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调查高官腐败女记者锒铛入狱

哈蒂娅
Image caption 去年12月哈蒂娅被拘押

不久前,阿塞拜疆女记者哈蒂娅·伊斯玛伊洛娃被判入狱七年半,罪名是贪污公款、偷税漏税。她是著名调查记者,曾经专注追究与总统阿利耶夫家族有关的商业活动、海外帐户。人权组织称,伊斯玛伊洛娃被判罪出于政治动机。同时,铁窗后的伊斯玛伊洛娃仍然誓言不罢手。

有时候,遇到某个人,你不由得略生尴尬之意,感觉自己不如对方勇敢;面临巨大压力不能像人家那样临危不惧、从容应对。哈蒂娅·伊斯玛伊洛娃(Khadija Ismayilova)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见面前不久,我还在没完没了地抱怨阿塞拜疆那些繁琐、折磨人的签证规定。而哈蒂娅面对的威胁是,如果她不停止调查官方腐败,即将受到真实的折磨!

难怪,我立刻觉得自己是轻量级。

几 年前,我们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哈蒂娅就职的广播电台相识。没见面前,我以为对方会很凶悍。归根结底,这可是一个敢于和被控使用残忍手段处理异见者的强大政 府针锋相对的女人!不过,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位非常风趣的年轻女郎,她爱说爱笑,很明显,她坚决不会让自己的经历给阿塞拜疆安全力量那些确荒唐的做法加 分。

当时,哈蒂娅正身陷一起“抹黑”行动—据说这是当局发起的。不久前,她刚刚收到一个邮寄来的包裹,里面装着照片和一封匿名信。照片上, 哈蒂娅正和男朋友在自己家中做爱。哈蒂娅根本不知情,别人已经在她的卧室安装秘密摄像机。那些照片就是视频截图。匿名信警告她立刻停止报道执政的阿利耶夫 家族如何从国库偷钱,否则,视频将被公开。

在任何一个国家,对知名记者来说,个人色情录像带被公开可能都是令人羞辱的一件事。但是,阿塞拜疆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国家,还存在“名誉杀人”现象,女性性生活更是有着严格的规矩。在这样一个地方,色情视频被公开,人身安全可能都会有危险。

Image caption 被捕前,哈蒂娅是敢言的节目主持人

我问她,“那你怎么办?”她笑了笑回答说,“因为害怕而放弃?我根本不能允许自己考虑这样的选择。”

所以,她继续报道。我真心相信,哈蒂娅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其他任何一种选择。

几个星期之内,录像上网了。亲政府的媒体用深感震惊的语调报道了这个故事,同时也很为受众着想:提供了视频的链接。

但是,哈蒂娅拒绝退让。

现在,当局总算“搞定”了—哈蒂娅被控犯下一系列罪行,包括挪用公款、偷税漏税、滥用职权,法院判她七年半有期徒刑。奇怪的是,哈蒂娅的这些罪名正好也和阿塞拜疆“精英”阶层面临的指控差不多。

但是,哈蒂娅并非唯一的一个。十几名记者、人权活动人士、博客已经或者被逮捕、或者被投入监狱。这其中包括拉苏尔·亚法洛夫(Rasul Jafarov),一位英俊堪比电影明星、性格开朗、年纪轻轻的人权律师。现在,亚法洛夫要在监狱里坐六年,罪名让人半信半疑。

过去几年,我曾不止一次问过阿塞拜疆官员,为什么要把反对派、批评者关押起来?一位政府发言人曾经这样回答,“记者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吧。犯了罪,一定要坐牢。”

如果真是这样,当然很公正。不过,广受尊敬的国际人权组织—包括国际特赦、人权观察等—都非常明确,像哈蒂娅这样的政府批评人士被判刑,原因是统治阿塞拜疆几十年的阿利耶夫家族还想继续牢牢掌控大权。

Image caption 阿利耶夫总统夫妇

必须指明的是,阿塞拜疆确实也有不少人希望如此。石油和天然气带来的滚滚财富已经让巴库旧貌换新颜,从后苏维埃时代一潭死水的闭塞小城一跃成为魅力四射的新兴城市。在许多阿塞拜疆人看来,中东大部分地区的混乱充分证明,专制政府胜过无政府。

但是,阿塞拜疆政府也非常奇怪:迫切希望赢得国际舆论的好评。他们斥巨资大搞公关、大作广告、举办备受瞩目的国际活动,但与此同时,却根本不去做那些可以让西方认可信誉的事,比如媒体自由、严打官员腐败。

有时候,你可能真想走过去告诉他们,省点钱,别再搞那些耀眼的公关活动了,不要关押记者就可以了,肯定更有效,肯定更便宜。

与此同时,哈蒂娅仍然拒绝被吓倒。现在,她锒铛入狱,阿塞拜疆腐败的领袖们赢了。

真的赢了吗?

法官宣判的时候,哈蒂娅当堂大笑。后来,哈蒂娅的母亲写道,“我的女儿就是这样。她总是在微笑、总是在大笑。”宣判之后哈蒂娅发表声明说,“我坐进了监狱,但是,工作仍将继续下去。”

如果说,初见时我只是略有尴尬,现在就真的是自愧不如了。

(撰稿:苏平,责编:董乐)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