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朋友圈新疯——当官儿的狂找老同学

学历证书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联系老友并不只是要叙旧温情。许多官员还在头悬梁地刻苦学习、争取拿文凭。理解肯尼亚网上的搞笑,还要从"逮捕马克思"说起。

眼下在肯尼亚,互联网上有阵疯,好多人都在忙着"找"老同学!什么目的呢?一旦被要求证实自己确实上过某所学校、参加过某项国家考试,老同学可以出面作证。

这阵疯其实是在拿一件很严肃的政坛大事搞笑。什么大事呢?蒙巴萨省省长乔霍(Ali Hassan Joho)遇上麻烦了。

警察正在调查,乔霍是不是曾经伪造他的"肯尼亚中等教育证书",这是肯尼亚国家考试委员会对乔霍提出的指控。乔霍否认自己做过假。不过,如果这些指控得到证实的话,乔霍可能会被控罪、并被剥夺他后来获得的大学学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乔霍说,指控他伪造学历的人是要迫害他

肯尼亚法律规定,想当省长必须要有国家认可的大学学历。这就意味着,乔霍在今年8月即将举行的选举中可能无法争取连任。

正是因为最后这一点,乔霍才说,他落入现在这种处境是有人故意陷害、恐吓他。乔霍是反对党"橙色民主运动"(ODM)的成员,经常严词批评执政的朱比利联盟(Jubilee)以及肯尼亚政府,从来不怕公开顶撞总统。

2010年,起草肯尼亚宪法的那些智者们决定,当总统、省长、副省长必须有大学学历。那时,他们估计应该是没有考虑到乔霍。

他们的出发点是,总统就像是肯尼亚的CEO,省长就像是47个地方政府的CEO。担当这样重要的职位,需要有管理经验、有高瞻远瞩的领导能力,这些能力部分来自于受教育拓展了心灵、视野。

"逮捕马克思"

但是,宪法所要处理的一个更大的问题是1980年代和1990年代肯尼亚的文化现象,当时的总统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只受过一半儿教育的马屁精。这伙人能和总统说上话,权力相当大,可以影响到国家各个方面和层面的公共政策。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马克思在肯尼亚大学里捣乱?

有这么一个故事。为了压制大学校园中流行的反政府情绪,一个半文盲的总统亲信、大官儿曾经说,"我们的政府有足够的人力和物力,我们一定能够找到、抓住这个煽动学生动乱的卡尔·马克思!"

这位可怜的大官儿确信,马克思还是活蹦乱跳,在校园里忙着给政府找麻烦呢。显然,没有人给他讲过那些广为人知的社会、政治、经济意识形态流派。

另外还有一个圈儿内政客,没上过几天学。大学中动荡频发、学生强烈要求政治改革,这位政客觉得自己想出一个好办法:"如果这些学生想要的就是'堆花',那就给他们吃个够,这样校园里就可以恢复平静了。"

他误解了,学生提出的是要"对话",不是要吃那种叫"堆花"的食品。

从那时到今天,肯尼亚政治领袖的演变已经走过了相当远的路程。现在,因为担心被无学历限制、无法参选待遇优厚的省长职位,许多没有上过大学的政客拿出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刻苦学习、争取早日拿到一纸大学文凭。

Image copyright Twitter
Image caption 推特上的搞笑贴:保持平静,去和老同学聊聊吧

寻找老同学

但是,肯尼亚人对糟糕的领导很有经验,他们知道,大学学历并不能定义一个领导人、也不能保证他有强大的领导能力。

原来一些非常严重的资源管理不善、滥用职权等案例涉及的都是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官员。相反,过去肯尼亚也曾有过杰出、优秀的领袖人物,他们并没有上过大学。

肯尼亚宪法中还有另外一条,讲的是领导和诚信。此条款要求竞选公共职位的人必须有个人尊严、要无私地为民服务、要忠诚老实。但是,这些核心性的领导原则已经被简化成证明候选人行为良好、没有受过腐败指控的程序。

程序容易被人操纵、滥用。考虑到过去五年内有多少领导人涉嫌参与数额巨大的腐败案,这个程序其实成了走过场的无用功。所以,可以理解,肯尼亚人为什么会把乔霍先生的学历痛苦转化成打发时光的网上搞笑。

不管宪法多进步、法制多健全,只有当人们尽心遵守、用生命捍卫其尊严的时候,才可能出现真正的转变。

至于眼下,我也不知道谁在看我写的文章。所以,原谅我,我也赶快去找找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万一呢……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