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吐槽非洲—窘闻怪事连连看

Image caption 非洲运动员争取在里约奥运上夺金

2016年。政坛多奇葩,体坛有风云。反恐能见效吗?大象会灭绝吗?中国因素看点何在?非洲人可能真需要喝杯清茶嚼点烟叶,平平心、定定神。

2015年走了,我们把场场大选、那些争取连任三届的候选人、以及与恐怖分子的暴力冲突也都留在了身后。

2016年来了,非洲大陆会出些什么事呢?

布哈里总统宣布,“博科圣地”被迫转入地下、实力今非昔比。他还说,尼日利亚政府军已经“技术上”击败了这个伊斯兰武装,现在博科圣地只能凑合着“使用爆炸装置、洗脑年轻人去教堂和清真寺搞自杀”。

对于那些受到攻击的人来说,这类行动并不表明武装分子实力大大削弱,而是他们一贯作案手法的例证而已。

布哈里的说辞对东北部地区人民来说更起不到多少安慰作用。成千上万的人无家可归,宣誓效忠所谓“伊斯兰国”的那个组织经常在集市发动自杀攻击。

数字令人担忧。持续六年的暴力据说已经导致17000人丧生,150万人流离失所。

Image caption 被绑架的女生能救回来吗

伊斯兰武装的活动还已经扩散到邻近的乍得、尼日尔和喀麦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说,2000多所学校被迫关闭,100万少年儿童上学受影响。

2016年4月,就是博科圣地绑架奇博克200多名女生两周年了,网上的呼声早就落满尘灰,新的一年,布哈里能把女生解救回来吗?

2016年,非洲还要盯着另外一个主要恐怖组织“索马里青年党”。来自肯尼亚的报道说,一次未遂的公交车袭击事件与所谓的“伊斯兰国”有关。

肯尼亚警察总监告诉我们,索马里青年党已经分为两个派系:忠于基地组织和忠于伊斯兰国。

今年早些时候巴马科(马里首都)酒店遇袭、再加上世界各地发生随机恐怖攻击的现状,2016年也许仍将是紧张的一年,“非洲联盟”必须联起手来尽最大努力保护人民。

当然了,冈比亚领导人贾梅(Yaya Jammeh)那些抓人眼球的声明也需要更谨慎小心地考虑一下。他一年誓言向巫师开战,另一年又宣布冈比亚成为伊斯兰共和国。贾梅已经掌权22年了,而且很有可能在12月争取下一个五年任期。

Image caption 穆萨韦尼要争取第五个任期

2016年11月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选举中,卡比拉(Joseph Kabila)是不是也会寻求三届连任?2月后,乌干达的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能不能进入第五个任期?

再往南数一数,津巴布韦的穆加贝执政即将进入第36个年头。官方出生证说,2016年2月穆加贝将年满92岁。

穆加贝的太太好心地告诉国人,鉴于手下诚恳请求,老公愿意坐轮椅指点江山。

哈雷拉和中国建立密切经济联系,接受人民币作为贸易货币,津巴布韦人需要学会使用“元”。外部世界对这项新交易颇多微词,说津巴布韦现在成了中国殖民地。

但是对许多津巴布韦人来说,这并不值得吃惊。因为穆加贝在经济关系方面一直就倾向于“往东看”中国。

不过,美元、英镑还是合法流通货币。津巴布韦资源丰富,但出口创汇很少,经常需要食品援助!

南非货币兰特一贬再贬,已经不受津巴布韦人喜爱。南非的新任财长戈登(Pravin Gordhan)重任在肩,必须安抚市场、让投资者放心。他的工作成效也许将决定祖马总统任期的治国遗产。

创造就业仍然是非国大ANC的首要任务之一,虽然他们已经在位22年。

接下来,去达累斯萨拉姆看看吧。坦桑尼亚人也心惊肉跳,担心新总统会突然视察。

外号“推土机”的总统马格富里(John Magufuli)将继续严惩懒惰。政府工作人员居然有时上一整天班?这给漫画家、喜剧演员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Image caption 大象会否走向灭绝?

撇开政治。时光流逝,我们有些非洲人年年担心,距离我们的大象、狮子、犀牛灭绝的那一天是不是也越来越近。犯罪团伙和亚洲市场共同作祟,掠杀非洲的骄傲。

2016年,会不会看到各界协同努力制止偷猎?

新的一年,期待中的体育赛事也不少。去年,非洲群毫无顾忌地把票投给了布拉特。现在,报纸上的布拉特总是胡子拉碴、脸覆创可贴,竭力表明自己是腐败指控的受害者、很清白。

2月,南非富豪托基奥·塞克斯韦尔(Tokyo Sexwale)将争取借非洲选票、角逐国际足联主席职位。西方世界其他国家却在拿他的名字搞笑:Tokyo-东京,Sex-性,Wale-鲸鱼(同音)。

另外,肯尼亚能平息药品指控、在里约奥运长跑项目中再创辉煌吗?非洲队能在奥运足球赛中捧走桂冠吗?

Image caption 恰特能提神

在法国举办的欧洲杯赛场上,我们能数得清有多少非洲球员吗?他们的安全有保障吗?

不管结局怎样,2016年也许任何一个月份都不会是单调乏味的。不过,焦虑渐重,我们也许都需要吃盘可拉果、嚼搓恰特草、喝杯中国茶,平平心、定定神。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若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