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大麻王国的“惊魂之旅”

. Image copyright AFP

黄昏,夕阳把天空染成一幅绚丽的水彩画。远处的群山却依旧是黑漆漆、阴沉沉的,似乎透露着不祥之兆。坦率说,我还真怀疑我们能不能活到黎明……

我坐在一辆超高速行驶的警车后排,没有安全带!我的同事阿尔芭娜坐在我前面,我可以看到她一头卷发起伏跳跃!警车继续全速前进,高大威猛的大货车乖乖给我们让路;我们任性地飞奔、在车流中忽左忽右、钻进钻出。

警车内充斥着热情奔放的音乐,阿尔巴尼亚南部地区的民乐,震耳欲聋的音响,强化着我正在经历的这种几乎致命的速度感。

这是詹蒂最喜欢听的音乐。他是阿尔巴尼亚警察发言人,正在为我们开车。詹蒂热爱本职工作。音乐声太大,他提高嗓门大喊,"我每天工作18个小时!"我相信他的话。

詹蒂个儿不高、身材圆滚滚,人是火眼金睛级别的敏锐,笑声宛如洪钟一般响亮。看得出来,他觉得我和阿尔芭娜很好玩儿:我明显恐惧,脸已吓到煞白;阿尔芭娜心直口快、满不在乎的样子。

和阿尔芭娜相比,我觉得詹蒂一定认为我是胆小鬼。阿尔芭娜是阿尔巴尼亚人,对路况知根知底。再说,她可是曾经报道过科索沃战争的资深战地记者,绝对赢得詹蒂更多的尊重。

所幸的是,疯狂飙车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抵达了目的地:山脚下一个从前的养鸡场。天已经黑了,打开车门,一种怪异的味道扑鼻而来,甜腻腻,闻着让人发晕,绝对没错,大麻味儿。

詹蒂告诉我们稍等,他大步流星地径直走向一座巨大的仓库,手不离手机,手机不离耳。我们和在周边的一大批警官分别握手,有些穿着制服,有些和詹蒂一样穿便衣。一个小时过去了,当地电视台的拍摄小组决定放弃、收工回家,我们选择继续等下去。最后,詹蒂总算出来了,叫我和阿尔芭娜过去……

一步步走近仓库,我们逐渐可以看到一些参与缉毒行动的阿尔巴尼亚特种兵的身影,高大、健壮。为了避免暴露身份,我们经过时,他们立刻拉下蒙面帽,不过同时,人家倒也没忘了礼貌,还祝我们当晚顺利、开心。

仓库内,是一片散发着浓郁气味儿的绿色海洋。一层层临时搭建的铁丝网架子上,摆满了正在晾晒的大麻叶,架子高高的,几乎顶到天花板;长长的,恐怕有30米,一直延伸到仓库另一端。水泥地上,一堆一堆散放的大麻高几乎齐腰,也有一麻袋一麻袋的。

"毒海"当中站着的那人是此次缉毒行动的指挥官。他头上的毛绒帽拉的低低的,眼镜架在鼻尖儿上,腰上挎着枪。

我感觉,他很不高兴看到我们来。明摆着的,我们干扰了他做事。但是,在詹蒂的劝说和鼓励之下,他开始回答我们的问题。

指挥官介绍说,这是阿尔巴尼亚缉毒行动的第二阶段。第一阶段打击目标主要是种植园、铲除作物。现在收获季节已过,目标转移为查禁仓库中晾晒、加工、等候上市的大麻。

经调查,这家仓库里的大麻总量超过四吨。这次行动,成了阿尔巴尼亚有史以来战利品最大的缉毒行动之一。

这些毒品相当、相当值钱。在阿尔巴尼亚,一公斤大麻售价在100-200欧元之间;运到意大利,价格猛涨到一公斤高达1500欧元。这样算下来,一吨就是150万欧元。难怪,阿尔巴尼亚难以计数的小村庄见风使舵,在犯罪团伙的帮助下,拔掉黄瓜西红柿、改种大麻。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销毁时警察要注意站在上风头

返回仓库,我们的提问开始让指挥官有些不耐烦,采访比他预想的要长。我问他,你认为种植、贩卖大麻可能会对阿尔巴尼亚社会的道德结构带来怎样的冲击?这时,詹蒂立刻插手,严厉地警告我:你不能问这个问题。

指挥官问,你们完事儿了吗?其实没完,我真想请他严肃、深沉地在一排排大麻架子中走一走,我好拍几段视频,但是我没敢问。看得出来,那时候他已经非常、非常烦、想让我们尽快离开了。

没办法,接下来几分钟内,我们阿尔芭娜疯狂行动,站在高地儿上、钻到架子下,如同两只不听话的宝宝宠物一样,登高爬低辗转腾挪,争取拍到一些好照片。

这次缉毒行动的战果之辉煌令人震惊。批评人士也许会说,腐败猖獗削弱了阿尔巴尼亚警察打击大麻交易的效果,但是,至少这个仓库里的毒品终点站是焚化炉,而不是非法出口。

最后,詹蒂冲我们说,好了,走、走。我们开始返回地拉那的旅途。

好在这一次他车开的还算安生,我不用担心生命安全。种黄瓜还是种大麻?欧洲最穷的国家之一阿尔巴尼亚,一个接一个的农庄改种大麻,催生出数十亿美元的毒品加工、交易产业。阿尔巴尼亚政府加力缉毒,最近警察查缴的一批大麻之多创新纪录。记者冒险飞奔赶去。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