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刀子嘴豆腐心”的地球村村长

.
Image caption 古特雷斯是葡萄牙政治家

他口才出众,爱求共识但又专注犀利,执政记录在国内虽曾有微词,但靠国际间广泛人脉当选联合国秘书长,中国、俄国纷纷点赞。

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一向口才很棒。

1990年代,古特雷斯曾任葡萄牙社会党党魁和总理,对他来说,阐述任何问题好像都是探囊取物,一张口就能出彩,精炼短句好像特意为晚间新闻剪裁好了似的。一些"毒舌"专栏作家给古特雷斯起了个外号,大意是"刀子嘴"。

尽管古特雷斯以他渊博的知识、亲切温和的个性、致力帮助穷人的决心成为葡萄牙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但是,那个损人的外号人们一直没忘,

2001年地方选举中社会党遭受重创,古特雷斯的第二届总理任期有可能会成为政治"沼泽",这是当时他亲口用的一个形容词,古特雷斯决定"挂靴"。批评者说,这就是证据,他是能说不能干。

古特雷斯辞去社会党领袖、总理职位还不算,他"净身出户",退出葡萄牙政坛,尽管后来有人呼吁他重新出山参选总统。

Image caption 古特雷斯曾经担任联合国难民高专10年

回想起来,古特雷斯执政期间、也就是欧洲走向单一货币(葡萄牙很自豪,是欧元区创建国之一)之前的那个阶段,葡萄牙的经济腾飞至少一部分是"建在沙滩上的"—不靠谱。

短短20年,古特雷斯成了一大批受埋怨的政客之一。他们被指,葡萄牙当时并没有准备好、不应该和德国那样的国家共享同一种货币。

不过,奇怪的是,现在许多葡萄牙人看来,那些让古特雷斯成了统帅不够有方、甚至干脆很糟糕的总理的个人缺陷,恰好是他能够成为出色的联合国秘书长的强项。在联合国一次开会期间,古特雷斯"推销"自己、争取对他参选秘书长职位的支持,但是他自己甚至也说过类似的话。

古特雷斯痴迷对话、追求共识,曾经让他的手下部长们心烦意乱、无所适从;他呼吁安抚社会紧张、避免对抗冲突,曾经激怒社会党中的左派,当时左派迫切希望改革葡萄牙非常严格的堕胎法;他是工程师出身,每次出访前都潜心研读百科全书一样方方面面的书,不管是地理、历史、甚至文学,他都希望全方位懂得需要面对的问题,这曾经让助手汗颜。

所有这些,再加上其他一些特性,都让古特雷斯成为天生的外交家。在葡萄牙,受过教育的人能说一两种外语是常态,但古特雷斯不仅只是能说流利的西班牙语、法语、英语,而且能把这几国外语说到很美。

他尽量避开拉丁语系语言为母语的人爱用的那些复杂的语句结构,因为这在英文中听起来可能更像空泛的矫情、瞎扯。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有出色的语言天赋,也是因为他看问题如激光一般犀利、专注。比如对难民问题,古特雷斯的了解透彻和交流愿望都是有目共睹的。他曾经担任联合国难民高专长达10年,许多年前他也是葡萄牙国内支持性基础设施的建筑师。

在竞选联合国秘书长一职时,对话题的深入了解和出众的口才对古特雷斯翻越重重障碍最后获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过去几个星期,古特雷斯先后出访北京、莫斯科、华盛顿,再有机会展现他的外交才华。

先说中国。北京一向对外界批评自己的人权记录很敏感。但中国官员说古特雷斯会成为"杰出"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访华期间强调,需要"有效地结合人权,与公民权和政治权一起达到经济和社会权利的平衡"

再说俄罗斯。俄国总统普京明言,选古特雷斯当秘书长是安理会过去好多年做出的一个最好、最好的决定,他和古特雷斯共同探讨了联合国更多参与应对全球危机的必要性。古特雷斯注意到,和俄罗斯保持良好关系对他今后的工作相当重要。

丘吉尔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吵架总比打仗好。古特雷斯一向强调联合国秘书长需要更加关注如何预防危机,他显然同意丘吉尔的名言。

担任葡萄牙总理期间,古特雷斯以寻求共识赢得美誉,但后来他显得有些忧愁寡断,甚至好像害怕分歧。

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有否决权,古特雷斯希望实现的和平、致力捍卫的价值观,得到多数支持并没有保票。

但是,言有时就是行,这在国际政坛可能比在国内政坛更为明显。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古特雷斯永远不会厌倦协商。

请用下表发表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