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丁堡边缘艺术节:台湾原生态风格亮相

  • 2014年 8月 20日
冉而山剧团的《弥莎‧礼信》受到英国戏剧届人士的好评(图片提供:冉而山剧团)
冉而山剧团的《弥莎‧礼信》受到英国戏剧届人士的好评(图片提供:冉而山剧团)

每年8月举行的爱丁堡边缘艺术节(艺穗节,The 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吸引全球无数艺术家和世界各地观众。

记者看到,爱丁堡市中心皇家大道(Roya Mile)每天从早上开始直到深夜都人头攒动,一些剧目在户外表演片段,派发传单,宣传推广。

在今年边缘艺术节上演的3000多个戏中,除了中国大陆的“China Young”演出季之外,还首次出现了以台湾季的形式集体亮相的5个台湾剧目。

这5个戏分别为《孩子磁场‧箱子》、《舞琉璃》、《红蛋》、《台湾印记》、《弥莎‧礼信》,有舞蹈、肢体戏剧,也有音乐剧目。

驻英国台北代表处文化组组长王更陵在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时介绍,以往台湾的表演团队或个人表演者都是自行报名参加,再向文化部申请部分补助,通常演出期间较短、场地较一般、能见度不高。

台湾文化部意识到,在爱丁堡边缘艺术节上表演的节目种类与场次繁多,观众的选择太多,需要专业行销与策略方能有效参与,所以自2012年于英国成立文化组以来,即积极研议规划如何协助台湾表演艺术团队,以更有整体策略及更具规模的方式在爱丁堡展露头角,终于在今年推出台湾季。

王更陵表示,这5个戏的共同特点是充份展现台湾文化兼容并蓄的多元性与包容性,得以跨越语言的障碍,让东西方观众都能从他们的表演当中找到共鸣。

“希望能透过爱丁堡艺穗节的展演平台走向国际舞台,以持续扶植台湾中小型表演艺术团队与拓展台湾表演艺术的国际空间”,他说。

原乡风格

台南十鼓击乐团除了在剧场演出《台湾印记》,还在爱丁堡市中心国家画廊门前广场举办两场免费演出。BBC英伦网记者在现场看到当地观众被精彩的鼓乐所吸引,有些人在演出结束后仍不愿离去。

台南十鼓击乐团团长谢十对记者表示,该团成立以来到过世界各大洲演出,这次是首次来到英国,团员们都很开心,来之前也都很期待。

这次十鼓带来的原创曲目是以台湾原乡风格为主,融入太极武术的元素,借由鼓乐反应出当地人民生活的缩影,让外国观众了解这里的生活方式。

台南十鼓击乐团在户外演出《台湾印记》片段(摄影:子川)

从3、4岁就开始学打鼓的谢十介绍,十鼓团在台南的仁德糖厂和高雄糖厂有文化村园区,多年来几乎每天都有演出,所以即使是十几岁的年轻团员们也积累了数千场的表演经验。

谢十表示,在爱丁堡接触到的观众都非常单纯友善。“亚洲文化的在爱丁堡不是主流,在这边演出除了文化气息之外,还蛮注重娱乐性,所以我们还在适应着,尝试与观众互动,拿出说故事的方式推广自己的戏”,他坦言。

除了演出和推广,谢十和他的团员们基本上每天也去看各国不同团体的戏。“我们非常重视这一点,把看演出当作另一种教学,是提升自我的机会。”

原生态演出

冉而山剧团的名字来自花莲的原住民阿美族圣山奇拉雅山(Cilangasan),剧团的创始人阿道·巴辣夫·冉而山(Adaw Palaf Langasan)是有20多年职业经验的台湾资深的原住民表演者。这次演出的《弥莎‧礼信》(Misa Lisin)把舞蹈歌曲与故事互相结合,利用当代表演的形式来诠释原住民的文化。

阿道·巴辣夫·冉而山在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时介绍,弥莎礼信的意思是“在各个季节所举办的仪式”,这个作品的灵感源自于大家共同的回忆,以及人性的力量和对于“故乡”的概念诠释。

《弥莎‧礼信》表现台湾不同族群祭祀场面(摄影:子川)

《弥莎‧礼信》中的每个段落都是台湾不同族群祭祀的展现,有阿美族、鲁凯族、客家人、闽南人。“我的方向是行为艺术,因为这是对一个人最内在核心本质的很好表达”,阿道说。

阿道多年前曾随原舞者团来英国参加过世界民俗艺术节的演出,很早就知道爱丁堡边缘艺术节。“这次能来表演非常高兴,把原住民的东西带给这里的观众。有的观众看了戏之后情绪激动,这是以往演出时没有看到过的。”

他认为,在爱丁堡跟其它国家的艺术家交流非常有意义,也受邀去看过别的戏,有很大收获。“我感到这里的开放氛围和工作人员的专业精神,令我们学到了很多,鼓励我们继续努力。”

英国舞剧制作人詹尼斯·克莱斯顿(Janis Claxton)对《弥莎‧礼信》赞誉有加。她觉得这个戏“很美,很原生态,非常真诚地做自己。演员们的表演非常精彩,全身心投入,并且看着每一位观众的眼睛邀请他们来享受演出,这非常好。这部戏看起来有点嬉皮,但却不是真正的嬉皮,我觉得它很传统”。

软实力输出?

上海女孩翁世卉目前在苏格兰国家剧院(National Theatre of Scotland)担任联合制作人,参与本地戏剧的同时,也负责一些与中国有关的项目。

翁世卉认为,此次边缘艺术节的台湾季比较明智,没有带太多语言为主的戏,因为爱丁堡的观众会更有兴趣来看这些时间不是很长的肢体戏。

她觉得,这次选择的5个戏比较有文化代表性,从原住民文化到当代台湾青年艺术家的表达都有,范围比较广,挺平衡。

有人把中国和台湾官方组织戏剧作品在海外演出评价为软实力的输出,有为自身宣传推广的政治目的。

就此,翁世卉认为,尽管可以把文化和政治结合起来看,但是艺术就是艺术:“当一个作品与观众交流的时候它就只是艺术,而资金提供者或者其他人要给他套上什么标签,那是政客的事情”。

“我觉得艺术家们就是纯粹地在爱丁堡这个平台上进行艺术交流,展示自己的作品,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她说。

翁世卉表示,今年是第一次举办台湾季,希望下次能吸引更多人气,带更多更成熟的作品与爱丁堡的观众见面。

(责编:路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