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偷猎者就地正法 印度做的过分吗?

Rhino in the park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越南、中国,犀牛角被看作灵丹妙药。印度国家公园保安有尚方宝剑:偷猎者就地正法!2015年,这里打死的人比被猎杀的犀牛还多。

阿萨姆邦。加济兰加(Kaziranga)国家公园的动物保护取得了难以置信的成功。100年前公园刚创建时,独角犀牛掐着手指就能数过来,现在增加到2400头,占全世界总数的三分之二。

但是,加济兰加的保护努力也是争议性的。公园巡游者被授予"就地正法"权。有段时间,平均每个月两名涉嫌偷猎的人被打死。事实上,2015年,打死的人比遭猎杀的犀牛还要多。

无辜村民、其中大多数为部落人,也被卷入了冲突。

犀牛需要保护。在越南、中国,犀牛角被看作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能卖到天价,100克6000美元,比黄金贵多了。印度犀牛角比非洲犀牛的要小,不过据说功效也更强。

Image caption 巡游保安的权力相当大

但是,为了保护濒危动物,我们到底应该走多远呢?

我问两名公园保安,如果遭遇偷猎者,你们怎么办?

Avdesh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们接到指令是,无论什么时候见到偷猎者,应立刻拿出枪、追猎他们。"

我追问一句,"你朝他们开枪?"

"是呀是呀,绝对有命令可以开枪。"

Avdesh说,他当保安4年,总共朝人开过两次枪,但从来没有打死过人。不过他知道,就算他打死人,可能也不需要承担什么后果。政府给保安超乎寻常的权利,如果他们在园内开枪打死人,享有相当大的保护、免受控罪。

批评人士认为,这相当于给保安下令、让他们去执行"法外处决"。

令人吃惊的是,想要得到在公园内被打死的人的统计数字非常困难。负责监管国家公园的林业部一位高级官员说,"我们不保留所有、每一起记录。"

加济兰加公园负责人辛格博士(Dr Satyendra Singh)说,"就地枪决"这个词不能准确描述处理涉嫌偷猎者的命令。"首先我们会警告他们,你是什么人?但是如果对方开火,我们必须杀掉他们。我们会先想办法逮捕他们,这样也可以获得信息……比如,团伙中还有其他什么人?"

辛格透露,仅在过去三年内,就有50名偷猎者被打死。他说,这也反映出,随着犀牛角价格飙升,当地社区有多少人被诱惑加入偷猎网。他认为可能多达300人。

对于那些生活在加济兰加附近的人来说,死亡人数上升已经成了一个大问题。

Image caption 家人说,智障儿子不过是在找牛

和印度其他地方一样,加济兰加人口密度也很大。当地许多社区都是部落群,经年累月与森林相伴生活。他们说,被打死的无辜村民也在增加。

公园边上的一个小村内住着 Kealing一家人。儿子Goanburah在2013年12月被公园保安开枪打死。G当时在照看家里养的两头牛,父亲认为,牛不小心跑到公园内了,严重智障的G去找牛。这样的错误很容易犯,公园边界没有围栏、也没有标记,和周围田野融为一体。

公园说,保安是在保护区内开枪打死G的,而且曾事先预警,但是G没有回答。不过父亲说,"他几乎不会系裤子、系鞋带,这里人人认识他,因为他残疾。"现在,父亲不觉得自己还能干什么,特别是他知道保安享有非同寻常的保护。"我没告上法院。我很穷,和他们打不起官司。"

印度的努力倾向于保护几个象征性的物种,且充满爱国情绪。犀牛和老虎已经成为强大的民族象征。

此外,加济兰加还是该地区重要的旅游景点,每年超过17万游客来消费,不难看出为什么公园会感受到严打偷猎的政治压力。

2013年,被猎杀的犀牛总数翻了一番还多,达到27,当地政客要求采取行动,公园领导心甘情愿地听从。

Image copyright 加济兰加国家公园
Image caption 加济兰加国家公园内打死的偷猎者(来源:加济兰加国家公园)

