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潍县集中营童年岁月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被日军集中营释放后,戴爱美(右三)和她的兄弟姐妹以及其他孩子即将登上飞机,将与父他们的父母团聚。

戴爱美(Mary Previte)躺在床上,忍受着腹泻的痛苦和夏季酷热。不过,她心里有种预感,战争已经结束。

突然,她听到了一个不寻常的声音:一架飞机从日军集中营的上空呼啸而过,她在这座集中营里已经度过了近3年时光。

“我跳了起来,向窗外望去,飞机飞得很低,几乎可以触到树梢,随后一顶顶降落伞开始徐徐下落,我立刻感到肚子好受多了,”她说。

“人们开始痛哭,抽泣,尖叫,手舞足蹈,上下跳跃,并向空中挥手示意。他们就像发疯一样。”这是戴爱美描述人们当时的激动心情。

美军伞兵很快解放了山东潍县集中营,当时有 1500名外国侨民被日军囚禁在那里。

戴爱美当时只有12岁,她与父母分离已经5年多了。看来,她遭受的苦难即将结束。

二次大战爆发前,戴爱美和她的父母一直生活在中国,她的父母都是基督教传教士,并在河南开封开了一所圣经学校。

他们都在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工作。这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外国人来华传教组织之一。

中国内地会是戴爱美的曾祖父、英国传教士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于1865年创办的。戴德生曾在英格兰北部的煤矿重镇巴恩斯利(Barnsley)担任牧师。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戴德生在山东烟台创办了芝罘学校,旨在解决西方传教士子女的教育问题。

中国内地会现改名为海外基督使团,最近在巴恩斯利举行活动纪念该组织成立150周年。

在日本侵华战争刚开始时,日军一般不干涉在华的西方人,因此戴爱美的父母决定继续留在河南开封。

“其实他们已经买好了回美国的机票,但是父亲说,‘上帝不只是让我在顺境中传教,他要求我们不管是在顺境还逆境,都要完成传教的使命’,”戴爱美回忆道。

考虑到安全,夫妇俩还是决定将他们的4个孩子都送到了山东的芝罘学校(Chefoo School)。

父母当时认为这所为外国人开办的学校很安全。的确,那里曾一度很安全。

但是,日军偷袭珍珠港,美军卷入战争后,形势急转直下。戴爱美和她的家人以及所有在华的西方人都成了敌人。

珍珠港事件第二天,日军开进来并接管了学校。

“日军带来一个神道教士到球场上举行了仪式。他们还在桌子、椅子和钢琴上贴上了纸条,上面写着日文,就这样,整个学校都属于大日本帝国的了。”戴爱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她还记得,当时学生们必须去观看日军的刺刀练习,因为日本兵在练习时就会大喊“呀”,所以孩子们称之为“呀训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日本侵略者将芝罘学校改成军队总部。

由于这所学校变成了集中营,当时年仅9岁的戴爱美成为了一名囚犯。

这个小女孩和她的兄弟姐妹与父母失去了联系,他们的父母当时仍住在中国未被占领的地区。

孩子们在芝罘学校里住了一年,之后日军决定将学校变成军事基地。学校的师生们被转移到了潍县一个较大的集中营。那里关押的都是西方盟国的侨民。

戴爱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表示,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全体师生排队一起离开学校的那一天。“这是西方统治中国的结束,”戴爱美说。“白人去集中营时,带走所有可以拿走的东西,路边挤满了中国人,但是没有佣人帮助他们。”

集中营的日子远比学校艰苦多了,尽管日本兵偶尔表现出善意,但总是非常严厉。

戴爱美特别喜欢学校的老师,因为他们能够通过游戏解决遇到困难。

当时集中营里有很多老鼠,老师们就会给孩子们布置任务,让大家一起抓老鼠。有时候也捉苍蝇和臭虫。谁捉得最多就能获得小小的奖励。

戴爱美形容老师的做法是“美丽的胜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分开5年之后,戴爱美才得以和家人重新团聚,这张照片是他们团聚之后拍下的一张全家福。

“我们的老师尽量使天真的孩子们对集中营的生活习以为常,让他们感到无忧无虑。你知道这样做,能让孩子们感到安心,”戴爱美回忆道。

但是孩子们仍然无法回避集中营的噩梦。

由于缺乏药品,一些人就死在集中营里,其中包括英国前奥林匹克运动员埃里克·利德尔(Eric Liddell),戴爱美称他是“穿着跑鞋的耶稣”。

之后,他们又遭遇了食品短缺。

被关押的人当中也有医生,他们会让那些在黑市上能换来鸡蛋的人把蛋壳留着,然后用火烤过之后压成碎末,喂给那些缺钙的孩子。

“这些蛋壳粉末看上去让人恶心,吃起来像沙子一样。”现年已经82岁的戴爱美对当时的感受仍然记忆犹新。

当时,被关在集中营里的人们根本听不到外面的战况,所以战争结束的消息传来时,他们感到很突然,没有任何预兆。

当美国大兵们来到集中营大门口时,被囚禁的人用他们骨瘦如柴的肩膀把美国兵托了起来。

这些美军伞兵受到的欢迎,就像是英雄凯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戴爱美找到当年解放潍县集中营的美国士兵和中文翻译。

几周之后,戴爱美和她的兄弟姐妹们搭乘飞机前往西安和父母团聚。全家人时隔5年之后再见面,禁不住泪流满面。

后来,父母决定返回美国。在被选为美国新泽西州议员之前,戴爱美一直从事教育业。

在20世纪90年代,戴爱美花了两年时间才寻找到当年那6名解放潍县集中营的美国伞兵。

她跑遍美国去看望这些老兵。有些老兵已经去世,她就去看望他们的亲人。“我想再看看他们,面对面地向他们说声谢谢。”戴爱美说道。

当时,戴爱美唯一没能找到的是当年随美军伞兵一起执行任务的中文翻译。

几个月前,一位在美国上学的中国留学生读到一篇有关戴爱美的文章时,意识到这位下落不明的中国翻译正是他的祖父——王成汉(Eddie Wang)。

于是,这位留学生与戴爱美取得了联系,使她得以通过越洋电话向这位90岁高龄的王成汉表示问候。

70年前,潍县集中营获得解放,尽管当时的戴爱美只有12岁,但她在那里结识的朋友和经历将伴随她一生。

(编译:海伦 责编:郱书)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