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一意孤行坚守怪异的美国城市

Image caption 小童车大乐趣?

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座城市看到过这么多精致的纹身,或者这么多的大胡子;还有,可能在大街上驻足和陌生人聊天的那种爱留大胡子的怪人。不过,能碰上的可能有骑着独轮车大声吹风笛的;能看到的可能是“动物园炸弹族”(Zoobomb直译):每星期天,成年人骑着迷你童车冲下山坡、闯入市区!所谓的“小车子大乐趣”。

波特兰已经成为潮人的游乐园,或者,就像一名当地人对我形容的那样:“年轻人来退休的地方”。考虑到当地气温炎热,大群人赤身裸体骑车穿过市区,看来几乎算很正常的现象了。

波特兰确实有点怪异,而且还引以为自豪。大街上贴着标语、汽车上贴着标签,呼吁“保持波特兰的怪异”。这个主意最早是从德克萨斯的首府奥斯汀借用来的。

波特兰现在已经成了美国各州人最爱搬去的一个城市之一。我遇到过几位加利福尼亚人,为了躲避干旱、炎热、拥挤决定北迁。对他们来说,波特兰有明显的诱惑力—自由解放、风景优美(位于威拉米特河和科伦比亚河交汇处的山间),远方是山顶白雪皑皑的胡德山,看上去宛如一幅日本风景画。

波特兰也是一座步行城,四周田园风光环绕,市中心面积很小,有宽阔的人行道、发达的电车网和完善的自行车道。

波特兰有出色的餐馆、酒馆、咖啡馆,但是,波特兰并不仅仅是享乐主义者的天堂。“俄勒冈人报”撰稿人乔·罗斯形容波特兰是“嬉皮城和大都会的融合,与其历史传统完美匹配。波特兰一直是不墨守陈规人的驻足点。”

来自五花八门各色背景的自由思想者推动波特兰有了独特的个性。他们翻过落基山、喀斯喀特山,沿着18世纪探险家克拉克和刘易斯的足迹、沿着俄勒冈小径(19世纪拓荒者的主要道路之一),来到这里建立起波特兰,并且淘到巨大财富:源源不断的鱼和木材。

波特兰市博物馆内藏有一枚珍贵硬币,据说当年就曾抛这枚硬币,决定这个地方该叫波士顿还是波特兰。不过,到了1990年代,波特兰全面滑坡,迫切需要寻找新方向。当时,波特兰得了一个“树桩镇”的外号,凸显昔日蓬勃的木材业的衰败。不过,这里有一家最好的咖啡商也借用了“树桩镇”这个名字作品牌。

Image caption 今天夏天,波特兰街头惊现许多性玩具!

现在,波特兰汇聚着大批新鲜的创意、年轻的人才—搞丝网印刷的、做自行车的、还有数不清的电脑奇人。除了耐克在这里安家,还有哥伦比亚运动装、以印第安人传统图案为设计灵感的彭德尔顿毛毯。Keen户外鞋的总部位于波特兰古老的工业区“珍珠区”。该公司的座右铭是,“我们保证致力于建设强大的社区、健康的地球,由此我们都可以创造、享受、关爱。”看上去,拿过来作为与波特兰最为匹配的口号也很合适。

美国前总统布什的手下曾经把波特兰称作“小贝鲁特”,原因是小布什来这里时受到冷遇和敌意。波特兰肯定是美国没有专业棒球队的最大的城市,这里的人酷爱足球、衷心支持自己的球队“伐木者队”。

波特兰不征收销售税,黑胶唱片专卖店也许超过美国其他任何一个地方。波特兰人否决在水中加氟化物,这样做的美国大城市为数不多。波特兰允许医生辅助他人自杀;不出预料,大麻合法化了。令人奇怪的是居然一直拖到最近。

美国其他城市都扩张了,但是,波特兰过去40年城市边界固定不变,大楼止步、旷野开始。所以,更多人选择走路或者骑车上班。

波特兰有一家油炸圈饼店,人们经常在外面排着大队购买这里独特的阳具形状的美味小吃。

波特兰是第一个全盘采纳邮寄投票系统的地方。但是,它也是美国仅剩的两个不准自己加油的城市之一。

当然,波特兰的怪异也有阴暗一面:流浪汉和吸毒问题显而易见。但是,当地媒体报道说,这并不是一个危险的城市。过去几年最大的一起民愤事件是当局试图换掉波特兰机场众人钟爱的地毯!

波特兰最大的担忧想必应该是如何避免地方主义的蔓延。既然我们BBC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俄勒冈人”报的乔·罗斯向他的网上受众提出了这一问题。

有几名受众回答,怪异的形象现在不合适了,波特兰现在已经变得很普通;许多人支持“宁愿独特、绝不从众”;有人探讨波特兰如何鼓励当地人“将爱转化成职业”;

更有不少人观点一致。他们高呼,“波特兰并不怪,美国其他地方才怪!”

(编译:苏平 责编: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