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与狼共舞”之联想

埃塞俄比亚。清晨跑步登山赏日出,却与鬣狗狭路相逢!亲密接触感受颇多。比如,让记者比遇见土狼更不安的其实是遇见人……

住在城市,清早要去跑跑步,恐怕很难有机会遇上一两只土狼(也称斑鬣狗)从你身旁超过吧。

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我登上跑步鞋、系好鞋带出门锻炼,路上还真能与土狼狭路相逢!

夜色沉沉,人都睡了,土狼潜入城郊寻觅腐肉、动物残骸。日出之前,和吸血鬼一样,土狼也离开城市返回周围茂密的大森林中。

我是在亚的斯亚贝巴东北边的叶卡山跑步时遭遇土狼的。

大多数时候,我遇到的都是独狼。土狼头比较大,肩部肌肉强健,好像夜总会的保镖一样。土狼跑步姿势奇怪至极,好像臀部中了气枪子弹,一瘸一拐。

我和土狼最亲密的接触距离大概是八米。当时我正在跑步,一个棕黄色、皮毛上布满黑色斑点的家伙从我身边一闪而过,然后停在前面小路边上的草丛间。我也停下脚步,看到不远处和我对视的是一只土狼,巨大的头、健壮的肩。

我们对视了大约10秒钟,土狼转身钻入丛林。

土狼伪装很好,瞬间就可以从视线中消失。偶尔,我见到过一对土狼,还有一次看到三只在一起。

土狼很凶,咬人的杀伤力超过大白鲨。在许多国家,土狼都是人们憎恶、害怕的对象,但是埃塞俄比亚有悠久的传统,人和土狼平安共处、相互宽容。有些人说,土狼也有好处。不管怎么看,土狼也是在提供一项优质服务:清理动物废料。再说,有了土狼,还可以控制住野狗泛滥。

但是,1970年代晚期埃塞俄比亚军事独裁统治的“红色恐怖”期间,土狼也扮演过很不光彩的角色。每天,那些遭处决的人尸体被丢弃在城郊……现在也有传说,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丢了手指、脚趾。

还有些传闻,我希望只是谣传。不过,我可不想亲自去检测黑夜中一群土狼到底有多“友好”。

这件事是我一个朋友的经历。他是竞技自行车选手,一天清晨出门去训练遇上了土狼。朋友大约估计了一下夜色中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听了听一群土狼阴险的嚎叫和“私语”,决定迅速逃跑。感谢上帝,他离开家所在的那个有围墙的大院时没插大门——别人都还没起床呢。

尽管在亚的斯亚贝巴附近出没的土狼有好几百,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实际上是在埃塞俄比亚东部边界不远、要塞之城哈勒尔(Harar)外。

那里有一出著名的表演一定会让游客过目不忘。城门外,夜色降临,土狼来访。表演人把肉穿成串、叼在嘴里喂狼!人与狼如此亲密,令我看到目瞪口呆!

现在我有时候觉得土狼也很可怜。如果早上跑步期间遇上、一旁恰好也有上班赶路的当地人,通常,土狼都会被人大声训斥、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对我个人来说,让我比遇见狼更加不安的其实是遇见人—跑步的埃塞俄比亚人。通常,他们会无声无息地突然出现在我身旁,绝对无声。不过我猜想,他们和我们一样应该也要喘气吧。而且,所有的人都不出汗,以最优雅的跑姿、从我身边悄然滑过。

临近叶卡山顶峰,小径在颀长挺拔的桉树林中蜿蜒曲折。居高俯瞰,秀美壮观的城市大全景尽收眼底。

通常,山顶只有我一人。这真是运气,因为那时我一般“风度”欠佳,要蹲下来喘口气。亚的斯亚贝巴海拔2400米,叶卡峰怎么也接近2900米。

跑步登顶形象虽然有欠体面,但此处风景却真是绝色之美。旭日初升,缕缕金光透过清晨的薄雾,撒落在参差的城市天际线。从这里可以一直看到最南端的博莱机场,还有天空中盘旋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班机。更远处,是层峦叠嶂的群峰。

最美的当然要数返程了:一路下坡!然后痛痛快快地吃早饭,再来一杯新打磨的埃塞俄比亚咖啡。

这时候,土狼恐怕早就躲回大森林了。不过,我已经开始盼望再去跑步,再去欣赏壮美日出,再与土狼亲密接触。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