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喀布尔闺蜜的心里话

近来,塔利班频繁制造袭击事件。喀布尔暴力不断,闺蜜相约,咖啡馆儿说悄悄话应该很难吧?真聚在一起聊些什么呢?政局、治安?还是男人、爱情、婚姻与向往……

别人告诉我,喀布尔的“花巷咖啡馆”已经不在“花巷”了。因为那个地区安全状况太糟糕,咖啡馆被迫搬家。

但这并不是意味着他们新搬去的那个地区有多好。现在在喀布尔,总是面临威胁。

离开咖啡馆旧址不远。几个星期以前,枪手袭击一辆汽车、绑架车中的外国妇女。附近,汽车炸弹攻击北约车队,三名美国平民承包商被炸死。

喀布尔局势相当紧张。最近发生一连串的攻击事件,数百人丧命,警察和特别部队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塔利班宣称对多起攻击事件负责,其中包括阿富汗议会大厦那一起相当大胆的攻击事件。

虽然关于新领导的人选确实可能出现内讧,但是,塔利班还是多次在喀布尔制造血腥暴力攻击。阿富汗警方说,每一起已经发生的塔利班攻击事件,背后还有10多起被破获的阴谋。但是,以此缓解喀布尔人心中的恐惧并没起到多大作用。

Image caption 塔利班攻击阿富汗议会。一位议员从议会内拍下照片

你也许会想了,这样的安全局面之下,大街上岂不会是空空荡荡?但是,喀布尔的交通拥堵丝毫不次于我在其他任何地方所经历过的。更为严重的是,一有高级官员车队经过,其他人必须止步让路。一些高层外交和地方官员已经开始搭乘直升飞机出门。走陆路,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等我赶到咖啡馆,已经比约好的时间晚了将近40分钟。司机指给我大门在哪,我快步冲过去要拉开,但是,这可是一扇特别加固过的铁门,门前堆放着一排排沙袋,还有武装警卫,要检查我的书包。

过了第二扇门之后,咖啡馆才有点像个咖啡馆了。一处小小的院落,摆放着桌椅和阿富汗传统餐具。

今年28岁的萨菲亚·阿米利和女友纳尔基斯在咖啡馆里等我。萨菲亚早上在政府工作,下午在她开办的几家慈善机构忙活。慈善机构主要从事教育和帮助街头流浪儿童。最近萨菲亚还发起一个项目,教流浪儿摄影。她拿出一些孩子们拍摄的照片给我看。

萨菲亚告诉我,“在喀布尔生存的关键是要一直忙。需要干的事太多了。”言语间,我可以感受到她那种好像总有事在等着去处理一样的忙碌。萨菲亚说,不过,至少还有咖啡馆,“很好的地方。坐在这儿,可以忘掉外面的事。这里很安全,这是最主要的。”

萨菲亚的其他两个朋友苏珊娜和洛科萨尔也来了。她们两人同样对喀布尔的堵车抱怨个不停。然后,我们的话题转向了婚礼。

我已经注意到,喀布尔有许多婚庆大堂,有些很大、像是购物中心。洛科萨尔告诉我说,“在喀布尔,婚庆可是大生意,还有美容院。赚的钱多了去了。总有人办喜事。阿富汗人办婚礼,至少也要请500人,有时甚至多到1500到2000人。当然需要大堂了。”

Image caption 喀布尔的游乐场。爆炸、袭击不断,但是总不能停止生活吧?

我告诉她们,我自己的婚礼比较简单、来宾很少,她们反问,“那你家人怎么说?”她们好像更想知道的是我是怎样忍受、度过这样大的一起丑闻,而不是我家里人到底说了什么。我承认,“家里人不太高兴。”

原本以为,这次来咖啡馆聚一聚,我们会聊聊爆炸攻击、安全局面什么的。我还以为,这些年轻女郎一定厌烦了在阿富汗的生活、会倾诉她们打算离开的计划。但是,吃着匹萨饼、喝着西瓜汁,我们谈论的话题多了去了:爱情、婚姻、男人、男女同校等等。还有,她们为什么觉得阿富汗公立学校永远做不到男女同校。

和其他所有20多岁的年轻女郎一样,这几位闺蜜也谈到了自己的希望、憧憬、职业追求,如何想干出一番事业,以及在阿富汗工作场所女性的艰难和烦恼。

然后才是政治。我们讨论现在这个政府和从前那个相比怎么样;还有,除非高层领导停止内讧,否则根本没有转变的可能,安全局面只会越来越糟糕。

我问,“你们在这里感觉安全吗?”她们心照不宣地看着我笑了笑。萨菲亚回答说,“当然不。现在喀布尔真糟糕。我们好像都在等着下一起爆炸。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呆在家里不出门,我们总不能停止生活吧。”

我接着问,你希望去其他地方生活吗?萨菲亚回答说,“当然了,我希望去国外读书。但是,我还是要回到阿富汗。像我们这样的人应该为祖国效力,否则怎么能有变化呢?”

(编译:苏平 责编: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