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BBC记者在俄国的冷遇和奇遇

Image caption BBC记者罗森伯格去拍新闻反倒成了新闻

BBC记者去作新闻,自己反倒成了新闻。有亲莫斯科电视台跟踪报道,质疑“你不美凭什么说我丑”。当地人也说,“我们批评政府可以,告诉你岂不是不爱国?”

鄂毕河畔。天刚破晓,一辆通勤客车驶过铁路桥,消失在晨雾中,这是西伯利亚黎明的“鬼车”。晨曦中,一轮金红的太阳冉冉升起,鄂毕河熠熠生辉。景色真美,但是,非常、非常冷。寒风掠过冰河,凛冽刺骨。

还有什么能比西伯利亚的严冬更寒冷呢?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们在新西伯利亚(Novosibirsk)受到的冷遇。

我们在街头拍摄关于俄国经济的报道。突然,我听到有人喊,“我是新西伯利亚电视台的。你是BBC?”

来自这家亲克里姆林宫电视频道的记者发现了我们的行踪,他的摄像师已经把镜头对准我们拍摄。

对方接着问,“新西伯利亚记者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到这儿来?拍什么片子呢?”他告诉我说,最近BBC《广角镜》节目播出的指控克里姆林宫腐败的片子是“一派谎言……挑衅”。

Image caption 新西伯利亚的冬天很冷

他继续高叫,“你来这儿也是要拍那类片子?”

我告诉这位名叫亚历山大的记者,我们是在拍有关莫斯科以外地区人民生活的新闻报道。我问他,“有问题吗?”

他回答,“根据BBC作的那些节目来判断,是有问题。”

那天晚上在酒店,我打开电视,想看一看西伯利亚电视台作什么节目。用当晚新闻联播节目来判断,颇具想象力。

头条是“BBC进入新西伯利亚”。但是,内容更像童话,而不是事实。主播介绍说—错误地介绍说—我们就是拍摄关于克里姆林宫那个《广角镜》节目的同一个团队。

记者报道,“现在,他们又收到BBC总部直接委派的新任务。”听上去好像这是什么间谍惊险片一样。记者还说我们拍了某些某些东西,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拍。

结尾处,主播这样宣布,“明天请继续收看,了解BBC报道的真实内容。”

Image caption 亚历山大(左)告诉罗森伯格:我没跟着你

转天早晨,我们驱车前往商业中心,采访当地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负责人,谈论俄国经济衰退。谁不请自来呢?当然还是亚历山大了,带着他的摄像师、带着他的一堆问题。

“我想知道你们是在拍摄关于俄国的什么样的报道?”

现在已经很明显,我们被跟踪了。我告诉亚历山大,你跟着我们,真很奇怪。

他回答说,“我没跟着你。不过是有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你们在这里。”

我告诉亚历山大,闯入别人的私人办公室不够礼貌。他解释说,“但是我们是在做同样的工作。你在拍有关俄国的报道,我也是。”

接下来,我们的话题转向俄国经济面临的危机。亚历山大说,“是。但是现在谁没有经济问题?不对吗?英国有问题,美国也有……”

我回答说,“是。但是,俄国经济更加依赖于能源出口,远远超过英国。所以,世界原油价格大跌,俄国受严重冲击。”

Image caption 这就是英格兰小镇杰维克

那天晚上,我坐下来看地方新闻,我们又上了电视。毫不吃惊,对话中那段关于我们被盯梢、闯入别人办公室、俄国依赖原油出口的内容都未包括进去。取而代之的,亚历山大在他的新报道中以讽刺的口吻说,“BBC真知道如何展示俄国‘好看’的一面”,他指责我们拍摄“农贸市场、公交车站和民宅。”

他说,“我们的城市也许是有不少龌龊,但是,西方也有很多龌龊。”

为了证实这一观点,亚历山大怪异地插播了一些英格兰埃塞克斯海滨小镇杰维克(Jaywick)破房子的画面。杰维克是官方认可的英格兰最贫困落后的地区之一。亚历山大接着高呼,“BBC从来不会播放这些画面。”

西伯利亚电视台如此冷冰冰地报道我们来报道,我并不是特别吃惊。随着俄国和西方关系的恶化,亲克里姆林宫电视台报道中反西方的内容越来越多。俄国当局也经常抱怨西方媒体增加反俄言论。

但是我还是想知道,这样的宣传在俄国多么有效呢?转天,我来到“列宁广场”,采访一些正在抗议政府经济政策的退休老人。

一位妇女突然问我,“稍等稍等。昨晚我看电视看到你了。你就是那个英国记者,对吧?你很坏!”

我问,“你相信你在亲克里姆林宫电视频道看到的所有内容吗?你上街不是来批评当局吗?那么你为什么轻易相信BBC很坏呢?”

她回答,“嗯。我们可以批评我们的政府。但是如果我们向你抱怨我们的政府,那是不爱国!”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