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到底谁看走眼了特朗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门外汉总统上台两星期,疾风暴雨震撼世界。来看看他的左膀右臂都是谁?反思一下我们原来有没有小看、错看了特朗普?错在哪儿?

也许,我们都错了。原来人们严肃考虑特朗普政权这个概念时,普遍看法是,他是个做交易的人(deal maker)。

那种没有意识形态负担的人,他可能会成为这样的总统:进入白宫,不久立刻意识到现实生活比较复杂、改变步伐永远缓慢,能做的事要服从不少严格限制。在这种情况下,他会使劲盯着桌子对面不管是谁、争取一定达成最有利的交易。

一位美国记者总结的最棒。他说,媒体的错误是,按字面意思、而不是严肃认真地看待了特朗普;还是公众更懂行,严肃认真、而不是按字面意思看待新总统。

两个星期过去了,难道我们彻头彻尾地搞错了?竞选过程中承诺的一切,特朗普好像都在试图兑现。看起来,意识形态的支柱来自成为特朗普信赖的左膀右臂——团队那"一小撮人"。

过去冷战时期,我们会旁观红场举行的阅兵式,看看哪些政治局成员座位离勃列日涅夫总统最近,由此判断在克里姆林宫权利游戏中,谁占上风谁占下风。

现在你只需要去看看,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的那些照片当中谁站在他一旁,就可以懂得谁处在白宫"啄序"(强弱排序)的最顶端。

有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资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竞选期间,他曾发推特将克林顿和娈童团伙连在一起,还曾说伊斯兰教是癌症。

还有个已经略显秃顶的年轻人,资深政策顾问史蒂文·米勒(Stephen Miller)。年仅31岁,承担起草那项极端审查政策的重任,该项政策在全世界引起巨大争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的幕僚长班农意识形态色彩很强烈

但是,辅佐特朗普的还有另外一名更加高大的男子,所有照片上都有他。他就是史蒂芬·班农(Steve Bannon)。怎么形容他才不算缺礼呢?他形象略有一点欠收拾的意思:体重超标,头发蓬乱,西服不大合身。他进入白宫成为特朗普幕僚长之前,曾经是要把建制轰个稀巴烂的"起义军"。

班农原来是"布莱巴特新闻网络"的负责人,这是个右翼网站,有些人将其定性为白人至上主义,但这也不太对,白人民族主义可能更准确,民族主义是千真万确。该网站好像是在回望那个白人、基督徒为主的美国,女人留在家里,少数民族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简单举几个布莱巴特网站的新闻例子供你参考。"计划生育让女人更难看、懒惰";一篇关于反特朗普的保守派作家比尔·克里斯托尔(Bill Kristol)的文章标题将他称作"叛徒犹太人";还有这个:"同性恋权益让我们更加愚蠢,该回到柜子里去了";"你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女权主义者还是患癌症?"

这些人在特朗普的支持下是要完成使命的,他们很清楚,如果想干成事,最好尽快动手。动作越快越好,要在敌人有机会重整旗鼓之前。

所以,除了那条穆斯林禁令——白宫很快指出,那不是穆斯林禁令,不过主要影响穆斯林人而已,特朗普进驻白宫10几天还发出了哪些震撼世界的指令呢?

拿美国捐款人美元的援助机构不能再在其他国家做堕胎;美国要在和墨西哥的边界修墙,还要强迫墨西哥付钱;要重新审议那条让额外2000万美国人获得健康保险、但提高了保险款的"奥巴马医改"法案;要采取行动严打非法移民;原来因为环保因素被拒的管线要开工修建;美国退出TPP;要销毁一大堆限制商业的规章条例、促进经济增长。

这两个星期,忙到喘不上气儿、累到精疲力尽,没完没了、震耳欲聋。但是归根结底,我们也许是对的:我们确实要按字面意思看待特朗普。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