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怀念“非洲大救星”卡扎菲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加纳首都阿克拉

许多人说他是无情的独裁者,但一些加纳人认为,卡扎菲是救世主,迄今难忘。不管你怎么看,卡扎菲真有一点好像没说错。

最近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在阿克拉(Accra),当头艳阳照,身边尘土飞,汽车长龙喷吐着尾气。我遇到一名男子,他说,卡扎菲上校是“救世主”—弥撒亚。

这位男子名叫卡里姆·穆罕默德,今年45岁,人很热情。卡里姆是裁缝,卡扎菲被推翻前,曾在利比亚工作和生活三年。

卡里姆和妻子、三个孩子住在一栋有六间卧室的大房子,这是他用在利比亚挣的钱自己盖的。

卡里姆告诉我,“那时在利比亚,人人幸福。在美国,有人睡桥洞,利比亚从来没有这样的事。利比亚没有歧视,没有麻烦,没问题。工作很好,挣钱很多。我有今天的生活都要感谢卡扎菲。他是非洲的大救星。 ”

在加纳这一带,卡里姆这样的案例很常见。我们说话时,又走过来两个人加入进来。原来,他们也和卡里姆一样,对利比亚前独裁者有深厚的感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2010年,劳工被迫离开利比亚躲避战乱

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莫明说,“卡扎菲是好人。”穆斯塔法今年35岁,性格爽朗,是建筑工人,在利比亚打工七年。他说,“(卡扎菲)从来不骗人。他完美、最棒。”

伊利亚斯·叶海亚是当地阿訇。他头戴一顶小圆帽,留着尖尖的大胡子,大嗓门。他说,“为什么要杀了卡扎菲?杀人是为了解决问题,现在问题更严重了。为什么要杀了卡扎菲?”

卡扎菲或许是个无情的独裁者,但是,他统治期间利比亚连续多年相对繁荣和稳定,对迫切希望找工作的移民来说,这就是上帝送来的礼物。我的这几位新朋友和成千上万的非洲人一样,靠着在利比亚挣的钱在故乡脱贫。

我们在一家小杂货店外的阴凉地儿聊天,身边到处都可以找到证据。这个区位于阿克拉北部,当地人称利比亚区,居民大多都是在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挣到钱的加纳人。

阿克拉其他许多地方很典型的那些破破烂烂的房子,在这里可找不到。相反,橙色的泥土路两边是现代、宽敞的洋房,一直延伸到公路尽头。

卡里姆指给我看把角那座房子,最初我还以为是政府的办公楼呢。原来,这是一位名叫谢赫·斯瓦拉的豪宅,他在利比亚发了财,在阿克拉开了好几家成功的公司。豪宅有30间卧室。没有卡扎菲,这样的房子盖不成。

确实如此。现在,这一片新盖的房子也很罕见。隔三差五,还能看到烂尾房:卡扎菲被推翻的时候,利比亚区也封存在时光长河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2007年卡扎菲在加纳首都阿克拉

后来,阿马杜也加入了我们的小圈子。他今年36岁,很腼腆。最开始我们都没有太多注意他,因为他看上去很沉闷。但后来,他还是讲出了自己的故事。

阿马杜属于那种无钱申办正式利比亚签证的人。2010年,他和几个朋友走上了穿过撒哈拉沙漠前往利比亚、十分危险的陆路。他们喝完了随身携带的水,好几个人丧了命,但是,阿马杜总算到了利比亚,找到一份贴瓷砖的工作。

2011年战争爆发的时候,阿马杜已经攒了3500美元。他记得,第一枪打响的时候,自己站在的黎波里码头,赶快寻找藏身的地方。他被困在小屋里好几天,总算逃回加纳。但是他没能把辛辛苦苦挣的钱带回来。他的梦就这样破灭了。

穆斯塔法说,“在加纳,年轻人什么希望也没有。没有了卡扎菲之后,我们有许多危机。年轻人失业率如日中天,我们无事可做。或者走上犯罪的道路—因为这是挣钱的唯一方式,或者想办法逃到欧洲。”

其他人点头称是。伊利亚斯大声说,“现在就是欧洲、欧洲、欧洲。有钱的话,有人去巴西。但是,对其他人来说,就是欧洲。”

卡扎菲被推翻之前曾经正式警告欧盟,如果他的政权垮台了,多达200万难民会涌向欧洲大门,引发混乱。

卡扎菲或许更像独裁者而不是大救星,但是,他这一点似乎还真没看错。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若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