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阿富汗IS成了“过街之鼠”?

Image caption 邻近的楠格哈尔省抓获据称来自“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

所谓的“伊斯兰国”原计划在阿富汗低调潜伏招兵买马,赢取民心打造根据地。但是一系列战术失误使它人气大跌,成为众矢之的。

我来自阿富汗的库纳尔(Kunar)省,所谓的“伊斯兰国”(IS)势力最为强大的地区之一。原来我就在当地上学,有不少朋友最后成为圣战者,一些甚至加入了IS。

我想许多读者看到这里可能会吃惊、甚至害怕。但是在这一带地区,加入圣战组织并不罕见。事实上,这也可以说是一个职业选择。工作机会不多,青年男子会找其他事情去做,圣战组织有钱、有枪。

我运气不错。虽然家境不富裕,但后来还是成了记者,有机会观察IS的兴起和发展。

库纳尔成为IS—在阿富汗被称作“达伊沙”(Da’esh)--在阿富汗的诞生地之一,没有阿富汗人会对此感到吃惊。这一地区早就因为很难控制名声在外。

库纳尔有许多部落组织,通常都不听从喀布尔政府,不管谁执政。美国人、塔利班其实在这里也从来没有多少真正的发言权。

Image caption BBC记者萨伊德·阿卜杜拉·尼萨米

当地人以勇武好斗的传统为荣。我父亲就曾是圣战者,与游击队一起抗争苏联占领阿富汗。我很自豪父亲曾经为国而战。他加入游击队的原因之一是宗教。父亲痛恨外国无神论者掌控了我们的国家。

阿富汗政府中许多领导人原来也曾是游击队员。但是,我们库纳尔人的宗教传统和阿富汗其他地区略有不同。大多数阿富汗人属于伊斯兰中的哈纳菲(Hanifi)派,但是我们这里更多人属于瓦哈比(Wahhabi)派:更为“正统”、强硬。

瓦哈比主义在阿富汗的创始人谢赫·贾米尔(Sheikh Jamil)也是库纳尔人。他从沙特那里拿到大笔资金,开办宗教学校、支持反抗组织。

我小时候,他推广的极端意识形态非常流行,但是我朋友中大多数对宗教并不热衷。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反抗的机会。

校长很有影响力,曾经鼓励男生参加圣战。当时,更多的是像“伊斯兰党”那类组织,而不是塔利班。塔利班一向就是哈纳菲派的运动。

但是,2001年外国军队进入阿富汗之后,支持塔利班的人大幅增加。我的校长就加入了塔利班,现在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交界处一个塔利班重要部门的指挥官。

2014年初我第一次听说达伊沙。坦率讲,刚开始并没觉得这有什么特殊的,不过是又一起国际圣战运动罢了。这一带出现过不少,包括“基地”组织。

但不久我们就看到,达伊沙是不同的。

Image caption 阿富汗保安人员打击塔利班期间在库纳尔省巡逻

达伊沙是由一小伙圣战者逐步创建起来的,大约也就60、70来人,大多来自边界另一面的巴基斯坦。很明显,他们是有外国资金支助的。

从一开始,达伊沙就有大笔钱、大批武器。而且组织严密,超过塔利班任何一个时期。

他们没有试图向当地人“征税”,塔利班和其他圣战组织都曾这样做过。所以,这也让达伊沙颇有人缘。

2014年7月,我曾经去见过阿富汗达伊沙的组织者之一。他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愿不愿意采访。他知道我是记者。很明显,他要知名度。

他告诉我,他们正在印制普什图语的达伊沙杂志、宣传材料。他说,达伊沙在库纳尔和邻近两个省的实力不断扩大。他还给我看了一段视频:一伙人表示效忠达伊沙的领导人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

我知道他说的没错。因为采访后不久,当地两家规模较大的圣战组织宣布加入达伊沙。叙利亚战争激化之后,不少原来和基地组织有关联的当地人也转而支持达伊沙。

Image caption 记者尼撒米在楠格哈尔跟随报道阿富汗边界警察行动

很明显,达伊沙在我的故乡有宏大的发展计划。去年初,一名指挥官告诉我,他们的计划是把库纳尔打造成达伊沙的第二个根据地,如同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那样;整个地区将成为“霍拉桑”哈里法的一部分。

他还说,他们的计划是保持低调,人不知鬼不觉地增加实力、争取当地人的支持。达伊沙还开办了调频电台加强宣传。

不过随后,达伊沙开始出现战术失误。

主要问题是,指挥官无法控制下属。去年7月,他们和当地塔利班、以及高层领导人之一发生冲突。然后,另外一名指挥官开始在邻近省份攻击政府军。

我可以很高兴地说,这对达伊沙来说是灾难性的。没能在计划中的根据地一步步深深扎下根,相反,他们公开站了出来,现在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击。

美国把达伊沙正式定为在阿富汗的打击目标,过去两星期发起一系列特种兵行动、无人机空袭。阿富汗政府军、塔利班、当地民兵也不断发动攻势。

达伊沙好像成了所有人的敌人。

还有,他们也因残酷折磨、杀害无辜村民失去了当地人的支持。

我认识的一些曾经参与达伊沙活动的人也都沉默了。

就算和几个星期之前相比,现在达伊沙也虚弱了不少。

但是我并不认为,这就是“伊斯兰国”在我故乡的终结。意识形态传进来了,圣战分子人也来了,彻底肃清或是消灭,应该很难、很难。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