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德玩意儿被“中情局用于实战”

邦德
Image caption 邦德影片里的这部装满“玩意儿”的车令每位真正的谍报人员艳羡。

英国华威大学研究发现,美国中情局在谍报实战中,曾尽力模仿很多“007”影片里主角邦德使用过的“玩意儿”。

专注于美国国家安全研究的莫蓝教授(Prof Christopher Moran),正潜心研究美国中情局局长和“邦德”小说作者弗莱明(Ian Fleming)之间的私交。

他说,当时中情局局长杜勒斯(Allen Dulles)对这部系列小说里的主人公“邦德”甚是痴迷。

莫蓝教授表示,他发现“在中情局和邦德小说之间存在惊人的双向互动”。

通过对五十年代曾担任中情局局长的杜勒斯已被解密的书信和笔记的研究,莫蓝教授注意到,曾经在冷战时期从事专业谍报工作的特工们,是如此期望自己能像“007”小说中的邦德一样,能凭借装备精良的“玩意儿”得手。

“毒”鞋

时任中情局局长的杜勒斯曾在五十年代末与作家弗莱明首次见面。莫蓝教授表示,那次会面中谈到的种种想法,让中情局希望能亲自实验“邦德式的”高科技。同时,身为“007”系列小说作者的弗莱明,也同意在后续的小说里多夸夸中情局。

莫蓝教授说:“在和弗拉明会面后,杜勒斯迫不及待地要求中情局的技术人员们做这个、做那个。”

他说:“很显然,杜勒斯被‘邦德’小说中的高科技和创造出来的‘玩意儿’给迷住了。”

此后的一些案例中,似乎中情局真的借用了“邦德”影片里的情节。

莫蓝教授指出,杜勒斯的笔记显示,这位当时的中情局局长曾建议使用鞋尖装有蘸过毒汁匕首的鞋。而这正是“邦德”影片《来自俄罗斯的爱情》(From Russia With Love were)里“坏蛋”使用的伎俩。

然而,有些模仿“邦德”影片的做法并未成功。

莫蓝教授说,当时中情局也想创造出影片《金手指》(Goldfinger)里面飙车时使用的技术。在那部“007”影片里,“邦德”通过定位装置来追逐“坏蛋”的车。

莫蓝教授说:“中情局当时很迫切地希望也能造出那么个定位装置,但是就是弄不成。一旦车辆进入城市或居民区时,那个装置就不好使了。”

他认为,模仿“007”影片使用过的“玩意儿”给中情局的活动带来长期影响。

他说,在此之后,更多美国谍报机关开始“疯狂地”实验“007”影片中的特工手段。

这其中就包括中情局在六十年代,为削弱古巴领袖卡斯特罗所采用的“更有剧场效果”尝试。

不过,莫蓝教授承认,他确实无法证实这些手段与“007”影片有直接联系。但“这些巧合的事儿就那么发生了”。

公关

同时,莫蓝教授还发现,时任中情局局长的杜勒斯也对弗莱明如何描写美国谍报机关产生影响。

此前的“邦德”系列小说对中情局的间谍们很不屑一顾,但杜勒斯利用他本人和弗莱明的私交,在后来“邦德”小说里大大提升了中情局的正面形象。

他说:“杜勒斯把小说当成了公关手段,他极力希望能把中情局装扮成一副很干净的形象。”

莫蓝教授说:“杜勒斯依靠弗莱明这个哥们儿这么干了一两次,这种通过小说‘洗白’中情局的事儿肯定有。这期间,小说里中情局的形象大为改观,变得更正面了。”

他举例说,在“007”影片《霹雳弹》(Thunderball)里,邦德的上司“M”“就富有激情地讲述,中情局是如何忘我地为自由世界而战”。

杜勒斯本人的名字也在后来的几部“邦德”小说中提及,莫蓝教授把它称之为“惺惺相惜”。

莫蓝教授还发现,冷战期间“邦德”系列小说还让前苏联的克格勃“心向往之”。

在克格勃的眼里,“邦德”就是西方敌人的典型,他们还掏钱出版了一部保加利亚小说。在那部小说里,“邦德”反倒成了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并最终被一名东欧大英雄给宰了。

莫蓝教授同时认为,“邦德”和他的那些“神奇玩意儿”也给英国自己的谍报机关很大影响。

他说:“这个问题很有意思,‘邦德’快成了谍报的代名词了。至少用‘邦德’的形象招募的话,效果会不错。”

莫蓝教授说:“‘邦德’也同时狠狠地误导了超多谍报人员。他的那种不切合实际的狂言,让真正从事谍报工作的特工们也出现幻觉。毕竟,干掉敌人所花费的功夫,肯定比电影的两个小时要长得多。”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