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新闻打假 德国出手背后的思索

德国国会。德国计划今年9月举行大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国国会。德国计划今年9月举行大选

"假新闻"还是"选择事实"?不管叫什么吧,它很可能影响最后谁当了美国总统。大选年,德国人也开始沉不住气,启动打假战役。

德国变得很性感了,至少对写新闻的人来说确实如此。"默克尔"、"移民"这样的字眼能把穿比基尼暴露出腿臀脂肪的女明星照片推下报纸首页。最枯燥的经济故事,比如德国商界如何看待英国脱欧之后带来的贸易冲击,也能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

对于我们这些还没忘了15年前曾经怎样向主编大力推荐德国政治新闻的人来说,这还真需要个适应过程。那时,纳粹,很畅销;柏林墙、东德强权打压也总能做出一两个专题。但是,提提德国的联合政治、更不用说那些名字难念出口的德国政客了,主编的眼睛立刻黯然无光,礼貌,但难掩心中无聊。

现在,德国财长的名字还是一样难念,但是,许多英国人都能认出这个面色严峻、坐轮椅的男人,甚至可能还有自己的看法。

Image caption 新纳粹宣传。种族歧视言论很容易在社交媒体上流传

奇怪的是,德国,还成了能揭示出你是哪类人、或者你想成为哪类人的话题

默克尔被抬举成"自由世界的自由领袖",突然间,支持柏林对难民、特朗普、脱欧的立场,从政治上来看,好像等同于随身背着一个环保布包。

所有这些关注,对我们这些依靠为外国媒体谈德国、写德国赚生活的人来说,当然都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但是,对德国内部自身的政治和媒体辩论,就不那么棒了。

原因是,在这个充满"另类事实"的新世界,德国国内政治也成了目标。如果你是英国或美国支持特朗普世界观、支持脱欧的媒体单位,那么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说服自己的受众相信,德国不堪穆斯林移民重负、快崩溃了;或者,默克尔就要被怀疑欧洲的民粹派推翻了。我这只是举了最近媒体上出现的例子。

右翼美国新闻、评论网站布莱巴特网络(Breitbart)正在推出德语服务。直到不久前,该网站的领导是特朗普总统的首席策略师班农(Stephen Bannon)。

布莱巴特的英国网已经力推了几条有关德国的"另类事实"。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最近的报道中有这样一篇:跨年夜,1000名愤怒的穆斯林男子纵火焚烧德国最古老的教堂。事实上,布莱巴特的英国办公室是翻译当地德文报纸的报道、结合、夸大一些毫不相干的事件重新编写出自己的故事。

其实,燃放的焰火不慎落在一座教堂—并非德国最古老的—附近脚手架的防护网上,12分钟后火就被扑灭,教堂根本没有受损。

当时确实有1000来人在现场,但那是聚集在一起庆祝新年的所有人,其中包括几小伙人—有些带着家人—看起来像是来自中东。

警方说,布莱巴特的报道是假的。但是,这个故事已经被分享成千上万次。

对德国来说,问题是,全球性的辩论是用英语展开的。这就意味着,任何时候,有关德国的话题总是存在两种并行的讨论:用英语,外国如何看德国发生的事;用德语,实际上德国正在发生的事。

德国人知道这一点。德国今年九月即将举行大选,许多人担心,有关德国的假新闻可能会回流、影响德国选民。

正因为如此,脸书已经同意与独立的核查机构合作,如果发现某个新闻故事不可靠,将予以注明。德国政府也在考虑重罚那些允许假新闻流传的社交媒体网站。

但是,真话争夺战才刚刚打响。

Image copyright Facebook

到目前为止,德国社会平稳度过重大危机,包括移民、恐怖等,部分原因是主流德国媒体的支持。德国新闻,用盎格鲁-撒克逊的标准来看,有时候显得枯燥无味,但是,德国的报道更加平静、克制、讲分寸。

就算面对避难者制造的伊斯兰恐怖攻击,德国媒体、大报小报都包括在内,并没有耸人听闻地去指责替罪羊。

但是,这也成了滋生阴谋论的沃土:政府是不是和媒体有共识?这给极右翼民粹主义重新拾起纳粹昔日一个词汇的机会:说谎的新闻。

问题是,现代德国真的和其他国家不同吗?考虑到德国历史,德国是不是对简单化、黑白分明的民粹性答案有更强的抵抗力?或者,德国不过是屈服的速度更慢?

答案,今年即将见分晓。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