之后,被打死的人数急剧上升。2013-2014年,在公园中丧命的涉嫌偷猎者从5人增加到22人;2015年超过被猎杀的犀牛总数:23人,17头犀牛。

Image copyright David
Image caption 加济兰加国家公园内被猎杀的犀牛,2006-2016年(来源:Claire Cozens/Phys.Org)

严打偷猎期间,也出现其他受害者。去年7月,年仅7岁的Akash沿着公园边村内小路回家,被公园保安开枪击中。他在医院住了5个月、做了10几次手术,但是迄今仍然几乎不能走路。

公园承认他们犯了严重错误,支付医疗账单、给家庭将近20万卢比(3000美元)赔偿金。Akash的父亲说,这真不算多。他担心孩子今生永远没有谋生能力。

Akash的遭遇激起村民公愤。积怨已久,数百人来到公园总部外示威。

Image caption Akash只能让哥哥背着

在距离公园总部不远的一个地方,人权活动人士Pranab Doley—他本人也是当地部落人—拿出一包文件。他根据信息权利法提出了许多查询要求,他说,得到的结果显示,许多案件都没有得到妥善调查。公园说他们不负责调查死人事件,他们的行动都是守法的。

还有其他迹象表明,仔细调查并没有被看作首要任务。公园说,过去三年有两人被控罪偷猎。想一想,同一时期,50人在园中被打死,对比鲜明。

公园解释说,这是因为携带重武器的偷猎团伙和保安对攻。但是数字显示,这些"对攻"更多是单方面的。具体数字很难获得,但是根据我们所能得到的报告,过去20年,偷猎者打死的保安只有一人,同一时期内,保安打死的却有106人。

Doley认为, 至少部分原因是公园及保安享有法律保护。"这样的免责是危险的,在公园和居住在公园附近的人之间挑起仇视。"

如此仇视愈加深化,因为住在公园附近的许多部落群体说,他们古老的生活方式也已经濒危,就像公园要保护的动物一样。

位于伦敦的"国际生存"慈善组织认同这一观点。他们认为,周边部落群体的利益成了动物保护的牺牲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剑桥公爵夫妇曾来这里国家公园参观

大型野生动物、比如老虎和犀牛需要很大的活动空间。为了满足这一点,印度计划大规模扩展其国家公园。对动物保护来说,这无疑是好消息,但是计划包括搬迁900座村庄,据估计,20万人必须离开家园。

Image caption 抗议搬迁的村民

加济兰加公园的面积将翻一番,政府已经下了搬迁令。最近,两座村庄被清空,现场一片混乱,村民投掷石块,警察用警棍还击,两人丧命:一位有两个孩子的父亲和一名年轻的女学生。

当局调动推土机,国家公园还动用大象帮助铲平搬迁房。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国家公园吸引大批国内外游客

废墟中,批评人士也许会看到更多保护动物举措之残酷的证据。问题是,公园的策略好像真见效。自从2013年开始严打以来,被偷猎的犀牛急剧减少。去年只有18头犀牛丧命。

但是,Doley质疑,长期的代价会是什么呢?他说,公园和当地部族陷入撞车状态。如果公园得势,部族人古老的生活方式将会被破坏。

当然了,濒危物种必须保护,但是,是不是也必须考虑给人类造成的代价呢。

网友留言

没有两全其美之前,只能选择其一。

Chen

盜獵者為什麼不能死

公園保安保的執法要更嚴謹一點,不要淪為濫殺藉口,

但動物瀕絕都是因為人類貪婪,對待動物的手段從來都很殘忍,盜獵者有甚麼權力為一己私利讓物種滅絕,動物沒有能力對抗,透過保安執法只是還給動物一個公道而已,盜獵者執意要盜獵,那動物可以死,盜獵者為什麼不能死,

龔淑儀, Taichung City Taiwan (R.O.C.)

是人類太貪婪了。

不惜剝削各類物種的生命。

地上所有的萬物都是屬於上帝所造之物,是屬於上帝的,或是說大家的!

不應該任由其中部分人士殺害用作營利之途!

Adella, Taiwan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