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沙特梦打造出华美“鬼城”?

Image caption 仔细看一看,城里缺什么?人!
“阿布杜拉国王经济城”是全世界最宏大的建筑项目之一,投资1000亿美元,旨在打造可供两百万人工作生活的崭新城市、世界最大的深水港口之一,与地区对手迪拜比拼,吸引跨国公司和游客。但是,原油价格继续暴跌,全球金融市场惊魂不定,再加上保守文化的挑战,“沙特梦”的未来充满不定因素。

开车进入沙特阿拉伯最新的城市,需要首先经过一座宏大的纪念牌楼。牌楼上最抢眼的是一幅巨大的前沙特国王阿卜杜拉画像。真有必要说一下,画像非常讨好前国王。

阿卜杜拉国王双目炯炯、威风十足地眺望着远方的大沙漠,看上去好像非常自得。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建筑项目之一“阿卜杜拉国王经济城”(KAEC)的总设计师,他人虽已去,却名垂千古。

KAEC的老板法赫德·拉希德(Fahd al Rashid)请我们BBC来这里参观。拉希德今年38岁,很擅长使用媒体。他曾在美国接受教育,现任KAEC执行总裁。斥资1000亿美元的KAEC工程,宗旨是要在红海岸边距离吉达(Jeddah)以北100公里的地方打造出一座具有全球重要意义的新城市,吸引200万人来工作、生活。

Image caption 阿布杜拉国王经济城

拉希德洋溢着那种自豪的市长身上才有的热情。想想鲍里斯·约翰逊(大伦敦市长)戴上阿拉伯头巾、披上飘逸白色长袍的样子。拉希德开着闪闪发光的“揽胜”带我在新城各处参观。

我们从深水港开始行程。东道主向我介绍,到2020年前,这座港口将成为全世界最繁忙的深水港之一。

几十架起重机高高耸立,纹丝不动地向波光粼粼的红海敬礼。

拉希德说,现在每天有100艘船从这里经过。不过,一位看上去面露尴尬之色的助手把他拉到一边,凑过去耳语了一句。拉希德说,“呃……我想我可能说的有误,应该是每个月100。”

我在KAEC参观期间,这也成了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曲。宏大的梦想,残缺的现实。工业区里有几十家工厂和组装车间,但是,其规模看上去更像是集镇,不是都市。

数千名工人—主要是来自东南亚国家的民工—正在建设庞大的公寓楼小区,但是只有很少几座将近完工,有些看上去好像已经被放弃了。

Image caption 著名建筑师诺曼·福斯特为KAEC设计了壮观的火车站。

著名建筑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为KAEC设计了壮观的火车站,从吉达前往麦地那(Medina)的高速铁路将在此停靠。但是车站还没启用。再说了,沙特人的车瘾还是一如既往。

一所学校倒是已经开放。但是,现在KAEC全部5000名居民中,几乎没有多少人带着孩子来这片到处都是推土机、灰尘密布的地方生活。

10多年前,阿布杜拉国王宣布了他的宏大梦想。时光飞逝,现在,沙特要与迪拜媲美成为地区枢纽的雄心大志感觉更像是虚幻的想象。

Image caption 建设总投资高达1000亿美元

拉希德的信心毫不动摇。他向我保证,用不了多久,每年300万游客就会蜂拥而来,观赏美丽的海岸线和珊瑚礁。我说,但是,这可是沙特、不是迪拜。女人能被允许开车、在海滩穿泳装吗?

酒店会有酒吧或者夜总会吗?沙特著名的宗教警察是不是也会来这里“度假”呢?

拉希德看上去略有不舒服。他说,我们的游客会是不同的游客,是那些到附近麦加、麦地那朝圣之后来度假的穆斯林。我们将根据沙特传统、提供21世纪的度假服务。

沙特王国在高度保守的传统限制之下努力适应新现实,KAEC是一个强有力的象征。原油价格暴跌迫使萨勒曼国王政府削减国家预算,新口号是私有化、多样化。KAEC项目符合当下所有这些追求。不祥之兆是,这个被称为私有化的项目已经从政府那里拿到两笔紧急贷款,避免无米下锅之难。

Image caption 完工后面积超过华盛顿特区

KAEC、甚至包括整个沙特阿拉伯目前面临的挑战既是文化的、也是经济的。只要沙特继续死守严格的瓦哈比教义,许多外来人、投资商、游客都会继续将其视为更封闭、而不是开放,沉浸在过去、而不是拥抱未来。

离开“阿卜杜拉国王经济城”之前,我沿着红海海滨大道散步。橙红色的落日余晖,慷慨地洒落在沙特理想这一座奇特的纪念碑上。

一群西方人—KAEC管理层的白领—下班后出来骑车锻炼。其中有一位年轻妇女,长发随风飘。在利雅得,几秒钟之内,她就有可能受到说教、被勒令蒙上头。但在这里,她有自由。因为,KAEC仍然是一座“鬼城”,没有人。

那么,项目完工后大街上人来人往时又会是怎样呢?KAEC会成为新沙特的先驱、还是顽强不屈的保守主义更鲜亮、更现代的表述?

(撰稿:苏平,责编:腾龙)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