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曼谷无头案 历史还能不翼而飞?

泰国 Image copyright NICK NOSTITZ
Image caption 资料图片。活动人士偶尔会来这里献上鲜花

曼谷阿南达沙马空皇室博物馆前,柏油路中镶嵌着一块铜匾,大小和盘子差不多,在这里已经"住"了83年,车轮碾轧,磨损不轻。

知道这块匾的泰国人有限,除了那些非常虔诚的民主活动人士,他们偶尔来清洗、献花。

但是,这块匾却是泰国现代史上最重要的一刻为数不多的纪念标志之一。

1932年,一场革命推翻了有700年历史的君主专制,泰国转向民选政府、以宪法为基础的政治架构。

四年半后,起义领袖之一、革命成功后出任总理的披耶帕凤·丰派育哈色纳(Phraya Phahol)将军将一块铜匾镶嵌在他宣布君主立宪制结束的地点。

Image caption 四月初突然换成了新的

铜匾上刻着的字大意是:在这里,1932年6月24日黎明,人民党宣布推动泰国进步的宪法。

本月早些时候,泰国法政大学一位教授派学生去研究铜匾。第一组4月2日去的,一切正常;第二组8日去的,发现匾已经被换掉了!

同一地点整整齐齐地嵌着一块新匾,上面刻的字大意是:人当尊崇佛教的三位一体,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家庭,效忠君主,为国家带来繁荣。

毫不吃惊,消息一出,泰国"炸锅"了,民运活动人士、历史学家、社交媒体评论人士高呼抗议这种明目张胆破坏泰国历史遗产的行为。

这可不是小打小闹搞破坏。一家极端保皇的边缘组织去年确实曾经扬言要取走铜匾,但是,考虑到铜匾地点显赫,如果没有官方支持的话,就连他们恐怕也不敢下手。

1932年,革命家精心挑选在这个地点发表声明。泰国权力斗争中,象征、地点一向非常重要。

Image copyright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地点就在高大威武的塑像附近

皇家广场,耸立着国王骑马高大威武的塑像,小小的铜匾就在塑像旁边,是决心限制、甚至结束皇权的政府故意表述蔑视的象征。

但是他们没有成功。普密蓬国王(去年10月逝世)在位期间,皇室的权力、声望都恢复到君主专制结束后前所未见的水平。

皇家广场仍然是皇室地位高高在上的象征。新国王哇集拉隆功4月6日在华丽的皇家博物馆大厅举行盛大仪式—-其隆重是近半个世纪以来前所未有的,宣布皇室批准泰国军政府起草的新宪法。

泰国媒体发表的照片显示,民主匾是在仪式前一天晚上被换掉的。

当局对这起"偷窃案"的反应让国人非常迷惑。总理轻描淡写地告诉记者说,这是小事一桩,"非要找回来有什么好处?"但接下来他又警告,不要为了个匾去搞抗议示威。

Image caption 活动人士质疑失踪背景

警方坚持说他们不能调查,因为不知道铜匾归谁。副警监甚至说,最开始把匾放在皇家广场可能就违章了!难道他不知道,当初这可是政府自己决定的。

一名活动人士来皇家广场示威被关押;一名反对派政客发帖说铜匾是国家财产、应该受法律保护,根据更加严厉的"电脑犯罪法案"被控罪。

两名男子向地方警署提出申诉,被带到曼谷市政厅,并被告知所有11台闭路电视监控摄像头都在铜匾失踪前一些天拆掉了。

当局在新匾四周设立护栏,阻止人们来拍照。几小时后警察意识到,这成了交通隐患,拆除。

因为1932年是泰国历史上至关重要的一年,因此也成了各政治派系长期激烈争辩的话题,各方都试图用这个历史事件给自己的合理性、重要性加分。

Image caption 最近BBC去看了看,发现有警察近距离把守

当初,革命领袖批评皇室的言辞相当犀利,现在几乎无法重新发表,否则有违法嫌疑。不过,革命领袖很快就意识到,他们需要当时的国王支持他们的新政权,因此在1932年底定稿的新宪法中将立场软化为限制皇室权力。

不过,政府和皇室之间关系继续紧张,1933年保皇派起义失败,两年后国王退位。

泰国这样开始的民主转型,让保皇派通常说,这是仁慈的皇室赠与人民的礼物;民主派和共和派则说,民主必须是来自人民意愿的。从很多方面来看,泰国最近的政治动荡也反映出,辩论从来没有平息。

所以,不管是谁拿走了铜匾,都是在发出一个信号,或者是在调整皇家广场上象征性的(权力)平衡。

政府和警察闪烁其词,表明这仍是一个高度敏感的问题,他们不愿意去调查。但他们也明确表态:不容忍其它任何人调查这起历史失踪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