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毒枭越狱 谁成笑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7月11日古兹曼成功逃离距离墨西哥城不远的安全级别最高的监狱

毒枭古兹曼绰号“矮子”,7月11日从全墨西哥安全级别最高的监狱神奇越狱,朝誓言反腐、猛打“老虎”的总统脸上扔了一枚臭鸡蛋,墨西哥政府的公信力大打折扣,安全建制沦为笑柄。

不久前那一天,起床听到新闻说,墨西哥丑名昭彰的大毒枭、绰号“矮子”的乔奎因·古兹曼又越狱了!当时,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和一位朋友聊起古兹曼越狱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节,我问他,你说,我该哭还是该笑?他回答,且哭且笑吧。

矮子的喽罗党羽早就把一切都打理好了。这可不是那种在碎砖乱瓦里凑凑合合挖个洞那类的豆腐渣工程。修建矮子逃脱的地道,需要时间、规划、专业知识和敬业精神,毋庸置疑,肯定也需要大型机械设备,运走成吨成吨的渣土。

你又能指望什么呢?矮子是全世界最富有的犯罪分子之一。我确信无疑,他的故事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好莱坞拿去拍电影。

许多墨西哥人还在拿这个故事搞笑。比如,网上广泛流传矮子悠闲地喝着啤酒享受新自由的照片;还有,他站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外的假自拍。很明显,这也是在讽刺唐纳德·特朗普最近那一番有关墨西哥移民的种族歧视言论。

墨西哥人好像沉醉在这些黑色幽默中。一名墨西哥问题专家、英国人告诉我说,英国人和墨西哥人表现出许多共性—靠讽刺、挖苦这类黑色幽默度过困难时期。

毫无疑问,对总统恩里克·佩亚尼·涅托来说,这真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矮子越狱等于给总统涅托脸上投了一枚臭鸡蛋

三年前涅托上台,承诺根除腐败、解决墨西哥的暴力贩毒问题。涅托的前任费利佩·卡尔德隆发动的所谓“毒品战”被指对抗性过强,涅托决定采取不同方式。他说,擒贼先擒王,他将致力于瓦解高层权势。

从某些方面来看,涅托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几个“老虎”已经被收监关进了笼子。就在几个月以前,墨西哥还抓获了绰号“老师”的大毒枭—贩毒团伙“圣殿骑士团”的头目。

几个小时之内,我就收到请柬,登上“黑鹰”直升机,前往“老师”的藏身地去参观,感觉如同在墨西哥条件最艰苦的地区作了一次非常奇特的旅游。整天,我们反复爬上、爬下警察的卡车,体验“老师”的逃亡生活。其中,我们还曾钻进一个漆黑的山洞。警察兴奋地介绍说,他们就在这么简陋的藏身地发现了不少上好的葡萄酒。

但是,迄今为止最让涅托自豪的成就—蛋糕顶上的那枚樱桃—当属去年抓获矮子。13年前,据说矮子贿赂看守、藏在洗衣篮中成功越狱,此后一直逍遥法外。 抓住这个头号罪犯,涅托非常高兴,这下子,他的政治遗产有保证了。涅托很自信,上电视保证,矮子绝对不会再次逃跑。他甚至还用了那个非常严厉的词“不可饶恕”。涅托说,同类事情再次发生绝对不可饶恕。

现在看看,这不都成了贴在涅托脸上的臭鸡蛋。说轻点,矮子这次逃走让墨西哥政府显得很愚蠢可笑;说重点,墨西哥的机制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腐败。

政府打击贩毒团伙的方法就好比脚踏蟑螂。可能确实抓住了上面的大佬,但是大佬下面,一大群小家伙又爬了出来。一位记者朋友把这比作九头蛇。不管怎么比吧,问题是,地面战情加紧,暴力也在升级。

在出产毒品的地区、比如去年43名学生失踪的格雷罗州转一转,这一点就再明显也不过了。联邦和地方警察成群云集,开着大型皮卡在街上巡逻,武装到牙齿。看上去不像普通人过日子的正常地方。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伊瓜拉43名学生失踪

五月,我去过奇拉帕(Chilapa),那之前,帮派团伙刚刚带走了几十个年轻人。谁也不知道这些人的下落。

威尔基罗·纳拉是其中一个孩子的父亲。他留着小胡子,身材高大、寡言少语,一辈子住在奇拉帕。他告诉我说,荒唐的是,原来一个团伙一统天下的时候,反倒更加安全。现在,两个团伙争夺地盘,暴力比从前严重多了。

如何治理这样的暴力还有待继续辩论。但是,大多数专家一致认同的是,矮子成功越狱,凸现墨西哥体制腐烂至极。

更加荒谬的是,事实证明,当局试图摧毁的那个机制—矮子古兹曼统领的锡亚罗纳贩毒集团—生命力也最强大。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