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照片惹翻警察—稳定也有价?

革命、反革命犹如走马灯,埃及变化并不大。许多人甘愿牺牲点民主、换取点稳定。问题是,要付出多少自由?何时才能找回呢?

1000盏40瓦的灯泡,昏黄的光泽仿佛给老旧的火车站蒙上一层肮脏的篷布。一阵轻风,撕过开罗夜晚油腻腻、灰蒙蒙的闷气。

快要发车了。车门狠狠关上,车票查验完毕。站台上的商亭中,甜腻、浓稠的咖啡滴滴答答。

突然间,那种熟悉的分手、告别仪式终止了!

我们面前即将出现的一幕,是埃及最著名的两大矛盾性冲动:既专制独裁、又趋于无政府主义,就连俄罗斯剧作家笔下恐怕也无法准确描述。

情绪突变,好像有两个原因。

第一,一名爱国的同行旅客发现,我们一行人当中有一位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红色霓虹显示牌的照片,显示牌上是我们这趟前往卢克索夜车的发车时间。

这位旅客算计好了,拍照片的角度表明,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察可能会出现在照片边上,事实证明他准确无误。

爱国旅客立刻报告警察,警察迅速采取行动,坚持要求检查照片。

确实没错,他还真在照片上。或者说,无法辨认出是他的那一半儿确实出现在照片上:从贝雷帽后直到后脚跟那一半儿。

警察略显歉意、但立场十分坚定。虽然他不过是在和身边的人闲聊、抽烟,照片还是透露出他的战术部署,可能会被恐怖分子利用,因此必须删除。

我们正在为这些事纠缠,突然,我们这节车厢的车门传出一阵剧烈的敲击声。不是可以安全打开、朝向月台的那一边儿,而是锁好了、直接靠近铁轨的那一边儿。

原来,几名乘客懒得走地下通道去火车正确一边儿登车,拎着行李跳下铁轨、试图抄近。

警察还和那位打小报告的爱国旅客密切谈话,对其他乘客的危险行为根本视而不见、不为所动。

他这是在执行反恐任务,且成功完成任务。那些胆大但却无谋的乘客被一名平易近人的卧铺车厢乘务员和颜善语地劝走。他们嘟嘟囔囔、拎起沉重的行李扔回站台,消失在混乱的人群中。

埃及安全力量表现的一种新自信,反映出曾任埃及军事情报局局长的领导人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坚定地掌握着总统大权。

现在,他正在等候埃及选出议会—那种很少说出让他沮丧之话的议会。12月,埃及超长的选举过程即将结束,塞西就可以拥有一个这样的议会了。

革命和反革命转了整整一圈儿,现在,埃及和动荡前基本上一样:前军界高官在势力强大的军队将领的支持下统治整个国家。

这种形式的政府只有靠恐吓批评者—必要时把他们投入监狱—来运作。

为了给自己的强硬政策找依据,塞西告诉埃及人,看看伊斯兰极端主义烈焰般吞噬着叙利亚、利比亚和伊拉克,只有他们铁腕掌控,才能让埃及避免同样的下场。

所以,在埃及这个国家,军事法庭可以给一名小伙子判刑三年。他的罪名是,把总统照片P了一下,给总统安了一对米老鼠耳朵。

所以,在埃及这个国家,一名视频主编出去买午餐,从此下落不明,人间蒸发。

所以,在埃及这个国家,我认识好多年的一名作家、广播人突然发现,自己因为质疑埃及到底多自由即将面临受审、牢狱之灾。

你可以看到警察没有看到的讽刺之处吧。

埃及的议会选举不会有惊奇—规则不允许出意外。许多埃及人甘愿牺牲一点民主、换取一点稳定。

当然了,问题在于,你可能永远也不清楚,在这种交易中,你要牺牲多少自由,你如何、何时才能找回这些自由。

最后,我们的列车总算准点启动、驶入充满未知的黑夜。

埃及本身也在走过一段类似的旅程。不过,还不能过于肯定目的地会是何样。到达那个目的地,又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编译:苏平 责编: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