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异教通婚—任性的新人 奇特的婚礼

埃及 Image copyright Nicola Kelly

大局不稳,亲朋反对,这对信仰不同的情人不离不弃。久经磨难,终于等到花好月圆的一天。婚礼很奇特、很感人。一起去见证一下?

"别人都说我该娶个自己圈儿里的女孩儿,但那是不可能的。我离不开她。"阿克拉姆说话时,眼睛闪闪的,藏不住笑意。

他家是尼罗河西岸的一个小村子,那天是他的大婚日,正忙着去清真寺做婚誓。这不是传统的婚礼,阿克拉姆是独自一人去;准新娘萨利也是独自一人,在家里祷告。

萨利不公开承认自己是基督徒,觉得不安全。但是,她有牧师、遵循基督徒的传统、并且说将来有了孩子都会受洗。

阿克拉姆解释到,"我们是这里第一对儿异教通婚的。很难,特别是对我们的父母来说。"

过去几年,双方家长、亲朋邻居、宗教领导都曾禁止他们见面,但是他们想方设法幽会,哪怕很短暂。阿克拉姆说,"我们商量好了,晚上办婚礼,不太为难父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对于阿克拉姆和萨利这样的努比亚(Nubian,尼罗河上游的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年轻人来说,异教通婚宗教上并不禁止,但社会间是禁忌。所以,他们决定白天各自庆祝大婚,晚上聚在一起,以共舞开始婚后新篇章。

这对有情人七年前在尼罗河东岸的阿斯万相识,那里距离他们村不远,乘船去很方便,是年轻人约会的热点,一起吃冰激凌、说笑、调情。

阿克拉姆开心地说,"她喜欢我的幽默,我喜欢见到她。不容易,总算走到今天了。"

在埃及其他地方,阿克拉姆和萨利这样的一对儿想结婚,风险会更大。

自从2011年革命以来,埃及针对基督徒的袭击事件飙升。仅去年一年,除了圣诞节前不久开罗科普特大教堂外那起血腥的自杀攻击之外,记录在案的还有54起暴力。不久前,亚历山大城和坦塔科普特教堂再次发生爆炸,54人丧生。

但是阿克拉姆好像并不担心。他斜靠在一棵枣树的树荫下,猛吃呢。

Image copyright Nicola Kelly
Image caption 阿克拉姆(中)挨家挨户登门请人参加婚礼

上星期,同样的话他足足说了一千遍:挨家挨户上门邀请人们参加他的婚礼。这是努比亚人的传统。如果写请柬,人家会觉得是侮辱人,不来。

阿克拉姆说,"和邻居畅聊,唱歌跳舞,大吃大喝,对我们新郎来说更重要,肯定比宗教仪式那部分更重要!"边说话,他边递给我一杯浓香的咖啡。

几杯下肚,朋友把他拉起来,推推搡搡穿过院子走向清真寺。路过一片芒果树时,阿克拉姆指给我看被破坏的教堂。他说,"有些基督教建筑被外来人破坏,但是我们一起行动,把那些人赶走。"

拐过弯就是清真寺。阿訇索伯希正在打扫台阶。他很谦虚、很书卷气,自豪地向我们展示他的书架,上面摆满了讲伊斯兰教义、基督教义等好多宗教方面的书。

阿訇说,"基督教在我们这儿已经有800多年的历史了。对我来说,异教通婚不算什么大事。我希望人们都能接受对方。穆斯林和基督徒,我们能和平共处。"

他拍了拍阿克拉姆的肩膀接着说,"在我们这儿,离婚不多见,多妻也不允许。对我们的年轻人来说,基督教带来的是正能量!"

任性的她

Image copyright Nicola Kelly
Image caption 出嫁日的萨利

小村另一边,萨利正在和大婚日的紧张情绪作斗争,闺蜜们叽叽喳喳、照镜子、自拍。萨利试图保持镇静。她脖子上带着念珠,家里每个房门上都醒目地挂着十字架。

萨利说,"我不在乎婚誓,那都是给别人看的。"这位准新娘能走到今天,和准新郎说了好几年的悄悄话,但是和家人嘛,说话的声音有时可就更大了许多。

她说,"我一直爱他,但我没想到我们能结婚。我父亲一直拒绝,但是现在,阿訇和牧师都同意了,父亲也就不觉得太糟糕了。"

夜幕降临,女眷乘船沿着尼罗河上行去美容院,闺蜜替萨利整理好婚纱,又拍了几百张照。几小时后,萨利走出美容院,和我不久前见到的那个紧张羞涩的女郎相比,好像变了一个人。

Image copyright Nicola Kelly
Image caption 出嫁日的萨利

她说,"我现在很漂亮,感觉很自信。"萨利看上去真美丽,白纱头巾、长裙,浓浓的彩妆。

午夜将至,阿克拉姆的车停在美容院外。萨利冲着朋友大喊,"他晚了三小时!"外面,阿克拉姆理顺领带、头发。他说,"我这是第一次穿西装,真不舒服。盼着跳完舞穿上我的长袍。"

朋友们拿起羊皮鼓,整齐地排成一圈儿。人群安静下来,阿克拉姆迈步走入美容院。不久,他和萨利挽着手臂一起走出来,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和掌声。

Image copyright Nicola Kelly

跳舞。最开始分成两个"阵营"。新娘一方的来宾围着她,小心翼翼地不碰乱、踩踏她的婚纱。一旁,阿克拉姆的朋友和亲戚伴随着鼓声把他抬起来、抛到空中。

阿克拉姆很开心,高呼,"这才是最棒的!"

然后,人群分开,新郎和新娘面对面,他们高举着手臂、围着对方走呀走、转呀转,四目对视,但是没有身体接触。5分钟后,鼓声接近终点,一对新人停下舞步,凝视对方,目光、笑容传送爱意。

阿克拉姆兴高采烈地说,"现在可以回家了,开始我们共同的生活。"一旁的萨利羞涩地笑着。

我问她,你是否也在盼望着人生下一个篇章的开始?她抬眼瞄了一眼老公,说,"是。我准备好了,我要大家庭,我要好多孩子。"

她双目放电、双颊绯红,"现在,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接受我们的婚姻,我希望我们今后的日子会更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