年末在百代唱片(EMI)发行新专辑《罗德里戈》,让年轻的旅英吉他演奏家杨雪霏兴奋不已。她肯定表示,英国对于她的演奏职业生涯“影响太大了”。

BBC英伦网连线亚洲、美国巡演中的杨雪霏,刚刚从华盛顿抵达纽约的这位年轻的演奏家坦言,她“很享受(档期繁重)的演出”。她和十年前的自己做对比说,“十年前可能在台上还会紧张…但是现在是真正特别地享受”。

年龄的增长、人生和演奏经历的丰富,让这位还是世界古典吉他乐坛“小字辈”的演奏家变得成熟。同时她赶紧补充道:“我还没有到我的最高点!”尽管杨雪霏说,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演奏水平)的顶点”,但是她透露说,有些华盛顿的观众已经听出了她和半年前造访时演奏水平的不同。

杨雪霏说:“我的目标就是把我的天赋发挥到最好。”她笑着说,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一刻什么时候到。

新专辑《罗德里戈》

在美国演出过程中的签售会上拿到最新专辑,让这位中国女孩“特别兴奋”,并说“这是一张等了两年的新专辑”。

尽管这张由百代唱片“坚持命名”叫《罗德里戈》的新专辑,收录了杨雪霏和巴塞罗那交响乐团合作的罗德里戈的经典作品《阿兰胡艾斯协奏曲》,但是杨雪霏透露说,其实这张专辑真正的“亮点”,是她演奏被改编成协奏曲的阿尔贝尼斯(Albéniz)的作品。

曾经和国际众多知名乐团合作过《阿兰胡艾斯协奏曲》,让杨雪霏感觉可以很游刃有余地把自己的风格成熟地展现出来。关注西班牙作曲家阿尔贝尼斯、为古典吉他添加新的协奏曲,似乎才是这位女生在新专辑里真正传递的“信息”。

为杨雪霏实现这份音乐理想、假想西班牙钢琴作曲家阿尔贝尼斯把自己的钢琴作品改编为吉他协奏曲的,是来自和这位中国女生多次合作的英国作曲家高斯(Stephen Goss)。

杨雪霏说,这次尝试阿尔贝尼斯的协奏曲“效果非常好”,但是轻松地笑着说,“不知道能不能经受起时间的考验”。

相比在现场面对观众萌发的情感诠释,杨雪霏承认“录音有时是一种遗憾”。她评价自己的这张最新大牒时,说“是现在自己水平的最好发挥”。

改编·流行歌

杨雪霏在肯定表示“改编对于吉他演奏家很重要”之后,强调古典吉他“需要原创作品”。她说,这同时是她在这张新专辑中的又一次新尝试。

杨雪霏说,华裔作曲家陈建台已经在为她创作原创作品,就是因为“总希望和中国作曲家合作”。

杨雪霏表示,发展成熟的欧洲音乐似乎还有“看不起亚非音乐”偏见。她笑着说,欧洲音乐界对中国音乐不感兴趣让她感觉“很不公平”。作为中国音乐家,她担负着向全世界推广中国音乐的使命,而且“吉他也很适合弹中国音乐”。

曾经把《999朵玫瑰》、《我的野蛮女友》主题歌改编成吉他曲的杨雪霏,觉得古典音乐家“没有必要看不起流行音乐”。她举例甲壳虫乐队的音乐“就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就会很伟大”。

她直白地表示,她希望把音乐分为“好与不好”,“而不是古典音乐就高高在上,流行音乐就不好”。

杨雪霏说,用古典吉他弹流行音乐能吸引年轻观众,“何乐而不为”?

英国

杨雪霏肯定地说,英国在她的职业成长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这位年轻的古典吉他演奏家概括说,她在中国“学到了技巧”,而在英国“学到了音乐”。她说当年她选择伦敦来深造,就是因为“(伦敦)整个的气氛”。

作为全世界文化、音乐中心之一的伦敦,杨雪霏说来伦敦,让她在“大的艺术环境中受到熏陶”,而不是“到一个地方学弹吉他”。

杨雪霏说到在英国的十年有些不能言表。她说,英国音乐、艺术的氛围和欧洲文化,给她“很大的启发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