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蓝色多瑙河》畅想曲

多瑙河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多瑙河

150年前的2月15日,这首圆舞曲在维也纳首次公演。现在,它仍然是华尔兹的代名词、奥地利的第二国歌。但是,多瑙河真是蓝的?

在我记忆中,多瑙河几乎从来不是蓝色的。像欧洲其他大河一样,多瑙河通常也是浑浊的棕绿色。

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个下午。维也纳郊外,我在爬山,决定小憩,回望一下背景。葡萄园下,河谷中流淌的多瑙河宛如一条蓝色缎带,在夏日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与万里无云的蓝天完美呼应。此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样的美景。

后来我想起来,如果小约翰·施特劳斯那首最著名的华尔兹不是取自基本

默默无闻的卡尔·贝克(Karl Isidor Beck)的诗歌,谁也不会指望多瑙河是蓝色的。

但是,华尔兹的取名是取自诗歌的,因此,我们也都期待多瑙河是蓝色的。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新哥特式宏伟壮丽的市政大厅图书馆内,爱德华·施特劳斯告诉我说,这首华尔兹的名字也是讽刺性的。

爱德华是约翰·施特劳斯的重侄孙,他刚在座谈会上讲完《蓝色多瑙河》第一次公演的情况。那是1867年,由维也纳男声合唱协会演唱。他说,"原本歌词具有非常强烈的讽刺意味。你必须想一想,奥地利刚刚惨败给普鲁士人,霍乱流行,经济危机。即使在那时候,所有的人都知道,多瑙河根本不是蓝色的。"

"悠扬的音乐沁人心脾,能让人们感觉更好。"爱德华这样说。但是,这也有点儿讽刺意思。

一位年轻的音乐系学生同意。他说,"你几乎可以听得到音乐中的提问和回答,嗒嗒?嗒嗒。"

另外一名男子告诉我说,"这绝对是维也纳范儿。"我反问一句,"今天还是吗?难道没有人觉得它有点儿老调儿、俗?"

他回答说,"也许有人这么看。但是对我们许多人来说,它仍能激发我们的爱国情,联想起传统、热爱的家园,还有那种开心感。"

Image copyright AFP

《蓝色多瑙河》也已经渗透进入流行文化,就算你在跑道上待飞时也躲不掉。奥地利航空公司班机起飞前和落地后都播放《蓝色多瑙河》。去年一次乘客调查中,赞成留用这首圆舞曲的占绝对优势。

此外,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另外一个因素是,奥地利举办舞会、跳舞的传统依然生机勃勃,这不仅限于有钱人,大多数奥地利青少年仍要学跳华尔兹。

跟着《蓝色多瑙河》跳华尔兹,没点儿勇气和功夫肯定不行。整首曲子将近10分钟,而且越来越快。我很幸运,一次有机会和华尔兹专家共舞,在他的拥抱中转啊、转啊、转,那种心醉神迷的感觉让我迄今难忘。不难想象,在18世纪时这样的跳舞看上去一定很伤风败俗。

《蓝色多瑙河》的感情色彩如此强烈,政客也试图借光。

一年半以前,右翼自由党为在维也纳的竞选活动委托制作了说唱版《蓝色多瑙河》。该党党魁海因茨-克里斯蒂安·斯特拉赫(Heinz Christian Strache简称HC)希望拉拢愤愤不平的维也纳人、特别是工人阶级。视频中,说唱歌手在城市公园的施特劳斯塑像前连比划带唱,旋律很容易就能听出来,歌词是赞美和支持HC的。

Image copyright AFP

歌手身后,几对身着自由党蓝色体恤衫、牛仔裤的年轻人围着施特劳斯塑像跳华尔兹:民粹主义抗议性政治,传统和现代的混合曲。

不过,尽管自由党下了最大的功夫,《蓝色多瑙河》基本上还是逃脱了被政治绑架的结局,不像贝多芬的《欢乐颂》。《蓝色多瑙河》更加深入人心,华尔兹绝对是奥地利全球身份认同的一部分。这首圆舞曲和《拉德茨基進行曲》一起,是每年一度、向世界转播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高潮。

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和华尔兹有关的新年传统,对奥地利人来说,这可能要比著名的新年音乐会还要重要。

跨年夜,奥地利电视、电台总会在午夜时分播出维也纳圣史蒂芬大教堂的钟声,辞旧迎新。然后,伴随着《蓝色多瑙河》乐声,所有的人都会开始跳舞,不管是在山间雪地,还是穿着盛装参加晚会,抑或是在城中观看焰火。

别提《友谊地久天长》了。在奥地利,每一个新年都是伴随着《蓝色多瑙河》开始的。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