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被骂“挑逗” 画家功成名就

维特里阿诺
Image caption 维特里阿诺称,作品受到欢迎“何罪之有”。

作品被业界不齿、并广泛评价为“富有性暗示”的苏格兰著名画家维特里阿诺(Jack Vettriano)的经典名作,日前在格拉斯哥展出。维特里阿诺指责苏格兰艺术界“其实根本没把性当做回事”。

此次在格拉斯哥凯尔文格罗夫美术博物馆(Kelvingrove Art Gallery and Museum)举办的“维特里阿诺作品展”共展出100副这位苏格兰著名画家的名作。并且,大多数展出的作品都来自于私人收藏。

虽然维特里阿诺堪称当今世界最受欢迎、和最成功的画家之一,但他的作品却常年保守业界非议,被说成是“极具软色情之能事”。

不过,维特里阿诺的大作总能卖出大价钱,他的作品也在数量巨大的美术印刷品和明信片上频频出现,他本人也被称作是美术界的“充满争议的杰夫里-阿彻勒”(Jeffrey Archer of the art world)。

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现代艺术作品的前任负责人称维特里阿诺是个“漠不关心的画家”,之所以受欢迎完全靠的是“廉价、商业性的复制”。另外一位在苏格兰艺术界的领军人物则称维特里阿诺“根本不是在画画,而是注入挑逗的颜色”。

此次,维特里阿诺希望他的《作品回顾展》能为他“洗刷罪名”,并让艺术界的某些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位自学成才的画家说:“很遗憾,苏格兰主流艺术界的某些人总以为我不值一提。”

他觉得,此次他的作品回顾展能在由格拉斯哥市政府管辖的凯尔文格罗夫美术馆,而不是在苏格兰国家美术馆把持的美术馆里展出,让他“感到舒坦”。

他说,他早就是格拉斯哥美术馆的“粉丝”,并由此致力于从事美术创作。

维特里阿诺说:“我曾在八十年代末在格拉斯哥工作过两年。那时候领导管得很松,所以我经常溜出来去凯尔文格罗夫美术馆。”

他说:“就在那个时候,我萌发出来一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靠画画谋生。在当时,那绝对是个疯狂的想法。”

维特里阿诺释然地说:“现在我又回到这个起点了。”

他称赞这座曾经举办歌星凯莉米诺演出服展、和“神秘博士”纪念品展的凯尔文格罗夫美术馆“接地气”。

从苏格兰煤矿小镇麦提尔(Methil)长大的维特里阿诺同时对苏格兰老百姓表示感谢。他说,尽管他“移居到伦敦”,但是还是得到苏格兰大众的普遍支持。

Image caption 《唱歌的管家》是维特里阿诺的代表作之一。

维特里阿诺的作品《唱歌的管家》(Singing Butler (1992))被广泛印制成招贴画、名信片和贺卡,并为他带来数以万计的版费收入。他坦言,能这么受欢迎,“有何不妥呢”?

他说:“我不认同某些人说的,受欢迎就意味着作品是垃圾。”

他说:“要是有什么东西特受欢迎的话,你最好相信这个东西一定有独到的地方。”

当维特里阿诺谈及业界攻击他的作品“色情”时,他表示,他喜欢在自己的作品里检验“性爱的力量”,并探寻人们为偷情而编制谎言,欺骗、背叛自己“另一半”的根由。

他说:“为此,我忍受着、并将继续忍受着来自业界的非议。他们其实根本没把性当做回事。”

维特里阿诺说:“他们就认为有关性的题材都不是真正的艺术,但我不这么看。我会坚守这一信条,直到我离开人世。”

他补充说:“说到性,就算是美国总统也难逃宿命。克林顿当总统那时,就对他偷情的事儿信誓旦旦地百般否认,直到被识破的那一天。这就是性爱的力量,我是绝不会脱离检验这种力量的。”

这位著名画家同时辩驳说,外界说他只画“漂亮的画儿”的说法也毫无根据。

他说,他的作品描述的就是他的生活轨迹,而他“曾经历生活的黑暗,并遇见过见不得阳光的人”。

但维特里阿诺并不否认他“借用”别人的灵感。他辩解说,毕加索也这么干。

针对业界说他“保量不保质”的指责,他说,这完全是出于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人看到的热望。

他说:“如果20年前有人跟我说,你将来会在美术馆有自己的作品回顾展的话,我肯定把工作室里的作品砍掉一半。”

Image caption 《周末之夜》被业界诟病“有性暗示”。

他说:“我画画的初衷就是想表达我真实的生活,我选择要从事的事业。”

他说,他自己没怎么给作品留底,甚至都没照张相存档。

此次作品回顾展上展出的作品,大多来自私人收藏,就连维特里阿诺自己都多年未见。他透露说,在看到多年前创作的作品时,他“有股子冲动,想要回到从前,把作品更好地完成。”

他坦言,很多早年作品“在技术上缺乏完美”。

他说:“我确实对这次展出的早期作品有些担心,我担心人们在看到这些作品时,会说我不会画画。”

他说:“真要有人这么说的话,他们就算是说对了,那时候我确实算不上会画画。”

但维特里阿诺又反问了一句:“如果作品回顾不是展示我这20年来的发展进程的话,那还叫做回顾吗?”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