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探访神秘波斯帝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在过去几十年,上到最高精神领袖强烈谴责“大撒旦”(又名美国),下到骑着摩托车挥舞鞭子的警察,伊朗并没有给外部世界展示一个富有魅力的形象。不过,最近英国放宽了先前“除非有必要不建议前往旅游”的规定。那么作为一名外国人在伊朗旅游有何感受呢?艾米·古特曼与大家分享她的经历。

我平时到偏远的地方旅游还是胆子挺大的,但是到了德黑兰让我感到有些精神紧张。作为一名单身白人女性,在当地会显得与众不同。下了飞机,我来回扫视了一下机场大厅,希望看到我的导游阿明。我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终于看到他举着的牌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按照伊朗当局的规定,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的游客在任何时候都有必须有导游陪同。这意味着身材矮小但善良无比的阿明,会在今后8天里,在大多数情况下,从早到晚,必须形影不离地陪伴着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从首都德黑兰远眺厄尔布尔士山脉

阿明待人很热情,总是笑眯眯的,说起话来妙语连珠。他举止和蔼可亲,就像是我的兄弟。同时他还必须兼做我的会计师,因为当地的饭店,餐饮和纪念品大致与美国的价格差不多,但对于我们这样的“老外”来说,计算起来非常棘手。

伊朗使用货币里亚尔,但是民间却往往使用货币图曼(toman)为商品标价,一个图曼等于10个里亚尔。也就是说需要在数字后面加上多少个零,需要具备很好的除法运算技巧。

伊朗的饭店仿佛被卡在时间隧道里,至今仍然定格在1979年。当年爆发的伊斯兰革命强行终止与外资饭店的合同。但是当地人还是喜欢用老名字来称呼这些饭店,前面总是要加上一个“老”字,例如“老喜来登饭店”。虽然这些饭店缺少现代化设备和时髦的装饰,不过我住过的饭店还是很干净,服务还算到位。

饭店提供的早餐包括茶,蜜枣,西瓜,芝麻烤饼,蜂蜜或木瓜果酱,还有新鲜奶油。真的,绝对新鲜的奶油!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艾米·古特曼在德黑兰戈勒斯坦宫参观

唯一缺少的就是咖啡,真正的好咖啡。由于伊朗政府强烈反对西方的生活方式,其中包括在咖啡馆进行的社交活动,导致许多德黑兰的咖啡馆关门。不过大学附近和德黑兰北部的几家不错的咖啡馆依然生存下来,但即使是最浓的美式咖啡也是没有什么味道。

可是另一方面,喝咖啡和典型美国味道的红丝绒纸杯蛋糕越来越受消费者欢迎。如果波斯风格的星巴克咖啡馆能够在此地落户,肯定会生意红火。

我住的埃斯皮纳斯饭店(The Espinas Hotel )建于2009年,算是接近五星级豪华饭店的标准。饭店的老板是阿米尔·穆萨普尔。随着外国游客的不断涌入,为当地饭店管理者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老板告诉我,“来自欧洲的客人总是要求住在远离街道、高层安静的房间,我们过去从来没有听到过客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根据《德黑兰时报》的报道, 2014年春季欧洲游客到访伊朗的人数比前一年同期增加了一倍。

在伊朗,包括外国游客在内的所有女性,必须戴头巾,穿长袍。这种长袍很宽松,从脖子一直覆盖到膝盖,当然还包括胳膊。只有那些最虔诚的女性穿黑色长袍。大多数女性还是喜欢自己的长袍带点颜色和图案。

全国的家庭手工业都在生产这种被当局强制穿戴的长袍。 但是也有不同的设计风格。你会发现,服装设计室专门推出比长袍更精致服装样式,如淡蓝色的亚麻风衣,挂面或者有对比色的。有些式样显得很休闲,有些看上去很优雅。

