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台湾电影《超级大国民》导演万仁

  • 2014年 7月 31日
 台湾导演万仁
Image caption 台湾导演万仁做客BBC总部

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出席影片放映并与现场观众交流的台湾资深导演万仁接受BBC英伦网专访,谈台湾电影审查制度以及对两岸问题的看法。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在“光点计划”之下举办“台湾光点·电影放送”活动,邀请万仁出席其电影《超级大国民》、《傀儡人生》的放映和问答活动。

台湾驻英代表处文化组杨希文介绍,“光点计划”由润泰集团总裁尹衍梁先生捐助400万美元启动,面向世界各地的文化机构和高校征集与台湾有关的文化活动提案。

据了解,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是第一家签约参与这一计划的英国高校,而爱丁堡大学此前举办过与台湾文化有关的研讨会和视觉艺术展览。

此次万仁获邀参加的活动主题是透过电影来认识台湾,结合SOAS批判性探讨的专长,通过放映万仁的电影让英国学术界增加对台湾政治状况的了解。

沉重议题

资深导演万仁是1980年代台湾“新电影”浪潮的重要人物,与侯孝贤、曾壮祥导演合作的分段式电影《儿子的大玩偶》开创了这一运动的先河。

万仁的电影常常关注与批判台湾社会现象,“超级系列”,即《超级市民》、《超级大国民》、《超级公民》是他的代表作。

台湾解严后,万仁1996年的《超级大国民》以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影响为主轴,讲述在那个时代参与政治读书会而被判无期徒刑的老人许毅生内疚于自己当年出卖好友,害其被枪决,出狱后探访难友的沉重心路历程。

万仁对BBC中文网表示,《超级大国民》本来想沿用讲述台北社会边缘人的《超级市民》那样的反讽手法,但是做了大量田野调查之后发现不行。

“因为这个议题已经牵涉到太多人—男主角入狱后离婚,导致太太自杀,给女儿带来深刻心理阴影,全家的心情一定要以后来选用的方式才能很好地展现出来”,他说。

据了解,题材触及台湾社会禁忌的《超级大国民》曾经在柏林电影节上映,也曾在法国、意大利、瑞士等国放映,此次是首次来到英国放映。

电检制度

“超级系列”中的第一部影片《超级市民》1985年曾经在伦敦电影节展映,但当时万仁本人未能亲自出席。

万仁回忆,1980年代,台湾电影没有分级制度,电检制度(电影审查)非常严厉,动辄被施以禁演或大量剪的待遇。“这部片送到伦敦的时候没想到又被当局追回去,再剪辑16个地方才允许出国。”

“我当时觉得再剪下去这部片子就没救,所以电影公司做了一个补救,由英国影评人整理之后,把比较完整的版本带到伦敦展映”,他表示。

万仁透露,他执导的《儿子的大玩偶》中“苹果的滋味”被要求的剪辑力度反而没有那么大,却在台湾舆论界引发所谓“削苹果运动”这样的轩然大波。

万仁认为,那个时代言论不自由阻碍了太多国家的发展,人民与政府之间有信任危机,而这些都是如今的台湾可以借鉴的。

“虽然如今台湾早已解严,政治生态有很大进步,但是历史往往会重演,在政治制度没有很完整之前仍然会一直出现很多问题。”

万仁强调,白色恐怖时代过去之后,台湾面临贪污腐败和政府有多少施政能力的问题,以及蓝绿冲突—生长在同一个地方的两派人的对立。

蓝绿冲突

万仁表示,如今的台湾,人民的言论、意向、期待都不同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蓝绿之争。

万仁即将于今年11月在台湾上映的新片《车拼》以一个台湾女孩与大陆男孩的恋情为主轴,通过展现两岸青年的交往,用反讽的方式探讨彼此在价值观与文化上的冲突与融合。

他告诉记者,“车拼”就是火拼的意思,意指红色和绿色之间的矛盾,“两岸问题需要好好探讨,对谈非常重要”。

“我的电影就好像设一个交流平台—爱情是超越任何界线的,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两家人隐喻两岸政权,其中有很多启示。”

万仁认为,尽管现在的台海两岸电影业很难分家,但是却极少有影片真正去探讨两岸的话题,大家都在躲闪。

他透露,《车拼》之后想拍摄以二二八事件为背景的爱情电影,因为“这个事件影响太大,很多老一代台湾人的内心还是有一些白色恐怖的影子”。

“新电影”

作为1980年代台湾“新电影”的重要导演之一,万仁表示,这一潮流的出现其实是一种偶然,严格来说不能说是一场电影运动。

他引述已故“新电影”运动的主要推动者、中央电影公司总经理明骥先生表示,那时候刚好琼瑶式电影没落了,功夫片没落了,爱国片也没落,观众不知道看什么的时候,刚好有一个从本土出发的切入点。

在万仁看来,台湾“新电影”展现的是1960、70年代台湾—应该拍却没有拍的电影,所以很多人在拍自己的童年。

“我和侯孝贤、杨德昌等导演年龄相仿、成长背景也相似,对本土社会和电影美学的看法相同,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新电影”,他说。

万仁坦言,没想到“新电影”的影响这么大,尽管票房仍不是主流,但在一定时期内占据了媒体舆论的主流。“但是新电影走下坡路也是意料之中的,因为台湾观众的口味常常大起大落。 ”

最近几年,因为魏德圣导演的《海角七号》取得空前票房成功,带动了一系列本土题材的台湾电影的崛起。

万仁的隐忧是,台湾电影本土化的潮流继续发展下去,要警惕流于低俗的趋势,进而令观众排斥。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