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导演张之亮:“北上”有局限性

张之亮(摄影:肖媛)
Image caption 张之亮拍摄过多种不同类型的电影(摄影:肖媛)

香港导演张之亮的《白发魔女之明月天国》日前在伦敦电影节上映。

张之亮在20多年前以讲述香港社会底层人员的《笼民》夺得金像奖多项大奖。

在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时,他谈到对中国电影审查制度的看法、自己拍片曾经遇到的问题,以及对香港导演“北上”拍片的看法。

子川:《白发魔女》已经有过好几个版本了,为什么又要拍一个新版?

张之亮:因为我的好友吴奇隆想拍这个题材,我和他一起去找原作者谈,拿到了电视、电影、网游的版权。那之后他建议由我来拍电影版,从那时起我才真正去想如何把它拍好。

所以,不是说我一想到拍武侠动作片就要拍《白发魔女》,是因为一个巧合促成的。而跟之前的版本相比,这个版本应该比较靠近原著。

子川:您之前的电影有来过伦敦上映吗?

张之亮:来过,1980年代末我曾经带第二部电影《飞越黄昏》来过伦敦。这次能再来非常高兴。

子川:您导演的《笼民》赢得多项大奖,这种反映社会的题材是您所擅长的,但您曾经在访谈中说害怕拍大陆的此类话题,是因为电影审查制度吗?

张之亮:不是这样的,主要因为如果拍社会题材,只有在那个地方生活过一段时间,才会对那个社会有一定的认识,否则拍的东西会很表面化。

我不是在大陆长大的人,怎么样去拍大陆的题材?所以我认为自己不太合适在大陆拍一些当地社会的问题。

子川:陈可辛导演的《亲爱的》比较成功,他前几天接受我专访时说,即使是北京、上海的导演,如果要拍一个深圳题材、农村题材的电影,也是需要深入社会体验生活的。

张之亮:我没有他那么成功(笑)。我认为我做的社会题材不是那种好像新闻事件的路线,我希望还是走比较戏剧化的路线。

子川:您之前曾经表示在筹拍一部关于香港露宿人员的电影,现在情况如何?

张之亮:是的,还在筹备,我在写剧本。

子川:是找投资更难吗?

张之亮:我还是挺感恩的—我要是拍这类题材的话,我只要勇敢,就不担心找不到钱,因为还是有很多人喜欢这种题材。我觉得,能找到多少钱就用多少钱去拍。

子川:香港导演“北上”拍片的话题最近一段时间比较热,您本人也经常跟大陆导演黄建新合作。那您现在如何看这件事情?

张之亮:我觉得这跟香港导演去台湾、韩国、日本、泰国拍片是一样的,没什么特别,就是一个合作。

但是,我认为香港回大陆拍戏还是有很多局限的,而在东南亚拍戏所面对的问题可能相对会少一点。

子川:那您如何看中国电影审查制度?遇到过比较大的问题吗?

张之亮:有过。我1995年导演的《自梳》不是合拍片,而是需要回大陆拍一部份镜头。这部电影的两位女主角刘嘉玲和杨采妮之间有一个接吻镜头,有关部门可以因此不让通过审查。

即使这部电影不在大陆上映,如果通过不了大陆的审查,我就无法把它电影拿到香港上映,所以那段时间非常担心。其实类似这种题材在香港人看来根本不是有争论的话题。最后剪了一刀之后得以通过审查。

还有,前几年我和大陆导演一起筹拍《马头琴》,经过半年多的审查才能够有一个结果出来。

我还曾经想拍汤唯主演的《晚秋》,送上去之后一直都说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到最后还是无法通过,结果没在中国拍,制片人拿到美国去才拍成。

子川:那您希望中国电影将来如何发展?我采访过的谢飞、贾樟柯等电影人都希望能够推行电影分级制度,陈可辛导演则建议大家把电影审查视为战友。

张之亮 :我不尝试去改变中国大陆的想法,因为我觉得这没什么意义。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规定得更清楚一些,说清什么能拍、什么不能拍,但是他们自己也说不清。

因为每过一阵子、或者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审查部门就会改变制度,我们只能揣测。所以,我还是希望双方能多一些沟通。

我觉得在中国推行电影分级制度很难。有了电影分级制度之后还是要上映,而大家最担心的是能不能上映。

(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