其实,每个女性都有自己的一套服装搭配。我穿的是一件连衣裙,下面配一条牛仔裤。这种搭配完全可以被接受。我到礼拜五的市场上转悠一圈,希望能为我这次旅行多买几套衣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伊朗妇女在德黑兰的大巴扎里购物

市场里一个摊位,接着一个摊位,出售商品包括古董,手工艺品,首饰,家庭用品,地毯和服装,玲琅满目。当地人在这里挤来挤去。绝大多数游客还是喜欢跑到大巴扎去扫货,但是礼拜五的市场里出售的商品便宜。即使这样,顾客总是会和摊主讨价还价。

我和我的另一位导游莎拉在大巴扎里走了一圈。她看我特别喜欢一个古香古色的吊坠,而且价格便宜,但是她告诉我千万别买。 “我家里就有一件,跟这个一模一样,我会送给你。”人们都说,波斯人热情好客,而且不期待任何回报,让我好感动。突然,宗教警察发出警告,提醒我的头巾滑到脖子后面,要我把头巾戴在头顶上。幸亏莎拉在我身边,让我大大松了一口气。

德黑兰有一条弯弯曲曲很长的道路叫“救世主”大街,从南到北,把这座城市分隔成东西两部分,体现这座城市社会特点。

在南部居住的大都是宗教和传统意识家庭,属于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在北部居住的是德黑兰的精英阶层,成功的企业老板,背后是厄尔布尔士山脉。在城市的南区,你会发现,那里服装店的价格比较便宜,但是衣服式样比较保守。如果你往北走,就会看到不少精品店映入眼帘,出售的服装风格与欧洲的首都不相上下。

德黑兰清晨,街道很安静。但是交通高峰到来时,街道上很快拥堵不堪,一整天都是如此,一直持续到深夜。除了市中心,在德黑兰和全国其他地方旅行,还是比较容易。大多数游客都是乘小汽车出游,一般都要带着一名司机兼导游。对我来说,这里的公路交通还是比较安全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拜火庙的教士给“永恒的圣火”添煤

我还搭乘短途航班前往中部城市亚兹德,这个城市以15种饼干和拜火庙而闻名,据说里面的圣火自公元470年以来一直燃烧不灭。

在离港大厅等候飞机返回德黑兰之前,看到男人和女人很随意与公众混合在一起。一个面相友善,30岁出头的男子走过来和我聊了几句。他提着一盒饼干准备回家。我们调侃一些日常话题,登上飞机后,他一路表现和蔼可亲。

飞机降落后,接站的人和出租车司机都去迎接客人了,他看我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等候阿明。“你没事吧?有人来接站吗?”我很有把握地对他说,我的导游很可能在路上堵车了,但他坚持陪我一起等候,一直到阿明露面。

我还遇到一位伊朗女性,她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法特梅·佛雷杜尼在两年前成立了自己的旅行社。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单身女性,而且在旅游业第一个提供美食游。她摸准了市场脉搏,因为西方游客人数正在上升。谈到美食,单是德黑兰就有8种不同特色的面包。

伊朗的每一个地区都出产味道独特的西瓜,可以说不缺旅游景点。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名游客欣赏戈勒斯坦宫外墙

此外,在伊朗还能品尝到数不清的美味佳肴:石榴酱核桃炖羊肉,姜黄豆角炖牛肉,备受推崇的藏红花杏仁米饭,读起来简直就像是伦敦中东美食大师奥图蓝吉(Ottolenghi)的菜单,充满创意,别具一格,但是眼前的这些菜名都是波斯烹调的经典之作。

西方客人的稳步增长为伊朗人提供了一个机会,他们可以研究这些游客的需求是什么,其中当然包括他们痴迷的伊朗美食和能在饭店里安然入睡。

值得庆幸的是,饭店老板阿米尔·穆萨普尔和他的同事们正在加紧研究如何为外国游客预留一些安静的客房。

(编译:海伦 责编:郱书)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