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卡斯特罗“丰功伟绩”的滑稽点?

卡斯特罗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菲德尔·卡斯特罗,2005年

菲德尔·卡斯特罗掌权不久后宣布,要把古巴建设成科学强国。现在,哈瓦那真有不少先进的科研成果,特别是在生化领域。古巴制造的药品、尤其是抗癌疫苗出口许多国家,但是不包括美国。

安娜贝莉·艾斯特维斯(Anabely Estevez)今年36岁,是肿瘤科医生。她满面笑容,热情大方。脚上穿着一双笨重的松糕鞋—和周围的热带风情有点不配套,身上披着严肃的白大褂。

我们在哈瓦那西部的普拉德拉医院见面。这里大多是西方国家自费来的病人,其中许多都是来接受CimaVax治疗的。CimaVax是肺癌疫苗,用于治疗晚期患者,目前美国已经开始临床试用。

我去的那一天,艾斯特维斯医生一共要看三名美国肺癌患者,所有这些人都"无视"美国禁运令来哈瓦那看病。

Image caption 朱蒂·英格尔斯

美国病人的故事:

朱蒂今年74岁,来自加利福尼亚,2015年12月确诊患有四期肺癌。在丈夫和女儿的陪同下前往古巴的普拉德拉医院(La Pradera)接受CimaVax治疗。自从今年一月起,CimaVax在纽约州的布法罗(Buffalo)试用。

此次从加州前往古巴、加上带回来的CimaVax,朱蒂一共花费15000美元。三个月后检查,才会知道疗效。她说“这是确诊以来第一次感觉乐观。” 朱蒂的女儿说,“如果癌症没有发展、不恶化,我们就满意了。如果肿瘤比现在缩小,那就真是奇迹!”

诊室内贴着白瓷砖,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艾斯特维斯医生告诉我,他们这里的癌症患者来自世界各地,并不全是来冲着CimaVax来的。古巴有一系列免疫药品和疗法,可以治疗不同严重的恶性疾病。

我很好奇,古巴是怎样打造出世界级药品的?

艾斯特维斯医生深深吸了一口气回答说,"首先,这是因为我们敬爱的菲德尔。他说我们应该是一个科学强国,他的话成了现实。"

艾斯特维斯医生解释说,古巴的科研方式和欧洲、北美有区别,"这里,科研人员和看病的医生合作,所有人齐心协力,在癌症和其它疾病治疗方面争取更好的疗效,不攀比竞争……"

说到这儿,她话音哽咽,"很激动。"泪水模糊了她的睫毛膏,她抬起手来擦一擦、接着说,"我不能提菲德尔。"我问她,这是为什么?说实话,我没想到她突然这么动情,略微有些吃惊。艾斯特维斯医生回答说,"因为,我们古巴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有菲德尔。"

当然了,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批评者—那些流亡到国外的人、被关押的政治犯、贫困潦倒的穷人—肯定不同意这种说法。

不过,艾斯特维斯医生对菲德尔的感情还有一点颇有意思。1990年代她还是少女,古巴正好处于所谓的"特殊时期"。那时,前苏联的垮台让古巴一下子"缩水"一半儿,成千上万的古巴人划着小船、橡皮艇,渡过险象环生的佛罗里达海峡前往美国寻求避难。

Image caption 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2016年访问古巴,两国关系开始解冻

那是古巴历史上非常惨痛的一个时期,饥饿、动荡。1990年代,对许多古巴人来说绝对是一个革命热情开始降温的时期。

但是艾斯特维斯不一样。她是少女妈妈,她继续刻苦读书,不管是坐公车赶路、还是夜深人静时,所有能看书的地点、时间她都在看书,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当医生。后来,父亲死于肺癌。她决定专攻肿瘤科。

在古巴,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魂"仍然显而易见。一些最先进的生化技术中心内,挂着尺寸极大、有些比较模糊的卡斯特罗照片。

卡斯特罗生前曾经提出过不少怪异的科学构思,比如,要研发出和狗身型大小差不多的奶牛,这样,每个古巴家庭都可以在家里养一头,确保总有新鲜牛奶。但是,卡斯特罗确实培育、呵护生化研究。就算是国库最紧张的情况下,他也保证向这一领域的投资。

爱德华多·潘顿(Eduardo Penton)带领的研究小组开发出古巴的乙肝疫苗。他已年过七旬,但仍然坚持每天去实验室。潘顿医生很低调,说英语很谨慎。从古巴生化革命一开始,潘顿就一直参与。卡斯特罗1981年派遣六名科学家去芬兰进修,潘顿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任务是学习如何制造干扰素,当时这还是癌症患者的最大希望。

潘顿带我们参观他的实验室。实验室位于哈瓦那西部,平房,很不起眼。从芬兰回来后,他和他的团队昼夜不停地忙碌,三星期就做出了成品!那时候,菲德尔·卡斯特罗每天都来检查进展情况。我不禁惊呼一声,心想,卡斯特罗可是以爱说著称啊,他一拉开话匣子,这检查肯定快不了。

我说,"那你们一定会很累吧。"潘顿医生笑了笑,拿出外交辞令回答,"略感不易。"

另外一位女科学家康齐塔·坎帕(Conchita Campa)带领研究小组开发出一种乙脑疫苗。她告诉我,有时候,卡斯特罗一天不止来一次!我不禁反问,"那他不影响你们工作?"坎帕爽朗地笑了起来。她说,恰恰相反,卡斯特罗的能量好像可以传染,激励科学家们不怕疲劳、继续工作。

人说,需要是发明之母。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古巴的生化创新,部分也要"归功于"卡斯特罗常年痛骂的:美国禁运。

古巴被孤立、贫困落后,很多时候没有别的出路,只能自力更生。结果呢,古巴不仅要自己制造买不到、买不起的药,还研究出开创性的新药!

Image copyright RPCI 2010
Image caption Dr Kelvin Lee

美国医生的话

李凯文(Kelvin Lee)医生是纽约州布法罗洛斯韦尔园癌症研究中心免疫学负责人。古巴的CimaVax就是在这里临床试用。这是古巴药品第一次在美国试用,需要特殊批准。美国制裁古巴的政策导致双方合作和贸易多方面受制约。

李医生认为,反对美国-古巴合作的政治依据不正确。他说,“我们汽车加的油、发短信用的苹果手机、给孩子买的鞋,都来自那些在妇女权益、言论自由、个人自由等方面和美国有根本性差异的国家,但这并没有阻止我们和他们在双方共赢的领域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