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悲剧现场是自拍的地方吗?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在充满死亡和破坏的现场,生活正在恢复正常。通常,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迹象。在位于曼谷市中心的四面佛遭受致命炸弹袭击的现场,印度教信徒很快又回到这里进行朝拜,与此同时,人们也回到这里用手机自拍留念。这是不是我们对悲剧的一种自然反应呢?

有的时候,一件事的微小细节,会给人留下最深的印象。 美国9·11事件已经过去14年了,在那天发生的各种事情中,我记忆最深的是晚上去纽约一家酒吧所感受的一片沉默。

我现在仍可以闻到人们在四面佛烧香留在我衣服上的香气,我觉得这就是希望。这个朝圣地点再次香气冲天、烟雾缭绕,这意味着人们决心让生活恢复正常。普通老百姓在一个被暴力撕裂的地方继续祈祷和平。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眼前的地面上有一小片新铺的混凝土,仍然很湿润,在早晨强烈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这充分显示,人们决心恢复正常生活节奏。炸弹是周一晚上爆炸的,到了周三上午被炸出的弹坑已被水泥抹平。

这是真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朝拜者继续在印度创造神梵天的雕像前跪下。还有官员,外国大使和政界领导人都接踵而来,伴随他们左右的还有助手和摄影师以及其他随行人员。一切司空见惯的行为都恢复了。

没有多久,店主和小贩也回到街上。

在我们现代生活中,似乎已经离不开手机自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当我们站在悲剧发生的现场为自己自拍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这种习惯是如何形成的。例如,有一些犹太团体就游客在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前拍自拍像而引发一场争 论。有人说这是完全不考虑别人感情的行为,但是也有人认为,至少这些自拍者已经参观过这个地方,并有可能就集中营的恐怖历史进行一番思考。

在曼谷,我看到有几个人在调整身体的倾斜度,希望把发生血腥暴力事件的现场作为自拍像的背景。

世界各地都在发展旅游业,我认为,当人们旅游观光的时候,并不意味着你的思维和情感大门已经关闭。我们这些带着相机的记者怎能谴责用相机进行拍摄的公众呢?

25 年前,东欧共产制度解体后,我乘火车在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旅行,最后抵达比克瑙集中营。这里是一片荒芜的土地,天气异常寒冷。脚下的冰冻得很结实。我当时 记忆最深的是脚下咯吱咯吱的响声,寒冷刺骨的天气,乳白色的黄昏和玫瑰红的落日。我和朋友独自站在那里,眼前是广阔的原野,远处能看出几排木头搭建的房 子,当年那些面临死亡命运的人就住在里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过了一会,一辆出租车停下来,车里钻出两名游客。出租车在旁边等着,两人轮流以铁路线为背景拍照留念。当年这条铁路线将一百万人送往死亡集中营。拍照结束,两人钻进汽车走了。事情就是这样简单。

如果这些游客把在死亡集中营前拍摄的照片用来说明遭受屠杀的人数之巨大,这会是个很好的想法。但我不太相信他们会这样做。

当今世界,技术在不断进步。我们过去都是相互给对方拍照,现在我们不再需要另外一双手了。要想在惨剧发生的地点前拍自拍像,轻而易举,不再需要两个人,自拍像顾名思义。

但是,先进的技术手段并不一定能带来对事物更深入的了解。我们现在可以通过闭路电视监控系统,看到凶手安放炸弹的瞬间画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虽然我们可以看到邪恶的画面,但我们看不透罪恶背后的动机。对我来说,留在脑海里的最深印象不是炸弹攻击者的模糊画面,而是填平弹坑的混凝土,这片混凝土体现的是新的希望和坚持恢复正常生活的决心。

眼下的困难的是,虽然混凝土能修复物质上的损失,但是它不能消除死伤者亲人的心灵痛苦。

(编译:海伦 责编:郱书)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